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10 頁


晴美穿高跟鞋,走在凹凹凸凸的石子路上,太急的話,就會重心不穩而跌倒。她邊喘看氣邊跑,路上一個鬼影子都看不見,許多人家的門窗緊閉,好像幽靈城一般。離村子最遠的竹林那邊,有間很大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55)

晴美穿高跟鞋,走在凹凹凸凸的石子路上,太急的話,就會重心不穩而跌倒。她邊喘看氣邊跑,路上一個鬼影子都看不見,許多人家的門窗緊閉,好像幽靈城一般。時尚書屋

離村子最遠的竹林那邊,有間很大的房子,那裡似乎就是石澤常代的貓屋。石津和福爾摩斯几乎是同時跑進圍牆的大門,絹子稍慢一點也進去了。晴美到得很晚,總算沒有跌倒安然無恙地到達了。時尚書屋
那是一幢非常寬敞的平房?他們穿過比一棟普通房子還大的前院,進入大門開敝的屋子裡。時尚書屋
「石津!你在哪裡?」
晴美脫下鞋走上去,那是個非常寬的走廊,往左右延伸出去,環繞看這幢房子。實在搞不清楚石津他們到底在哪裡。正猶豫不決時,絹子從左邊走廊的轉角,搖搖晃晃地走過來,「怎麼了?」
晴美跑上前去,絹子臉色鐵青,「裡面……」
絹子話沒說完就跌靠在牆壁上。晴美繼續前進。在一個紙格子門倒在地的半路上,石津探出頭來,「晴美,你還是別來看的好。」他邊說邊擦額頭:「很恐怖的。」
「我沒關係的啦,又不是第1次。」
「可是……。」
不聽石津的勸阻,晴美探頭往那房間裡看,然後不禁停止呼吸。時尚書屋
約有八個榻榻米大的寬大舊房間裡,壁龕前,石澤血淋淋地倒臥在地上,想必流了不少血,血噴得附近都是!一看就知道沒氣了,然而,那情景之淒慘,還不在人的屍體。貓——至少死了十隻貓,每一隻都是被鋭利刀刃所砍而死,渾身都是血。時尚書屋
「多麼殘忍……」
晴美聞到滿屋的血腥味,胃裡一陣翻騰,不禁往後退。時尚書屋
「實在太過分了。」
連石津也面無血色,「兇器是刀,可能是日本刀,只有刀鞘掉落在壁龕。」
「有人掄着刀子……」
「可能是殺了老婆婆之後,凶性大發,老婆婆平日身邊養了二十隻貓,也跟着遭殃。」
「兇手拿着刀走了?」
「可能吧!不趕快採取緊急措施的話……」
石津到前門去找電話,晴美稍事閉目,一動也不動。雖然並非第1次看到殺人現場,但是卻從未碰過如此淒慘的場面。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一邊靈巧地避開機血的地方,一邊嗅看一隻隻同胞「?」的屍體。最後,在石滓常代屍體周圍慢慢繞一圈。再回到晴美身邊。時尚書屋
「看見同伴的屍體,卻無動于衷。」
晴美帶點責備的口吻說。福爾摩斯那仍然無動于衷,走到走廊坐下不動。時尚書屋

石津回來。說:「我剛剛已經打電話回局裡了,對絹子是不太好,不過,上野這個人真是個怪人,大概是脾氣暴躁那種類型的人吧。」
「脾氣暴躁的人,會變得這麼殘酷嗎!」
晴美對福爾摩斯說:「喂,我不想待在這令人不舒服的地方,咱們到那邊去吧。」於是,又回到大門口。時尚書屋
出了外面,絹子在大門旁縮成一團蹲着。好像嘔吐過了。這是理所當然的,只要沒有當場昏倒,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時尚書屋
「你不要緊嗎?」
晴美彎着腰探視絹子,絹子慢慢地站起來。時尚書屋
「是。……有點不太舒服……。」
「你還是回家好了……待會見警察來了,這裡更會一片混亂。」
「可是……」
「我不會把不好的事情說出來。就這麼辦吧。」
絹子坦率地點頭。晴美對絹子擔心父親的事——坦白地說她雖瞭解絹子非常擔憂父親是否為殺人犯的心情,但實在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時尚書屋
「能不能麻煩你,如果林出來的話,轉告他打個電話給我。」
「我一定把話帶到。」晴美點頭說。時尚書屋
絹子一走出門,晴美便對坐在一旁的福爾摩斯說道:「喂,真是個令人髮指的案件,好殘酷……你不認為嗎?」
福爾摩斯依然動都不動地閉着眼,有如老儈入定一般。時尚書屋
晴美忽然皺眉自言自語道:「那只叫琴的貓不知怎樣了?而且,這裡明明有二十隻貓,被殺了十隻左右,剩下的都到哪裡去了呢?」
一會兒,太陽被雲遮住了,突來一陣風,晴美不禁打個寒顫。儘管一個現代化的大社區就近在咫尺。可是晴美卻感覺彷彿被遺棄在人煙荒蕪的山裡般那樣的可怕,孤單。時尚書屋
片山和林田道別之後,回到辨公桌的位子,隔壁坐的根本刑警問道:「喂!你又去相親啦?」
「又」這個字眼,聽起來有點刺耳。時尚書屋
「沒有,最近沒有。」片山回答。「有什麼指教嗎?」
「沒事。」
根本又回頭做他的事。片山一頭霧水地着手整理檔案,才過五分鐘,根本又抬頭說:「喂,片山。」
「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中午休息時,我在外面被徵信社的傢伙纏住。」
「徵信社?」
「對?是認識的,他來問我有關你的事情。」
「問我的事情?」
「是的,上班態度如何啦,喝不喝酒,有沒有女朋友,未來發展的潛力等等,看起來好像是做結婚對象的身家調查。」
片山聽得目瞪口獃。時尚書屋
「這……,真是莫名其妙嘛。」
片山有個嬸嬸,就像遞送定期那件一般,常常對他提相親的事。現在是她休假的時期,所以親事也沒再提起。總之,目前是毫無音訊……。時尚書屋
「那……你是怎麼回答他的!」片山問。時尚書屋
「照實說呀!不是該這樣嗎?」
根本吃吃地笑,又回去做事。片山苦笑搖搖頭,工作吧!片山也坐直身體,就在此時……「喂,片山!」
粟原課長叫片山,惇厚的娃娃臉此時卻是嚴肅的,好像有案子發生。時尚書屋
「發生狀況了嗎?」
「嗯,你去這個地方。」
栗原課長邊說邊將紙條遞過來。「不如是怎麼一回事:但是當地警察署指定要你去處理。」
片山看了被害者的名字,不免瞪大了眼,「石澤常代」——。不就是那位氣質高尚的老婦人嗎!
「你認識她嗎?」
「是的,見過一次面……是前幾天的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