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不眠不休殺人事件》 第 3 頁


「哦」是來調直我租父的吧?都八十五歲了,還能當小偷嗎?”「嗯,我明白。」「十年前,我父母囚車禍雙雙死亡,爺爺為了要扶養我,沒辦法才去幹這種事的。──好不容易今年我也能工作了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0)

「哦」是來調直我租父的吧?都八十五歲了,還能當小偷嗎?”

「嗯,我明白。」
「十年前,我父母囚車禍雙雙死亡,爺爺為了要扶養我,沒辦法才去幹這種事的。──好不容易今年我也能工作了,以為能從此好好地過生活了,誰知道……」
「嗯,我知道。」
雖然不能完全體會,但井上還是點點頭道:「讓我們上個香吧。」
井上面向石塚哲次的還照,雙手合十,然後叫大貫:「組長──」
「哦|」大貫大概也感到有些愧疚,所以也雙手合十膜拜。時尚書屋
「謝謝。」
春子的態度漸趨溫和,問道:「你們是好人,叫什麼名字呢?」
「我是井上,他是組長大貫──」
完了,說溜嘴了。時尚書屋
春子臉色大凝,就像月圓時候的狼入一般。時尚書屋
「就是」他!”
春子衝向廚房,拿了把大菜刀又街了出來。時尚書屋
「我要殺了你!」
「趕快逃命啊!」
大貫大喊”當然自己先溜要緊。時尚書屋
「不要跑!惡廳!殺人兇手!流氓!」
春子破口大罵,然後追了出去。時尚書屋
井上拚命地跑,心裡想道:嗯,真襲……「沒事了,沒事了!」
大貫「哈,哈」地喘着氣說道:「那個臭娘兒,要以殺人未遂逮捕她!」
「組長──」
「真受不了。」她跟別人不一樣,萬一被她逮到了那可就完了。”
井上很想告訴大貫:那是因為你常常壞事做多了才會這樣,不過還是顧左右而言他。「半年前的事不是組長做的呢?」
「當然不是!你以為我會欺負弱小嗎?」
「就怪了!那個故意留下搜查一課大貫名號的人會是誰呢?」
「一定想故意陷害我的,好讓那個娘兒殺了我……」
大貫說著說著好像覺得自己的假設沒什麼道理,於是又說道:「反正,成功的人都會遭嫉的。」
「想想別的吧。那個女孩太年輕,不可能是寄那信的人。跟他一起玩槌球的老人們也不可能是什麼幫派的。」
「嗯,你說約有理,我累了。──喂,找個旅館息吧。」
「旅館?」
「他說不定潛伏在我家。放個定時炸彈什麼的──“哦,好吧。不過要找便直一點的地方哦。」
井上想想:事後再跟課長申請好了。時尚書屋
「你在走廊巡一下吧!」田大貫不在乎地說道。時尚書屋
第2章

「你還好嗎?」直子心疼地看著井上說道。時尚書屋

「你剛纔就一直打哈欠呢!」
“投辦法。几乎三天沒睡了……哈,哈──又打了個哈欠。時尚書屋
他們在直子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廳。時尚書屋
井上和大貫在一起四十六個小時後,快要消化不良了,所以來找找女朋友。時尚書屋
「大貫好像很好的樣子。」
「他可是呼呼大睡,不好才怪!」
大貫去洗手間。時尚書屋
「找到那個投書的人了嗎?」
井上嘆了口氣,實在不願去想它。時尚書屋
三天來,平均一天抓了四、五個對大貫懷恨的前科犯。時尚書屋
但是,這只能讀人家知道大實是多麼惹人厭罷了,除此之外毫無所獲。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不僅給認真工作的人添麻煩,也挑起那伙老乾壞事的人的殺意。嫌犯越找越多了,那封信呢?有沒有什麼線索?」
「只不過是一些報紙、雜誌的剪貼罷了,聽說有幾個字是從女性周刊和流行雜誌剪來的。」
「那,兇嫌是女的?」
「也不見得,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石塚春子絶不會有那種雜誌。」
「就是那個老小偷的孫女。」
「不,是「小偷」的孫子。」
突然有個雜音說道。時尚書屋
「你──」
井上吃驚地看著身旁的服務生,竟然是春子!
「我在這裡工作,那個胖流氓呢?」
「你是說我們組長?」
「是啊!」
這時,大貫正從那兒呱咯呱嘛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喂!午飯還沒好啊!太復來的話,共跟老闆告一狀,叫他免費附贈咖啡!」
「要不要放辦硫酸?」
大貫一看是春子,笑容立即消失。時尚書屋
「喂!」這個娘兒,在這裡幹嘛?”
「來為你準備告具的啊。」
大貫看到春子端着刀叉,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時尚書屋
「喂」,井上!”
春子雜關復,大貫說道:「飯如果來了,你先吃一口看看。」
「怕有毒?」
「我跟你換好了。」直子說道。時尚書屋
「不,我跟他換就好了!」
井上連忙說道。怎麼可以襲直子為大貫犧牲!
可是,用完午餐,兩個人還是好好的。時尚書屋
「咖啡來了──」
春子收起盤子,端了咖啡過來。時尚書屋
「他是打你爺爺的人──」
「嗯,我問過以前的目擊者,他們告訴我,那個人看起來很有紳士風度,不像是這個人,所以,應該不是他。」
井上看到大貫滿臉通紅,很想哈哈大笑,可是不敢,只好拚命地忍住。時尚書屋
「啊,真是抱歉。」
原來是春子端咖啡時,不小心濺了出來,沾到大貫的長褲上。時尚書屋
春子拿出手帕,屈身向大貫。時尚書屋
此時,好像聽到什麼東西破裂開的雜音。時尚書屋
只見春子代在桌上低聲呻吟。時尚書屋
“喂!你怎麼了!
咖啡杯掉在地上,大貫慌忙地站了「組長!她|」
井上看見春子的肚還滲出血來,不知所措。時尚書屋
「有人襲擊!」直子叫道。時尚書屋
井上一轉頭,只看到店裡的大玻璃被打了個洞,除此之外,不見人影。時尚書屋
「快叫救護車!」
井上對店裡的人大叫。時尚書屋
其他的客人也驚叫起來”隨後是一陣混亂。時尚書屋
來。時尚書屋
「組長。」
「嗯。」
「組長。」
「什麼!」大貫怒吼。時尚書屋
再怎麼樣,大貫還是有動心的時候。時尚書屋
在辦院走廊上等待時,大貫的表情就鬱悶着。時尚書屋
「井上。」
直子來了,「哪,我帶咖啡來,喝一杯吧。」
「嗯……」
「口渴了就要喝水,再怎麼忍渴不喝,她也不會好起來啊。」
直子不像個少女,是個現實主義者,大概是因為父親自殺身亡的緣故吧。時尚書屋
「大貫,請用。」
接過紙杯,大貫一口氣就灌了下去。時尚書屋
「有什麼可以吃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