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1 頁


第O章 序曲車輪不斷轉動所奏出的低沈音調,以及輾過軌道接縫時所發出咕咚,咕咚的單調節奏,使人不知不覺地昏昏欲睡。列車交錯帶來的衝擊力震動車窗,片山猛然醒來。才剛要看的推
作者:待考 / 頁數:(1 / 55)



第O章 序曲

車輪不斷轉動所奏出的低沈音調,以及輾過軌道接縫時所發出咕咚,咕咚的單調節奏,使人不知不覺地昏昏欲睡。時尚書屋
列車交錯帶來的衝擊力震動車窗,片山猛然醒來。才剛要看的推理小說還好端端地打開着擺在床上。時尚書屋
「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片山自言自語地說。時尚書屋
因為睡在極為狹窄的上鋪,不得不彎曲身子仰着。看看手錶,已經快要半夜一點了。現在到哪裡了?記得十一點多時在廣島站停過……。應該已過了岡山吧!
因為上鋪會搖晃,所以片山不歡歡。已是年近三十的男人,並且,在警視廳搜查課裡擔任刑警一職,若是敏感得連在臥鋪車裡都不能入睡,實在不是可以誇耀的事。然而,本性這種東西,並非光靠意志就可以控制得了的,所以片山常自認為身為刑警一職是錯誤的。時尚書屋
「乾脆睡了吧。」
片山哺喃自語地將枕頭邊的燈熄掉,彆扭地試着將腿伸直。臥鋪為什麼做得如此窄小呢?片山身高將近一百八十公分,長得一副略帶女性溫和氣質的娃娃臉。時尚書屋
唉!平躺好,打算入睡時,卻全然一點睡意也沒有。看書的時侯,明明迷迷糊糊的想睡……。或許是因為看書時沒注意到任何的搖晃或聲音,所以會打瞌睡;現在靜靜地閉上眼睛,注意力反而強烈地集中在聲響上,頭腦也就愈發清醒起來。時尚書屋
「混蛋?」
片山又將燈捻亮,悄悄地把床旁邊的布幕拉開來看,似乎每個人都已安然入睡了。既然怎麼樣都睡不着,就到走道上去眺望窗外吧。時尚書屋
片山抓件上衣,從床上起來,有些不放心地將腿伸向下床的梯子。因為有好幾次摔下去的經驗,所以下梯子也就特別謹慎。平安無事下來之後,穿上鞋子,小心翼翼不發出一點兒腳步聲地走到通道上,片山的下鋪,中層及下層都是空着的,早知道一路上都沒人來睡的話,就搬到下面去……。時尚書屋
「唉,算了吧。」
回到公寓之後,再好好睡一覺。片山被車窗外的一片漆黑弄糊塗了,車到底走到哪兒了呢?竟然連住家,城鎮之類的燈火都看不見。片山在通道上閒逛。時尚書屋
片山義太郎剛去長崎出差,現在在回家的電車上。由於東京發生神出鬼沒連牘殺人事件,而此次事件中的三位被害人均為長崎地方的人,因此這想出差就是為了調查這三位被害人之間是否有關連。時尚書屋
可是,當片山正要採取調查行動時,犯人就被逮捕了,被害人籍貫相同,完全只是巧合;片山這想差算是白跑了,真是倒楣!一面如此發牢騷,另一方面心裡也着實鬆了一口氣。因為和揮舞着兇器的犯人相互揪在一起的野蠻行為,和片山溫和的性情是不相稱的!
片山走到火車的盡頭,正想轉身回頭時,突然,眼前一閃,有個人往臥鋪的後面隱身而去。因為一閃即逝,到底是男是女無法確定。人影好像就消失在自己臥鋪的附近。時尚書屋
片山稍微加快腳步回去看。臥鋪的下層,坐著一個女孩。時尚書屋
「晚安。」那女孩微笑地說。時尚書屋
「真,真是……。」片山不曉得說些什麼才好,慌慌張張地解釋。「你是現在才來的嗎?」

「是的。」
女孩大約二十二,三歲,不胖不瘦,不高不矮,身材勻稱,穿著一身樸素的深藍色洋裝,膝上擺着一個小提包。時尚書屋
「您的位子在這裡?」女孩反問回來。時尚書屋
「在上層。」
「這位子啊。」
女孩似乎有點猶豫的樣子,最後好像下定決心似地抬頭望着片山,「如果,您不介意的話……」
「什麼事?」
「如果方便的話,我的下鋪可以和您的上鋪交換嗎?」
「換床位?」
「是的,我喜歡上鋪。」
「那就換吧。唉呀,許多人都是因為討厭上鋪所以要換到下鋪來,你卻和別人相反……」
「我比較喜歡高的地方。」女孩愉快地說:「您想要說只有傻瓜和貓才喜歡高的地方吧!」
片山終於忍俊不住了。時尚書屋
「好啦,和你換吧。其實,我也想換到下鋪來,這樣剛好。」
「啊!太棒了,謝謝您。」
「請你等一下。」
片山爬梯子到上面,將自己的領帶,書等拿下來。時尚書屋
「好了,請便。要我幫你把行李放到上面嗎?」片山問道。時尚書屋
「不用了,我沒有行李。」女孩子搖搖頭說。時尚書屋
「一個也沒有?」
「是的,只有這個提包。」
「到東京嗎?」
「是的。」
「那麼……晚安。」
「晚安。」
女孩很有禮貌地點個頭,脫下鞋子爬上梯子。她身子輕巧得令片山瞠目驚視,覺得她上梯子有如腳上裝了彈簧一般,到上鋪的動作也很快。不,那種動作簡直可用飛快來形容。時尚書屋
「啊!是身體輕的緣故吧!」片山不禁自語道。好像是,啊,對了,令人想到貓的動作就是這樣。時尚書屋
躺在下鋪安靜下來之後,片山覺得很舒服,如此一來就可以入睡了。那個女孩,與其說是個美人,不如說她實在是個很可愛的女孩。雖然只談了幾句話,但是,她一笑就出現酒渦,大大的眼睛,蘊含著光輝。或許是因為年輕的緣故吧。時尚書屋
片山把燈熄掉,太費心去想她的事情,又會讓自己睡不着吧!果然,一閉上眼睛,便馬上想到那女孩是從哪裡上來的?這班車理應一直到大阪都不停的……。時尚書屋
第2天早上,片山一醒來,車已快到豐橋站了。時尚書屋
「唉呀……」
雖說是睡眠不足,但在臥鋪車上可以睡得如此熟,這對片山來說是破天荒的事。時尚書屋
他想,換到下鋪來,對自己真是幫了個大忙,至于昨晚的那個女孩……當他向上一望時,才發現上已不見她的蹤影,連她的鞋子也不見:是已經起床了呢?還是下車了?時尚書屋
片山有些失望地去洗把臉,回來時,恰巧遇見列車長。時尚書屋
「早安。」
真是少見而和藹可親的列車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