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第 7 頁


聞言,早苗立刻誠惶誠恐地回答妙子:「是的,不過房裡有些髒亂,還請各位多包涵。」 風間欣吾點點頭,正準備跟隨早苗走進隔壁房間,卻倏地發現桌上的牛皮紙袋。 他大略看一下裡面的東
作者:待考 / 頁數:(7 / 61)

聞言,早苗立刻誠惶誠恐地回答妙子:「是的,不過房裡有些髒亂,還請各位多包涵。」

風間欣吾點點頭,正準備跟隨早苗走進隔壁房間,卻倏地發現桌上的牛皮紙袋。
他大略看一下裡面的東西,便一把抓起整包牛皮紙袋,放進自己的上衣口袋。
隔壁房間大概是早苗的寢室,牆壁上裝飾了一些年輕女孩喜歡的飾物。
早苗默默地拿出兩個座塾後,立刻回頭準備到隔壁房間幫忙。
「啊!請等一等。」風間欣吾叫道。
「爸爸桑,請問有什麼事嗎?」早苗兩眼無神地應道。
「完全沒有。」
早苗神情緊張地盯着風間欣吾看。
「剛纔老闆娘已經問過我這個問題,可是我真的—點也沒有察覺出有什麼異樣。總之,這件事情是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發生的。」
「這麼說,連住在一起的妹妹都無法在事前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嘍?」
「嗯。老實說,我直到現在仍不敢相信自己的哥哥和夫人之間會有什麼曖昧關係,總覺得這件事透露着一絲古怪!」
「是嗎?那麼,麻煩你到隔壁幫忙吧!」
「是。」
早苗深深的一鞠躬之後,便走向隔壁房間。
這時,一旁的水上三太忍不住開口問:「風間先生,夫人和早苗的哥哥是怎麼認識的?」
「最初好像是因為早苗的介紹,妙子只好賣個人情給早苗,請她哥哥替她畫張肖像畫,沒想到他哥哥畫得不錯,我太太看了之後,也表示非常喜歡。因此今年春天,早苗的哥哥便開始每隔三天到我家為我太太畫畫……不過,當時我作夢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種地步。」
風間欣吾真不愧是戰後屬一屬二的大企業家,發生了這種大事,他依然表現得鎮靜如常。
水上三太對風間欣吾的說法並不感到懷疑,他只是納悶風間欣吾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早苗家。
「對了,我想請教您一個問題。您今天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難逍您也收到那種明信片了嗎?」
「啊!這麼說,你都知道了?」
風間欣吾難得露出一絲驚慌失措的表情。
「是啊!剛剛纔知道的。我聽說您正在關西旅行,那麼,您是在什麼地方收到那張明信片的?」
「在大阪的飯店裡。」

「什麼時候?」
「今天早上。」
「所以你才會專程趕回來?」
「是的。」
「在來這裡之前,您回過家嗎?」
「沒有,我只是打了通電話回去。」
「後來呢?」
「我找不到美樹子,便想找那幾個女人問問看……」
風間欣吾用下巴指了指隔壁房間,接著說道:「誰知她們全都跑到卡斯迪洛去了,我只好打電話到卡斯迪洛詢問,結果店裡的人告訴我,她們和早苗出去了,我立刻猜到她們是到這裡來,於是趕緊打電話回家,叫下人查一下我太太的交友名冊,才得知這裡的地址。」
「當你看到這張明信片的時候,就聯想到他們會殉情嗎?」
「是的,因為明信片中的內容都用黑框框起來,讓人覺得很不吉利。對了,水上先生……」
「什麼事?」
「雖然我一看到明信片,就直覺他們想要殉情,可是在另一方面,我又不這麼認為。以我對美樹子的瞭解,她應該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所以我猜想,這宗殉情事件的背後可能有更複雜的隱情。」
「你所謂更複雜的隱情是……」
「唉!也說不上來,或許只是一種直覺罷了。總之,一切還要等早苗的哥哥清醒之後才會比較清楚。」
水上三太聽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風間先生!」
水上三太大叫一聲,接着問道:「你的意思是,這一切有可能是兇手故佈疑陣?」
風間欣吾還來不及回答這個問題,門外已經傳來城妙子的聲音:「爸爸桑,都準備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
第4章
 移花接木

1 他殺的證物

當水上三太再度走迸發現屍體的房間時,只見石川宏依舊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坐在枕頭旁邊的早苗不斷用手帕拭去眼角的淚水。
美樹子已經被四個女人穿好衣服,躺在房間中央的床塾上頭。她身穿一襲淡綠色的和服,身上繫了一條和服專用的繡花帶子,看她一臉安詳的模樣,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她已經死了。
水上三太仔細凝視着美樹子的容貌,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真的很美。
她美得像一件精緻的藝術品,即使已經三十五歲,歲月卻不曾在她臉上刻划出痕跡。加上剛纔三位老闆娘為美樹子略施薄粉之後,她的容顏變得更加吸引人。
想到這裡,水上三太不禁懷疑風間欣吾既然擁有這麼動人的老婆,為何還在女人花叢間流連忘返呢?
風間欣吾站在美樹子枕邊默禱一會兒之後,回頭看著水上三太說:「水上先生,麻煩你幫我把內人的遺體抬到車上。」
「好的。」
就在水上三太彎腰準備抬起死者的雙腳之際
「啊!爸爸桑,等一等!」
宮武益枝赫然出聲阻止道。
「益枝,怎麼了?」
「什麼地方奇怪?」
「你們看這裡……」
宮武益枝皺起眉頭,指着美樹子和服上的腰帶,不過風間欣吾和水上三太並不瞭解那兒有什麼奇怪之處。
「益枝,美樹子的腰帶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到處找都找不到她腰帶上的細繩……」
「是啊!這真的是很奇怪。」
這時候,保阪君代也皺着眉頭說道:「我也到處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難道夫人沒有系細繩就出門了?」
「這怎麼可能!夫人絶對不可能做出這麼愚蠢的事。」
聽到這裡,早苗也不禁脹紅臉說:「天底下哪有這麼可笑的事!」
「那麼,為什麼找不到那條細繩呢?」
城妙子一臉不解地問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