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3 頁


另外,風間欣吾不斷地發展他的辜業,觸角遍及各行各業,只要由他經手過,就算快倒閉的公司也能起死回生。 他不僅在事業上的表現如此貪婪,在美色上的要求更是「高人一等」。 美樹子雖
作者:待考 / 頁數:(3 / 61)

另外,風間欣吾不斷地發展他的辜業,觸角遍及各行各業,只要由他經手過,就算快倒閉的公司也能起死回生。

他不僅在事業上的表現如此貪婪,在美色上的要求更是「高人一等」。
美樹子雖然承襲貴族血統,而且長得頗具姿色,但是對風間欣吾來說,她不過是家裡的裝飾品罷了,根本沒有辦法滿足他旺盛的性慾。也因為如此,風間欣吾不斷地向外發展。
他積極向外發展的結果,現在受到他照顧的女人總共有三人。除了卡斯迪洛的老闆娘——城妙子之外,還有在澀谷經營美容院的保阪君代和在池袋經營洋裁店的宮武益枝。
城妙子、保阪君代和宮武益枝的年紀大約都在二十八到三十歲之間,每個人的個性各具特色,不過她們唯一的共通就是,都有一張漂亮的臉蛋兒。
由於風間欣吾本身有工作狂,所以這些女人也都有樣學樣,一個個精力旺盛,十足女強人的模樣。
特別的是,風間欣吾不曾瞞着美樹子跟這個女人交往,他總是公然地把她們帶回家,不僅叫她們跟美樹子打招呼,還要她們向美樹子請安!
因此外面傳說,現在能夠公然進入風間家人門的路,除了剛纔說的那三位女人之外,暗地裡不知道還有多少哩!
即使如此,風間欣吾的三個情婦會像今天這樣聚在一起密談,仍然是一件非比尋常的事。
水上三太看著早苗戰戰兢兢地朝後面走去的背影,神經也不由得緊繃起來。
卡斯迪路老闆娘的辦公室約有四疊(註:一疊約等於一張榻榻米大小)榻榻米大,裡面除了保險柜、資料架、衣櫥之外,還有一座三面式的穿衣鏡。
此刻,三位老闆娘正伸直雙腳,躺在榻榻米上密商。
「請問有什麼事嗎?」
早苗跪在門外問道。
「早苗,快點進來。對了,順便把門關起來。」
城妙子以命令的口吻對早苗說。
待早苗踏進房內,城妙子立刻一臉着急地說道:「我們幾個人一直商討不出什麼對策,所以決定跟你回家去看看。你不會反對吧!」
「當然不會。」
「那就好。哦,對了,三少來店裡,你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他吧!」
「怎麼會呢?」

早苗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回道。
早苗今年二十五歲,身材非常苗條,看起來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特別是她從來不曾大聲說話,即使是高興的時候,也只是淺淺一笑,讓人猜不透她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好,那麼你可以先去準備。」
城妙子冷冷地下達命令。
「是!」
早苗很有禮貌地行個大禮後,才慢慢起身離去。
「三少究竟是誰?」
早苗一離開,保阪君代立刻一邊穿鞋子,一邊問道。
「沒什麼,只是東都日報的一名新聞記者罷了。」
「哎呀!這種事要是讓新聞記者知道的話……」
最年輕的宮武益枝說完還不忘輕嘆一聲。
“唉!如果事情真的閙大了,他早晚會知道的。況且這種明信片……
保阪君代從皮包裡取出的明信片,正是十天前、神秘男子到日月堂書店要求印刷的明信片。

3 惡作劇的明信片

明值春暖花開時節,特此向各位請安。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承寨各位的照顧,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故在臨行之際,謹祝福各位身心康泰。謹上

昭和三十三年六月

風間美樹子

百川

這張明信片上的字全都是印刷機印的,不過整個內容卻特別用黑框框起來。
今天下午,郵差將這張明信片分別送到三位老闆娘的手中,她們立刻感到十分驚恐。
其中最害怕的是城妙子,因為是她把石川宏介紹給美樹子認識的。
石川宏是早苗的哥哥,據說從小就對繪畫十分感興趣,只可惜他的畫作並沒有受到賞識,長久以來都靠妹妹在酒店工作的收入維持生計。
儘管城妙子對繪畫一竅不通,卻頗為欣賞忠厚老實的石川宏。
有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她拜託石川宏為她畫一張肖像畫,石川宏畫得還不錯,她便將這件事告訴美樹子。
美樹子知道這件事之後,也想請石川宏為她畫一張肖像畫。於是今年春天,城妙子便帶著石川宏到風間家替美樹子作畫。
石川宏為美樹子畫一幅她身穿一襲和服的巨作,美樹非常喜歡這幅畫,因此再度要求石川宏為她畫一福穿著洋裝的肖像畫。接下這份工作的石川宏,每隔三天就必須到風間家為美樹子作畫。
城妙子原先不認為這件事有什麼不妥,直到今天接到這麼一張框着黑框的明信片,她才驚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天啊!難道他們打算一起去殉情?)
一想到這裡,城妙子心中不禁感到萬分後悔。
不過,這不代表她對美樹子或石川宏存有好感,而是她現在有一個更大的野心——希望能在有樂町一帶再開一家店面。
如今發生這麼一件要命的大事,如果風間欣吾知道這件醜聞的幕後介紹人是她,不曉得會有多麼生氣,那麼她的夢想也就泡湯了。
換言之,城妙子並不擔心美樹子和石川宏的死活,她最在意的還是自己的利益。
奇怪的是,這張明信片不是直接寄到城妙子的家,而是寄到位於銀座的酒店,所以在城妙子來到酒店之前,店裡的女服務生都看到這張明信片了。
早苗比城妙子晚到店裡,當她從老闆娘手中接過這張明信片,臉上立即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你對這張明信片有什麼看法?」
城妙子開門見山地問道。
「這怎麼可能!老闆娘……」
早苗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今天我離開家的時候,哥哥看起來和平時並沒有什麼兩樣啊!」
「哦?這麼說來,你哥哥今天還在家裡羅!」
「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