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4 頁


聽完早苗的說法城妙子才比較放心。 「不管怎麼說,早苗,依你的觀察,這件事到底是什麼狀況?」 「老闆娘,我不懂……您是指哪件事?」 「當然是風間夫人你哥哥的事啊!你說他們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1)

聽完早苗的說法城妙子才比較放心。

「不管怎麼說,早苗,依你的觀察,這件事到底是什麼狀況?」
「老闆娘,我不懂……您是指哪件事?」
「當然是風間夫人你哥哥的事啊!你說他們之間會不會有什麼不正常的關係?」
聞言,早苗的頭頓時搖得像波浪鼓似的。
「打死我都不相信他們之間會有什麼不尋常的關係!雖然我哥哥原本就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很少主動說出自己的心事,但是如果真有這樣的事,我一定可以感覺得到,所以……」
「照你這麼說,很可能是有人故意惡作劇羅!不過,就算是故意惡作劇,這玩笑也未免開得太大了。」
城妙子說著,再度仔細審視手中的明信片。
從明信片上收信人及地址的字跡來看,寫信的人似乎想刻意掩飾自己的筆跡,因此故意把字寫得相當難看。
但為了慎重起見,城妙子還是特地打了一通電話到風間家,結果僕人回答說,美樹子差不多下午兩點左右就出門去欣賞歌舞伎表演了。
美樹子外出一向搭乘自家的車子,所以她並沒有理由隱瞞自己的行蹤。
城妙子得知這個消息後,終於放下一顆心。
不料到了傍晚六點多,保阪君代和宮武益枝紛紛打電話給城妙子,說她們都收到那張框着黑框的明信片了。
大家一起討論之後,覺得事有蹊蹺,於是決定親自到卡斯迪洛一趟來商量對策。
三們老闆娘商討了半天,仍然沒有一個具體的結論。
到了晚上九點鐘左右,城妙子只好再打一通電話到風間家,沒想到獲得的答覆竟是:司機白崎七點半就出門去接夫人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由於對方回答的語氣十分平淡,因此三位老闆娘研判,風間家可能還沒有收到那張奇怪的明信片。
如此一來,只要確定百川宏的行蹤沒有問題,就可以證明這只不過是有人惡作劇,故意寄出奇怪的明信片來嚇嚇大家罷了。
最後,三位老闆娘決定先去看看石川宏那邊的情形再說。
九點半左有,她們在早苗的帶路下,從西銀座開車前往赤堤。

途中,連綿不絶的梅雨依然不停歇地灑遍東京的大街小巷……
第3章
 殉情風波

1 預言成真

早苗和哥哥——石川宏住在小田急沿線的經堂赤堤。
不過,那裡並不是他們自己的房子,而是今年春天他們透過美樹子的關係,向一位名叫加藤重吉的人承租的。加藤重吉原本是一家大公司的重要成員,戰後因為腦溢血病發,直到現在仍臥病在床。
此刻,三位老闆娘分別駕着自己的車子朝赤堤的方向前進,但是一接近早苗兄妹的住處,三輛車便不約而同減緩車速,把車子停靠在經堂車站的附近,下車在雨中步行十五分鐘。
他們擔心三輛名貴轎車同時開往這裡,會引起附近居民的注意,到時候就算她們想把事情淡化處理,恐怕也是紙包不住火。
早苗兄妹承租的房子除了玄關之外,另外有一間六疊和四疊半大的房間。這裡原本沒有廚房和浴室,兄妹兩人是在承租後才向美樹子借錢,自行蓋了一間廚房和浴室。
「房裡很暗呢!你哥哥真的在家嗎?」
城妙子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嗯……他應該是在睡覺吧!我哥哥總是半夜才起來作畫。哥,你在家嗎?」
早苗一面用手電筒從屋外照向房子裡面,一面喊着石川宏,可是過了半晌,依然沒有獲得任何問應。
「我哥哥應該在睡覺,我們進去看看吧!」
她們來到玄關處,發現方格門既沒有上勾。也沒有上鎖。
「你們看,連門都沒鎖,他一定是在房裡。」
早苗顯得十分高興。
「哥,快起來,有客人來了!」
她走上玄關,推開六疊大房間的紙拉門,扭開牆壁上的開關,不料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當場僵在原地。
這間六疊大的房間原本是石川宏的書房、畫室兼寢室,如今他的寢具鋪在地板上,而美樹子只穿一件長襯衣仰躺在塾被上,她臉部的表情十分痛苦,烏黑的秀髮散亂地披在臉頰上,儘管如此,卻絲毫不折損她的美麗。
美樹子身上的長襯衣敞開,乳房裸露在外。
石川宏則身穿滿質和服,俯臥在美樹子的左邊乳房上,他的右手復着美樹子的右乳,美樹子的右手抱著石川宏的頸部。
他們的下半身雖然裹在棉被裡,但從兩人的身子在棉被裡糾纏的情形來看,兩人死前應該正在交歡。
站在早苗舁後的三位老闆娘一動也不動地看著眼前這幅男女相擁圖,登時嚇得忘了自己是否還在呼吸。
突然間,城妙子像是啜泣般嘆了一口氣,然後出聲埋怨道:「看來那封明信片所定的內容是真的了。唉!他們為什麼非要走到這步田地呢?」
至于保阪君代說話可更歹毒:「哼!這種事情有二就有三,她以前不也背着老公和咱們的爸爸桑在一塊兒嗎?」
「她這副嘴臉教人看了打從心底生厭,真不知羞恥!」
宮武益枝的話裡也聽不出一絲絲同情。
此時,她們每個人心裡都在盤算着:不知道這宗醜聞會帶給風間欣吾什麼樣的影響,又會對她們本身產生什麼不良的後果。
所以一時之間,她們都集中火力抨擊已死的美樹子,藉以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安。
過了好一會兒,早苗終於回過神來,放聲尖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有!這是絶對不可能的事!哥哥、哥哥!你醒醒啊!」
早苗跪在石川宏身旁,拚命地搖晃着他。
突然間,她驚嚇得往後抽退一步,並伸手碰觸石川宏的脈搏。
「啊!我哥哥還活着……那麼夫人呢?」
早苗立刻伸手去摸美樹子的手,但是頃刻間,她無力地垂下雙手,掩面哭了起來。
「早苗,夫人死了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