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12 頁


剎那間,水上三太又是一驚,他張大了嘴,愣愣地看著風間欣吾。 「剛認識她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這一點,因為她一直刻意封鎖自己已經結婚的消息,而且,她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就是奪走她先生前妻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61)

剎那間,水上三太又是一驚,他張大了嘴,愣愣地看著風間欣吾。

「剛認識她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這一點,因為她一直刻意封鎖自己已經結婚的消息,而且,她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就是奪走她先生前妻的男人。」
聽完風間欣吾這番話,水上三太驚訝得直點頭。 是的,湯淺朱實現年二十三歲,十年前那宗醜聞曝光的時候,她也才十三歲,應該不會對社會新聞感興趣。)
傳聞是耐不住時間沖刷的,現在除了幾個特定的當事人之外,一般人几乎都已經忘記這件事,也難怪湯淺朱實不知道這件事情。
第6章
 蠟像館的秘密

1 單獨行動

當天下午,水上三太來到報社,他以健康情形不佳、需要在家靜養為由向安藤文化部長(註:部長相當於經理的職位)告假一個禮拜。
打從他進入報社以來,從來沒有休過假,更不會因為任何病痛而請假。因此,這個突如其來的要求讓部長感到十分驚訝。
「你突然請假,勢必會耽誤到工作進度,但是……唉!好吧!你就好好地靜養一陣子吧!」
獲得部長的許可之後,水上三太進入報社的資料室,彙集一些有島忠弘、望月種子的相關紀錄和照片。
有島忠弘只有昭和二十三年發生醜聞時的照片,當時他才三十二歲左右,皮膚白皙、臉長長的,一副公子哥兒的模樣,另外,他眼中散髮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眼種,水上三太一看就沒什麼好感。
根據風間欣吾的說法,醜聞曝光之後,他曾經給有島忠弘一筆錢。不過,那筆錢他早就花光了,現在是靠湯淺朱實嫌錢來養他。
換句話說,有島忠弘到現在還認為自己是貴族,一般的平民百姓自然得供養他,以示尊敬。
「哼!這個討厭的傢伙!」
水上三太忍不住罵了一聲。
至于望月種子,可說是一位醜婦。
水上三太從一堆舊檔案裡找出她的照片,發現她長得確實非常酷似已被處決的A級戰犯——望月岩太郎大將。
照片上望月種子的頭髮中分,身穿一件全黑的洋裝,脖子上還戴了一串長長的珍珠項鏈,她那有棱有角的下巴和已故的望月大將非常相像。
再者,他的眼窩深邃,炯炯有神的眼睛就像向禿鷹般鋭利,嚴肅的表情彷彿看到獵物就會跳起來,迅速用利爪撲殺獵物的猛獸一般。
(也難怪美男子風間欣吾無法忍受這段婚姻而另結新歡了。)

水上三太不禁有點同情風間欣吾的境遇。
看完望月種子和有島忠弘的相關資料後,水上三太接着又到吉祥寺的日月堂書店,確認那張明信片究竟印多少張。
結果不出所料,明信片果然印了一百張,但是關於顧客的長相,老闆娘回憶了老半天,仍舊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位顧客的身高大約五尺六寸,體格非常棒。
回程的時候,水上三太又特別繞到經堂的緒方醫院探望早苗。
雖然石川宏還沒有清醒過來,但是脈搏和呼吸已經漸漸恢復正常,早苗因此不再眉頭深鎖。
「對了,剛纔爸爸桑來過電話。」
早苗忽然想這件事,對水上三太說道。
「哦?他怎麼說?」
「爸爸桑說,他相信我哥哥是清白的,所以不論花多少錢都不要緊,一定要請最好的醫生、用最貴的藥讓哥哥快點好起來。他還說等哥哥出院以後,他會負起照顧我們的責任,要我不必耽心。只是我不相信,天底下真有這麼好的事嗎?」
「當然有可能啊!你就別再多想了。」
「可是,水上先生,究竟是誰陷害我哥哥呢?」
「我不知道,早苗,你是不是在懷疑那三位老闆娘?」
「不……當然不是!」
早苗一臉狼狽,急忙說道:「昨天晚上我的情緒太激動了,所以才會口不擇言……不知道這樣會不會留給我們老闆娘為不好的印象。」
「你別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再說,她們三人不也對我說了一些失禮的話嗎?」
「哈哈!說的也是。」
早苗的笑容中有一絲落寞。
「對了,風間先生還有沒有交代什麼?」
「沒有,他只是要我絶對不可以把這件事說出去。」
「是嗎?那麼,早苗……」
水上三太輕輕拉起早苗的手說:「你一定要照風間先生的話去做,絶對不可以把這件事告訴別人,而且你最好快點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否則……」
「否則什麼?」
「說不定會有什麼災難繼續降臨到你或你哥哥身上。」
早苗凝望着水上三太好一會兒,接着突然投入水上三太的懷抱裡說道:「不要,不要!不要再發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了,光是昨天晚上發生那件事,我就已經快吃不消了。」
水上三太感受到早苗心中強烈的不安,心疼地擁着早苗的肩頭。
「放心吧!早苗,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嗯,你一定要答應我,千萬不可以離開我哦!」
早苗身上散髮出來的女人香令年輕氣盛的水上三太意亂情迷,他不禁低下頭,輕輕吻着早苗的粉頸,而早苗也抬起頭看著他。
這時,走廊上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一會兒,戴着一副深度近視眼鏡的護士走了進來。
水上三太覺得十分不好意思,早苗也羞紅了臉。
水上三太愣愣地看著早苗幫護士把溫度計夾在石川宏腋下的身影,再看看昏迷不醒的石川宏,這才發現石川宏的輪廓真的和早苗十分相像。
水上三太離開醫院,再回到市中心的時候,街燈已經亮起,細雨依舊下個不停。
他先朝着湯淺朱實經常出現的丸內東洋劇場走去。
只可惜今天的劇場十分冷清,水上三太探問後得知湯淺朱實休假,後天才會再度登台跟觀眾見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