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6 頁


正當他們陷入一片錯愕之際,腳步聲毫不留情地向他們逼近,三位老闆娘現在正處在一間小得無處可藏身的房間裡。 於是水上三太只好鼓起勇氣來到玄關,只見站在門外的男子正藉着打火機的火光看
作者:待考 / 頁數:(6 / 61)

正當他們陷入一片錯愕之際,腳步聲毫不留情地向他們逼近,三位老闆娘現在正處在一間小得無處可藏身的房間裡。

於是水上三太只好鼓起勇氣來到玄關,只見站在門外的男子正藉着打火機的火光看著門牌,對方一看水上三太,便笑着說:「不好意思,這麼晚了我不請自來,請問石川宏先生在嗎?」
房裡的三位老闆娘一聽見這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全都忍不住叫了起來:「啊!這不是爸爸桑嗎?」
雖然水上三太經常從報章雜誌、傳播媒體上看到這位新興企業家的驚人事蹟,卻從來不曾像今天這般和這位名聞遐邇的企業家面對面。
風間欣吾今年應該已經五十一歲了,卻仍擁有一頭濃密的黑髮,以及五尺七寸的身高。瞧他壯碩的體格、略黑的肌膚,就連同樣身為男人的水上三太也不得不承認——風間欣吾真是一個相當性感的男人。
此外,水上三太也曾經聽同事說起他的事情——風間欣吾在那方面可說是個中高手哩!就算一個晚上跟五個女人在一塊兒,他也依然神情自若。
但是讓水上三太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風間欣吾進屋之後,盯着眼前的男女相擁圖看了一會兒,卻沒有表現出任何怒意。
他對於自己妻子紅杏出牆的行徑似乎只覺得無法理解,並不感到羞辱。
只見他眉頭深鎖,久久不說一句話。
好不容易,風間欣吾的視線終於從躺在地板上的兩人身上移開,他指着水上三太問道:「妙子,這位是房東嗎?」
「不是,爸爸桑,他是卡斯迪洛的客人——水上三太,目前在東都日報文化部工作。」
「東都日報?」
剎那間,風間欣吾臉上浮現出一抹厭惡的表情,他目光鋭利地看著三位老闆娘。
「你們為什麼要帶這個人來這裡?」
「事情不是這樣的……風間先生,一如老闆娘剛所說,我是卡斯迪洛的常客,今天晚上我去卡斯迪洛的時候,發現這三位老闆娘在一塊兒討論事情,彷彿遇上了麻煩。我覺得事情不太尋常,便悄悄尾隨其後,跟蹤她們來到這裡,沒想到卻誤打誤撞地遇到這件事。」
聞言,風間欣吾將水上三太從頭到腳仔細打量一遍,然後開口說:「我買,你打算賣多少?」
突如其來的問話,讓水上三太有些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
「您是要買……」
「我要買你想寫的報導。沒關係,你儘管開口吧!」
「哈哈!原來是這麼回事。」
「你到底想要多少?說個數吧!」

「如果我說我想要風間先生您名下所有的財產,您會給嗎?」
「你說什麼?」
「風間先生,剛纔這幾老闆娘跟我談的時候,我開價三億圓,但是現在談判的對象換成您,恐怕還有議價的空間!」「我看你根本不打算跟我談這宗買賣!」風間欣吾口氣冰冷地說道。
「喂!水上先先生……」城妙子的語氣跟風間欣吾一樣冷冰冰的。
「你的意思是想泄露這個秘密?」
「用泄露這樣的字眼實在不太恰當。不過正確無誤地報導事實真相,可是我們新聞從業人員的義務,也是人人應該有的正義感。」
「哈哈!好一個正義凜然的新聞從業人員,只是這麼一來,早苗可就不幸了……不,我應該說,早苗的哥哥就要吃牢飯嘍!」城妙冷笑着說。
「早苗的哥哥要坐牢?」
「是啊!雖然我對法律一竅不通,不過我曾經聽說,殉情者當中一人存活下來的話,不是被判個協助他人自殺,就得判個什麼罪名的。」
「你、你說什麼?」
「我是說,早苗的哥哥還活着,只有風間夫人死了。」
「早、早苗!」
水上三太怒吼一聲之後,立刻跑到石川宏身邊摸他的脈搏,結果發現石川宏的脈搏非常微弱。
「早苗,你為什麼不快點叫醫生?」
「因為、因為剛纔老闆娘說……」
「哈哈……看來是我的小老婆阻礙早苗小姐叫醫生來呢!」
「混帳!」
「不是我說你,遇到這種情況,我們只能相互扶持了,怎麼可以再為難對方呢?現在我開車把我老婆載回去,到時候只要說她是在家裡服用藥物過量,不幸死亡就好。至於你,就留下來儘力輓救這位小姐大難不死的哥哥吧!」

3 莫名的直覺

水上三太這回是徹底失敗了。
他本來還想再抗辯,但是一看到旁邊哭得像個淚人兒的早苗時,什麼新聞從業人員的正義感,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好吧!風間先生,我輸了,你的小老婆們全是厲害的女強人。」
「多謝誇獎。」
「不過……」
「不過什麼?」
「我還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明天一早我要去府上拜訪,並且寫下當時的情形。」
「什麼情形?」
「風間產業負責人的夫人——美樹子被人發現死在家中,死因疑似藥物中毒之類的報導……」
「這樣的報導有什麼新聞價值嗎?」
「您真是太謙虛了!死者可是社會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風間產業社長夫人呢!再說,知道十年前那件事的人,現在也都一定活在人間啊!」
「你說什麼?」
風間欣吾的眼中霎時燃起怒火,水上三太也絲毫不肯示弱地挑了挑眉毛。三位老闆娘被現場一觸即發的戰火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哈哈哈……」
風間欣吾忽然乾笑着說道:「好,真有你的!明天你就來我家採訪吧!不過還得請你筆下留情。」
「放心,我們報社也不愛那些小道消息。」
「既然如此,妙子、君代,益枝,你們剛纔都聽見水上先生已經同意我們把美樹子帶回去了,還不快去準備一下。」
「是,那麼請男士先迴避一下,好讓我們為夫人更衣。對了,早苗,隔壁房間是空着的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