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2 頁


水上三太在某私立大學唸書的時候,他遠在故鄉的父親便已撒手人寰,排行三男的他也因此得到一筆為數不少的財產,光是利息就足以維持這輩子的開銷,因此酒店裡的女服務生習慣戲稱他為「三少」。
作者:待考 / 頁數:(2 / 61)

水上三太在某私立大學唸書的時候,他遠在故鄉的父親便已撒手人寰,排行三男的他也因此得到一筆為數不少的財產,光是利息就足以維持這輩子的開銷,因此酒店裡的女服務生習慣戲稱他為「三少」。

但是水上三太並未因此而感到滿足,他一直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名記者,所以在昭和二十八年的秋天報考東都日報,二十九年春天,他果然如願以償,正式進入東都日報工作。
今年已經是水上三太在東都日報上班的第5個年頭,如今他已經很習慣記者的工作,甚至覺得有些缺乏挑戰性。
遠在故鄉的母親不時催促他趕緊討個老婆,他在東京的親朋友好也也不斷介紹女孩子給他認識,可是年屆三十的他,到現在還是光棍一個。
水上三太的條件其實並不差,他在學校曾經是排球隊的選手,體力好得沒話說,再加上他出身富裕家庭,只是他都不喜歡人家罷了。
當卡斯迪洛裡的四個女孩看見水上三太走進來,便齊聲向他打招呼,可是語調卻不像平時那麼有朝氣。尤其是水上三太最在意的石川早苗,她臉頰的線條僵硬,眼神空洞。
「早苗,怎麼啦?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想到回答水上三太的不是早苗,而是坐在櫃檯後面看晚報的酒井。
「三少,歡迎光臨,外面還在下雨嗎?」
「嗯,還下個不停呢!這雨下得人心都煩了起來。」
「就是嘛!今年的梅雨季還真長,我整個人都快發霉了。對了,你今天要來點什麼呢?」
「老樣子,給我一杯鷄尾酒。」
「OK!」
酒井立刻搖動調酒器。
水上三太順勢來到櫃檯前面,坐在高腳椅上。
「喂!酒保,她們是怎麼回事?」
「哦,那是因為發生一件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
「哎呀!這種事可不能隨便說給別人聽,尤其是像三少這種從事新聞工作的人。」
「酒保,你真是愛說笑!三少不過是在文化部工作,哪用得着跟他避嫌呢?對了,三少……」

女店員阿京說著,便來到水上三太身旁坐下。
「請我喝一杯鷄尾酒吧!」
「沒問題。大家要不要一塊兒過來坐坐?」
水上三太話一說完,夏子、由紀子都來到他旁邊坐著,只有早苗仍然一動也不動地坐在角落。
「阿京,這是怎麼回事?早苗在想什麼?」
「想什麼都好,不管她了。三少,今天晚上,咱們就痛痛快快地喝一杯吧!」
「就是嘛!三少晚上可能大談生意經哦!」
「生意經?哈哈……」
水上三太看著酒保遞給他的酒杯說道:「對了,老闆娘呢?」
「她正在跟重要的客人講話!」
「哦?是爸爸桑嗎?」
「不是,是澀谷的老闆娘和池袋的老闆娘。」
「什麼?」
水上三太不禁睜大眼睛看著由紀子。
由於水上三太是這家店的常客,因此他知道大夥兒都戲稱這家酒店的幕後大老闆「爸爸桑」。
「是啊!好像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件哩!」
阿京不置可否地點點頭,這時……
「早苗,你來一下。」
卡斯迪洛的老闆娘——城妙子忽然從後面走出來向早苗揮了揮手,但是她一發現水上三太也在座,立刻改口道:「哎呀!三少,你來啦!」
雖然她臉上堆滿笑容,可是卻讓人覺得她的笑容十分複雜難懂。

2 暴風雨前

聽說卡斯迪洛在意大利語裡面有「城」的意思,老闆娘自稱「城妙子」,並說這家酒店取名為卡斯迪洛,有暗喻情慾之城的意味。
這家酒店的幕後老闆名叫風間欣吾,是戰後的新興企業家。中學時代的他曾在五藤伯爵家當寄讀生,並跟五藤伯爵家的獨生女——美樹子有過一段戀情。
美樹子比風間欣吾小十六歲,從小就是眾人眼中的美人。昭和十八年,美樹子芳齡二十歲,便在父親的要求下嫁給有島子爵的獨生子——忠弘。
二十七歲的有島忠弘在宮內省(註:處理日本皇家、天皇事務的機構)工作,兩人可說是一對貴族夫婦,然而,隨着戰後貴族階層日漸沒落,兩人的命運也開始走下坡。
到了昭和二十二年,正好是日本通貨膨脹最嚴重的時候,夫婦兩人也因此陷入困境。
更糟糕的是,美樹子娘家的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兩人簡直陷入求助無門的境地,只能暫時住在芝公園旁邊的有島家,過着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
就在這個時候,風間欣吾出現了!
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發跡致富的,有人說他在戰爭結束後得到不少軍方資源,並加以利用,開拓出今天這個局面,也有人說他暗中走私砂糖,獲取不少暴利……總而言之,昭和二十二年的時候,他已經是個富甲一方的巨富了。
風間欣吾首先跟五藤家取得聯繫,隨後又把觸角伸向有島家。
這些風光不再、失意落魄的貴族們一看到風間欣吾出現,紛紛張開雙臂歡迎他,根本不曾察覺他的野心。
風間欣吾和有島家接觸後不久,便突然和妻子離婚,而且在昭和二十三年取得位在芝公園有島家的所有權。至于美樹子,她依然留在別墅裡當她的家庭主婦。
當時風間欣吾四十一歲,美樹子二十五歲。
傳說有島忠弘自願以高價將別墅和美樹子賣給風間欣吾,也有人說,他是在風間欣吾半威迫、半利誘之下,不得已才做出這個決定。
還有一種說法是:某夜,美樹子被風間欣吾強行非禮,有島忠弘在得知此事之後,也無力做出任何反擊,只好順水推舟把美樹子送給她。
無論事情的真相如何,對美樹子來說,離開有島忠弘這個毫無謀生能力的丈夫,轉而投入風間欣吾的懷抱,未嘗不是一件明智的抉擇。因此,她繼續在別墅裡住下來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