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不眠不休殺人事件》 第 2 頁


大貫似乎想把手舉高一點,剛好服務生端着熱湯走過來,忽見一隻大手橫在面前,不由得嚇了一跳,「啊!」地爾叫了一雜,弄翻了盤子。熱湯傾倒一空,大真的長褲也濺到了一點。「好燙!」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0)

大貫似乎想把手舉高一點,剛好服務生端着熱湯走過來,忽見一隻大手橫在面前,不由得嚇了一跳,「啊!」地爾叫了一雜,弄翻了盤子。時尚書屋

熱湯傾倒一空,大真的長褲也濺到了一點。時尚書屋
「好燙!」
大貫誇張地跳了起來,「井上,把那個女的給我抓起來:地想用熱湯燙死我!」
井上嘆了口氣,心想:什麼都好,只要找到兇嫌,什麼都好……「耶,大貫呢?」向井直子爾井上又了一碗飯,問道。時尚書屋
「我還是認為那是惡作削。」
井上還吃飯還搖頭道:「好痛苦,一星期!要跟在他身還一個星期。」
「的確辛苦了你。不過,如果萬一大貫真的被殺了,你心裡也會很難受,不是嗎?」
「……嗯……」
井上很、非常、十分、勉強地答道。時尚書屋
「現在還好嗎:」
「只有吃飯時間巡佐跟着他。」
「哦,那吃完飯你就要走了囉:」
「嗯。」真不想去。”
「我也很寂寞啊,不過」我會忍耐。”
直子飛快地在井上臉上親了一下。時尚書屋
「稍微晚點走,應該沒關係吧?……」
井上正把雙手搭在直子肩上時”「碰」地一聲,大貫出現在門口。「你可真幸福,什麼時候都能悠哉地享受用餐時間啊!走了啊!快點!」
「去哪裡!」
「去找撲克聖人。」
「你知道他家?」
「嗯,剛剛局裡有通知來。」
「可是,已經三更半夜了。」
「有什麼關係呢一.萬一我今晚被殺了,你可要後悔一輩子!」
井上心中暗忖道:沒關係,沒關係。雖心有不甘還是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大貫,請你多小心。」直子說道。時尚書屋
「嗯,不要擔心。」
大貫得意洋洋地說,「我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讓人擺平的。」
井上想起一句諺語:詞人獻的孩子反而有出息。時尚書屋
「──這裡嗎?」井上道。時尚書屋
實在是問破房子。時尚書屋
好像一隻指頭就能把它推倒。時尚書屋
撲克聖人當然是外號,本名叫石塚哲次,是個有四次前科的老手。時尚書屋
他只道合做個偷兒,不瞥殺過人或傷過人。時尚書屋
聽大貫說,在逮捕他時,曾有一場搏鬥,還傷了大貫。其實不過是擦破膝蓋罷了。時尚書屋
「──投掛門牌?」

「嗯,他想照藏身分。」
「現在怎麼辦?」
「叫門啊!要小心。真是奇怪?沒有燈!」
凌晨雨點,當然沒有點燈。時尚書屋
「那,我……」有沒有人在家?”
井上敲了幾次門,沒有人應門。時尚書屋
「喂,我可要拔槍衝進去了囉!」大貫道。時尚書屋
「什麼,還不知有沒有人──“有沒有機關槍或是手榴彈!」
「又不是戰爭。」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當兒,裡面的燈突然亮了起來。時尚書屋
「誰啊!」
是個女人的鼻音。時尚書屋
「我們是警察有事要請問一下。」
井上說完,過了一會兒,再起「克達,克達」的雜音,F嘛”地一擊門被拉開。時尚書屋
「請問石塚先生住在這──」話還沒說完,一桶水不偏不倚地澆在井上頭上,井上全身濕透,像隻落湯鷄……
「妨害公務!」
雖然大貫大喊,那少女依然不回答。時尚書屋
然後才頂了句:「要抓,要處死,隨你便!」
「嗯,至少聽我們把話說完嘛。」
井上用手帕擦擦臉說道。其實手帕早已濕透,根本無濟於事。時尚書屋
「隨你。」
少女往裡走。時尚書屋
看起來像十四、五歲,個性強悍。時尚書屋
井上兌得有些像直子。時尚書屋
不知什麼緣故穿了一身黑,黑毛衣黑裙子。時尚書屋
「你叫什麼名字?」
「石塚春子。」
「那石塚哲次是……」
「我租父,我們兩人一直都住在這裡。」
「你是孫女?」那石塚先生呢?”
「在那兒!」
少女指着植子上的一張照片。時尚書屋
「已經去世了?」
「三天前。已經八十五高齡了……」
換句話說,大貫抓到他時,已經七十五了,如果要搏鬥,當然是人貫廳。時尚書屋
警察弄斷了腿,還是很健康有精神哦!”石塚春子說道。時尚書屋
井上看了大貫一眼。時尚書屋
「……那不是十年前的事嗎?」
「十年?」
石塚巷子納悶地說道:「才不是呢,就是最近半年的事。」
井土、大貫兩人四目相望。時尚書屋
「組長,你說的……」
「等一下,喂,娘兒,半年前的事,指的是什麼?」
「我可不叫「娘兒」。我有個了不起的名字叫春子。」
「你叫什麼都可以!只要告訴我是誰弄斷了他的腿?」
「就是那個叫大貫的警察啊!」
大貫瞪大了眼睛。時尚書屋
「你可以詳細敘述一下嗎?」井上道。時尚書屋
「那一天,租父到附近的長青俱樂部去,田春子道,“租父沒什麼嗜好,就是喜歡和附近的老人朋友玩玩槌球。」
「然後呢?」
「為了一點小事,發生了口角,就和那些老朋友吵了起來。我也沒看到,是後來才聽人家說的。」
「再來呢?」
「租父不想吵了,可是突然有個過路人朝租父走來,而且說:“那個傢伙就是小偷!」
「小偷?那其他的人呢?」
「他們都不知道租父的過去,所以很吃驚,而那個男的突然毆打租父。視父跌倒了不知撞到什麼東西才折了腿。」
「太過分!」
「那個人還報了名說,「老子是警察局搜查一課的大貫。」叫我租父早點死!然後才離開。」
井上望望大貫。時尚書屋
「你知道的!」
大貫氣得臉鼓鼓的,「我可不是那麼閒的人!」
「所以你祖父才……」
「嗯,身體一下子變得很衰弱。──好多朋友都來看他。說來說去就是那個大貫太過分了,我還想提出抗議呢!」
井上覺得可能就是那個人利用這件事當手段寄來那封信。時尚書屋
「你們來這裡幹嘛?」
春子以反抗的眼光看著井上和大貫。時尚書屋
其實旱知道她不太歡迎他們。時尚書屋
「這……是這樣的……」
井上想開口卻又猶豫起來。時尚書屋
就是說明了真相,也是沒有用的。至少知道撲克聖人已經死了,即使想殺了大貫也是枉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