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10 頁


「別開玩笑了!也許你只是想隱瞞自己的家醜,所以才把夫人的屍體藏起,但是這麼一來,反而更容易引發再大的醜聞呢!我勸你還是快點把夫人的屍體交出來吧!」 「不,我並沒有把她的屍體藏起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61)

「別開玩笑了!也許你只是想隱瞞自己的家醜,所以才把夫人的屍體藏起,但是這麼一來,反而更容易引發再大的醜聞呢!我勸你還是快點把夫人的屍體交出來吧!」

「不,我並沒有把她的屍體藏起來。」
「可是,風間先生。」
水上三太笑了笑,繼續說道:「昨晚我們在早苗家發現夫人的時候,她的確已經死了,不是嗎?已經死了的人怎麼還會穿著衣服從這裡消失呢?世間會有這麼荒謬的事嗎?還是有人故意盜走屍體?那麼,對方的動機又是什麼?另外,盜走屍體的人用會用什麼方法法移屍呢?你家裡有這麼多下人,要是有人存心盜走屍體,不怕被人撞見嗎?」
聽了水上三太的一連串質問,風間欣吾突然把香煙捻熄,然後倏地站起來身來。
水上三太見狀,立刻本能地握住椅子的扶手。
「別擔心我不是想揍你,只想請你去看一樣東西。」
「原來如此……不論什麼東西我都願意看。」
水上三太如釋重負地站起身。
兩人走出接待室,朝後走廊走去。
屋外的陰雨依舊連綿,天空也顯得十分陰沉,整棟建築物都籠罩在陰霾的氣氛下。而偌大的建築物裡,竟然看不到一個下人的影子。
風間欣吾帶水上三太來到一間十疊大的和式房間,他一打開拉門,水上三太立刻發現這個房間和另一間二十疊大的房間是相通的,中間以紙拉門隔開,在後面那個十二疊大的房間裡還擺了一座屏風,屏風的一邊擺着一張床鋪,床上的寢具看起來鼓鼓的,彷彿真的有人睡在裡面似的。
水上三太走近掀開棉被一看,才知道棉被下面塞了一套寢具和一個座塾。
風間欣吾朝水上三太點點頭,接着又一語不發地走出房間,沿著走廊來到一棟西式建築。
西方建築的周遭依然看不見任何人影。只見風間欣吾在其中一個房間的前面停下腳步。
「對了,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昨天我內人的皮包裡面有一串鑰匙……」
「不,我並沒有看夫人皮包裡的東西。」
「哦。事實上,這個房間裡的鑰匙原本是在我內人的皮包裡,我把那個皮包放在剛纔那間房裡。」
風間欣吾打開門讓水上三太看內部的情形,只見房裡就像遭小偷光顧過一般,衣櫥的抽屜全都被拉出來了。
「這是我內人的私人房間,衣櫥的抽屜裡裝有她的珠寶首飾,另外有一些特別貴重的珠寶首飾,全都存放在銀行的保險柜裡。你要不要檢查一下抽屜?」
「檢查抽屜?」

「是的。」
水上三太依言拉出抽屜,沒想抽屜上所有的鎖已經全部被撬開了。
「如果是我內人要打開抽屜,她應該知道鑰匙放在哪裡才對。」
風間欣吾側着頭說道:「還有,我們夫妻兩人的房間是從這間算起來的第3間。我昨天晚上就睡在那個房間,不過,那個房間有隔音裝置,如果隔壁房間發生了什麼狀況,我也聽不到。」
風間欣吾直直盯着水上三太的眼睛,一臉真誠地說。
然而,水上三太仍然對他的說法存疑。
「你先帶我去看一下那個房間吧!」
風間欣吾點點頭,率先離開房間,回到走廊上。
這條走廊的一側是一間鋪了磁磚的盥洗室,另一側是廁所。
他們兩人接着來到一間和式房間的門口,風間欣吾立刻指着門邊的壁櫥說道:「你要不要檢查一下鎖頭?」
水上三太稍微看了一下,發現這個鎖頭也被人弄壞了。
「請打開門吧?」
水上三太一打開壁櫥,不由得屏住氣息。
原來立在他眼前的並不是一座壁櫥,而是通往地下的密道入口。
「這是……」
「你先進去看看再說。我在前面帶路,你跟在我後面走。」
風間欣吾說著,便從懷裡拿出一把手電筒,帶領水上三太往密道走去。
密道里一共有十六階用水泥砌成的階梯,由於階梯還算平順,所以走起來不太吃力。
階梯的盡頭是一條用水泥鋪成的地下道。
「你看這個。」
風間欣吾把手電筒照向地面,中見地面上清楚印着兩種鞋印。
水上三太這才漸漸明白風間欣吾話中的真實性。

3 意外的戀情

兩人繼續往前走,來到地下道的盡頭——一扇鐵門的前面。
水上三太仔細一看,發現門上的鎖頭已經被人破壞,不禁困惑地皺起眉頭。
風間欣吾一言不發地打開鐵門,一間八疊大的房間隨即呈現在眼前。
「這又是什麼?」
這下子水上三太更驚訝了。
風間欣吾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默默地走進漆黑的房間,掀開另一個密道的蓋子。
兩人順着密道往上爬,又看見一扇鐵板門。風間欣吾打開那扇門,外面的光線立刻直射進來。
「嘶,你看這個。」
風間欣吾指着不遠處一片被雨水淋濕的土地,只見上面也清楚印着兩種不同的鞋印,一直延伸到對面的水泥牆邊。
水上三太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說:「這個地下道究竟是做什麼用的?」
「你不知道嗎?這就是美樹子的前夫——有島忠弘在戰爭期間建造的防空洞啊!」
不知道為什麼,當風間欣吾提到有島忠弘的名字時,他的聲音竟顯得有些沙啞。
「怎麼樣?我真的沒有騙你吧!」
兩人回到接待室之後,風間欣吾嘆了一口氣說道。
「剛纔你也說過,殉情者若有一人消失無蹤的話,反而會導致更大的醜聞。這一點我不是不明白,所以昨天晚上我才想到請鄉田醫生來家裡診斷,證明我太太是死於服藥過量,沒想到……」
聞言,水上三太不禁同情地點點頭,如今他已經可以接受風間欣吾的說法了。
「這麼說,有兩個男人盜走夫人的屍體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