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11 頁


「這不是不可能,但是我還想到另一種可能——美樹子會不會根本就沒有死?」 「可是我們昨天晚上明明……」 「你要知道,我們畢竟不是醫生,如果她蓄意欺騙我們……」 「那麼,你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61)

「這不是不可能,但是我還想到另一種可能——美樹子會不會根本就沒有死?」

「可是我們昨天晚上明明……」
「你要知道,我們畢竟不是醫生,如果她蓄意欺騙我們……」
「那麼,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這就是我找你來商量的原因。」
風間欣吾看著水上三太,眼中燃起一股奇特的光芒。
「老實說,即使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我仍不打算報警。」
「這又是為什麼?」
「因為我想知道兇手真正的目的是什麼。昨天晚上,早苗說這或許是有人殺了美樹子,卻故意佈置成美樹子和人殉情的樣子,藉以掩人耳目。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他要盜走美樹子的屍體呢?所以我認為,兇手的最終目的並不是要殺害美樹子,而是想殺害我。至於你看到的這一切,只不過是他故佈疑陣的手法罷了,這個隱形敵人愈是難纏,我愈想跟他好好地鬥一鬥!」
「你究竟要跟我商量什麼?」
「我想找你一起解開這個謎底。」
水上三太靜靜地看著風間欣吾,過一會兒才面帶微笑地說:「風間先生,昨天晚上我之所以會讓步,是因為擔心早苗的哥哥涉案。現在,既然他們很有可能是遭人陷害的受害者,我也就不必擔這個心了,不過,你是不是仍希望我能幫你保守這個秘密呢?」
「是的。」
「有什麼條件?」
「沒有條件,我知道你並不是一個可以用金錢收買的人,所以我只好從你的職業着手,目前警方什麼也不知道,若是你能暫時幫我封鎖這個消息,那麼我將會提供你各種資料,以便你日後發表獨家報導。反之,如果你現在就報導這件事的話,我勢必會跟你劃清界線。」
「但是不報警,你要如何調查這件事呢?」
「我打算請私家偵探來調查。不過你可以放心,只要是我提供給私家偵探的資料,必定也會提供給你,你考慮一下吧!」
此刻,他的心裡實在很矛盾。
他並不擔心自己會被風間欣吾欺騙,只是擔心這麼做會怠忽新聞記者的職守。
經過一陣心理掙扎,水上三太嘆了一口氣,開口道:「風間先生,你的確說動我了。好吧!我答應,我會保守這個秘密。」
「啊!那真是太好了。」
風間欣吾嘴上這麼說,臉上地沒有任何笑容。
水上三太看他憂心忡忡的樣子,不禁問道:「風間先生,如果兇手的目標是你,你認為他會有什麼企圖呢?」
「這一點我也不知道,或許對方想藉此給我一個嚴重的打擊。」

「那麼,你覺得對方可能是誰?」
「唉!大概是我事業上的敵人吧!在商場上混久了,難免得罪人而不自知……」
水上三太靜靜地凝視風間欣吾的臉,認真地思考着。
風間欣吾一臉悶悶不樂,水上三太又繼續問:「剛纔你說那個地下道和防空洞是夫人的前夫——有島忠弘建造的,你認為他有沒有嫌疑?」
「他……或許吧!不過除了他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也很恨我。」
「是誰?」
「我的前妻。」
「你的前妻現在從事什麼工作?你有她的消息嗎?」
「你是新聞記者,應該知道她現在正在上野附近經營一家蠟像館。」
「啊!你說的是望月種子?」
水上三太不禁大叫出聲,再度看著風間欣吾的臉說:「她不就是當年被當作A級戰犯處死……望月大將的女兒嗎?」
「是的。我年輕的時候被功名利祿沖昏了頭,一心想要出人頭地,所以我娶她為妻,以為從此就能夠平步青雲,誰知道戰後,我前妻的一言一行都讓我受不了,最後終於跟她離婚。當時我給了她許多東西,本想當作補償,要讓她不要太恨我,可是……」
「可是什麼?」
「我這樣做似乎仍無法消除她對我的恨意,聽說望月蠟像館裡陳列了許多我的屍體,甚至還用蠟製作我的首級。」
「這樣啊!對了,我還想請教你一個問題,請你老實回答我。」
「什麼問題?」
「你究竟是在哪裡收到那張畫着框的明信片?」
風間欣吾先是不解地看著水上三太,過了一會兒才眨眨眼睛說:「我不是告訴過你,是在大孤的飯店收到的嗎?」
「這是不可能的。」
「哦?為什麼?」
水上三太說出自己的看法,並大膽揣測另外的明信片是寄給風間欣吾不為人知的情婦那兒。
「但是,如果那種明信片一共兩百張的話,是不是就表示兇手寄出一百零五張呢?」
「要查證這件事不難,只要去吉祥寺的日月堂一問就明白了!」
「是啊!」
風間欣吾看著水上三太,眼中滿是佩服的神情。
「你真是厲害!」
「千萬別這麼說。」
「好吧!我告訴你……」
風間欣吾將身子向前挨近說道:「那些明信片的確只用了五張,但其中一張也許是寫錯了,並沒有寄出去,而且我不為人知的情婦只有一位。」
「原來如此。」
水上三太緊盯着風間欣吾,似乎想看透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那麼,你那位不為人知的情婦究竟是何方神聖?」
「如果我告訴你,你會保守這個秘密嗎?這麼做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那個女人着想。」
「我知道,請你快說吧!」
「湯淺朱實……你聽說過嗎?」
一聽到這個名字,水上三太几乎整個人從椅子上彈起來。
他的眼中除了充滿驚嘆的神色之外,還交雜着一種敬畏的情緒。
「她可是個大人物呢!」
水上三太說的沒錯,湯淺朱實現在已是音樂界的女王,更是一位妖滴滴的性感尤物,就連水上三太本身也是她的歌迷。
「事實上,我和朱實的緣份實在很奇妙,」
風間欣吾微笑着說。
「我所渭的奇妙緣份是指……」
「你不知道朱實現在是有島忠弘的妻子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