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11 頁


「那麼無論如何你是該過去一想,狀況如何,再打電話告訴我。看情況:或許我也會去。」「是的!」片山趕忙衝出搜查一課的辦公室,栗原在後面喊:「喂!」但是片山已不見踩影,粟原聳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55)

「那麼無論如何你是該過去一想,狀況如何,再打電話告訴我。看情況:或許我也會去。」

「是的!」
片山趕忙衝出搜查一課的辦公室,栗原在後面喊:「喂!」
但是片山已不見踩影,粟原聳聳肩想:唉?算了。片山有一看到血就會昏倒的老毛病,本想提醒他一聲小心點的。時尚書屋
「也許他已經成長了一些吧。」
栗原自言自語道。時尚書屋
「不要緊嗎?」
晴美瞧著長吁短嘆的哥哥。時尚書屋
「埃!」……,那,那個……不算什麼啦。”
「我看可不是不算什麼。看到現場的那一剎那,整個人都要倒下來了……」
「只是腳底有點滑嘛。」
片山強做解釋,好不容易才從沙發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看!還搖搖晃晃站不穩,你還是好好給我休息一下。」
「你說什麼麻?蒐證最重要的關鍵就是最初的幾個小時。」
一到現揚就差點昏倒的片山,正在石澤家客廳的沙發上休息。這時候,門開了,石津進來。時尚書屋
「片山,你已經醒來了?」
「笨蛋,我剛纔又不是在午睡。」片山咳了一下,青青喉嚨說:「我只是在整理我的思緒。」
「老套。」晴美輕輕的嘟囔道。時尚書屋
「屍體全都運走了,扣共是貓十一人,人一隻。」
石津似乎不如外表看的那麼鎮定。時尚書屋
「那個叫上野的前任警官呢?」
「還沒找到。這附近及社區內都正搜索當中,可是因為範圍實在很大……」
「喂,你?」
片山覺得莫名其妙,問道:「你明明是屬於目黑署的,怎麼剛纔說起話來倒像搜查課的人?」
「特別准許編入的。」
石津得意洋洋地說:「嘿!我是案子的發現人,而且根據到現場的情況……」

他說著,還往晴美這邊看,彷弗表示只要能在晴美身旁,就心滿意足了。時尚書屋
「唔……確定兇手就是上野絹子的父親嗎?」
「很難說……因為沒有現場目擊者。」
「如此說來,這個村子是沒人在的羅?馬路上,屋子裡也好,全不見一個人影。」
「啊,對了。」石津對著晴美說:「村裡的居民全去參加土地業者說明會。」
”說明會?”……。時尚書屋
「對。剛纔碰巧有位太太提早回來,我問過她了,據說是房地產公司要收購這個村子的土地,興建住宅來賣。」
「咦,有這種事。」
「不過,這一帶的土地不就是那位被殺的老婆婆所有的嗎!」
「的確是。」
「那為什麼最重要的土地所有人卻留在家裡呢?」
「我說哥哥呀!這種事石津怎麼可能會知道呢。」
「說的也是。」
片山停了一會兒,說「村裡其他人呢?」
「我想說明會已經拮束,快回來了吧。」
「啊,我想起來了。」
晴美突然想到什麼事情。「可以聯絡到林田嗎?」
「林田?那位警員,今天他才來見過我呢。」
片山把從林田那兒聽來的事重複一遍,晴美着急地說:「我也聽石津說過了,是絹子想見他。無法取得聯絡嗎!」
「嗯……對了,他要回去的時候,好像說過因為有些手續的關係,要順便去日野署。」
「那麼,我先傳話給日野署,如果他去了的話,叫他繞到這裡一想。」
「謝謝,石津。你屍好!」
「那裡,只要晴美吩咐一聲的話。我這就去。」
石津趕忙走出房間,晴美背後喊他:「叫他到絹子家裡去啊!」
晴美對片山說:「石津的脾氣真好。」
「你今天去過他的公寓了!」片山瞪着妹妹!”為什麼不和我說?”
「唉呀,我事先也不知石津今天有沒有休假嘛。」
「那傢伙啊,為了你,把逮捕犯人的日期延後一天,才取得休假的。」
「真的嗎!」
晴美不倪笑了。馬上正色說:「——不過,這實在是件棘手的案子。」
「一點也不錯,竟然連十一隻貓也殺了,不知兇手居心何在?」
「真是今人想不透,雖說它們是目擊者,但是根本不可能作證說話,實在沒有必要把貓都殺了吧。而且,其他的貓又到那裡去了呢?」
「八成躲在地板下面,或逃到樹林子裡。對了,叫福爾摩斯找找看不就得了。」片山說著,看一下屋子裡:「咦?福爾摩斯呢?」
「它跑去邸兒了?」
晴美也整個房間找了一遍:「剛纔,它還明明在沙發上縮成一團的。」
「該不會是逃跑了吧。」
「你說福爾摩斯嗎?」
「因為它是隻自視甚高的貓,要它代替做警犬的工作,它才不願意,所以就跑了。一定是這樣。」
「是嗎?」
「一定是。可是,傷腦筋啊,它們是貓耶,要誰去找呢?叫警犬搜索的話,反而會嚇跑它們。」
「如果是跑到哪兒去的話,還是會回來的,只是,我擔心的是……」
晴美打住了。時尚書屋
「什麼?」
「萬一……其他的貓也在某個地方被殺的話……」晴美近乎自言自語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此時,福爾摩斯正在茂密的樹林間,以輕巧的腳步前進,不需要片山說,它已經在追查其他貓的蹤跡了。不過,儘管有非常敏鋭的鼻子,因為到處都有貓的味道,所以要分辨清楚哪一個是新的味道,並非易事。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突然停下來,味道又中斷了,到此已經是第5隻了。循着從那棟貓屋散髮出來的貓味追查出來,因為是一隻一隻你東我西地四散逃逸,所以只得耐着性子一次一隻地找,可是,到目前為止,聞出來的五隻全在半路失踩了。時尚書屋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好像全都憑空消失了……福爾摩斯正要打道回府時,突然發覺空氣中微微飄着一種味道,是一種微風也吹不散的輕微味道,雖只在一剎那之間刺激了福爾摩斯的鼻子粘膜,但這已非常足夠了。對貓來說,這是最迷人的味道,而且,是危險的,有時甚至是表示領受死亡的味道。時尚書屋
是木天的味道。時尚書屋
「啊!實在令人想不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