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12 頁


天氣一點也不熱,石澤常夫卻不斷地用手帕擦着額頭。四十來歲的他,應該不至于如此衰老。或許是生活散漫,臉上沒有了光澤,虛胖的體型,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厭惡感。「聽說你今天參加了房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55)

天氣一點也不熱,石澤常夫卻不斷地用手帕擦着額頭。時尚書屋

四十來歲的他,應該不至于如此衰老。或許是生活散漫,臉上沒有了光澤,虛胖的體型,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厭惡感。時尚書屋
「聽說你今天參加了房地產公司的說明會!」片山拿着筆記本問。時尚書屋
「是的,很早以前就決定的事,村子裡的人都去,想好好弄清對方的意圖……。」
「但是石澤常代並未出席,為什麼呢?」
石擇聳聳肩說:「她說好像身體有些不舒服,要我好好聽回來告訴她。」
「不過,這村子的土地全是常代的吧!」
「說全部是誇張了點,不過,大部分是。」
「當事人不去,你們能商議些什麼嗎?」
「說是商議,其實簡單地說,也不過是要瞭解我們賣了地,拿到錢之後他們要如何處理這裡。」
「常代也是這麼考慮的嗎?」
石澤一時答不上來。時尚書屋
「當然啦。你為什麼問這種事呢?」石澤面露不悅之色:「犯人以前是刑警,現在成了瘋子,不是嗎?請務必早日將他逮捕歸案,否則我們實在無法安心睡覺。」
他嘟着嘴不太高興。片山微微嘲笑地說:「尤其是閣下,對吧?」
「什麼意思?」
「最近,社區發生了加害小孩的惡劣行徑,你知道上野認為是你做的好事吧?」
「大略聽說了,他叫我小心點。」
「怎麼樣?是你做的嗎?」
「無聊!簡直是藉機中傷。」石澤氣急敗壞地:「你究竟想幹什麼?你是來調查我母親被谷的事情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趕快去把上野那傢伙逮捕好嗎?你竟然有時問和我說這些令人厭煩的事。」
「你放心,我們正在搜查。」
片山冷靜地說。不管對方想要怎麼樣,還是依然不動怒,片山似乎也成熟了,「兇器像是日本刀,但只有刀鞘留在現場,是你家的東西嗎?」
片山指着刀鞘,石澤用有點驚懼的眼神瞥了一下,點頭說:「是放在壁龕的東西,雖是代代相傳下來的,可是我連碰都沒碰過。」
「是嗎?」

這麼說,犯人也許本來沒有打算要殺石澤常代,因為發生了口角,勃然大怒之下,就拿壁龕的日本刀……「不過,常代死了之後,財產,包括土地,全部就由你繼承,對嗎?」
「這個嘛……因為家父老早就死了,而且只有我一個孩子。不過還有一個侄女。」
「侄女?」
「是,我老媽非常喜歡她,雖然是侄女,年齡卻只有孫子那麼大,好像是二十二吧?還是多少?我想充其量不超過二十三歲吧!」
「叫什麼名字?」
「刈谷立子。」
「可以找到她嗎?」
「可以,和我內人說,叫她來這裡好了。」
「就這麼辦吧。喂,石津。」
片山把在一旁做筆錄的石津叫來。時尚書屋
「你去。」
「是的。」
石津走出客鹿。方纔片山休息的房間,現在當做辦案筆錄的地方。時尚書屋
「常代沒有留下遺書之類的東西嗎!」
「遺囑嗎?在律師那裡吧?」
片山把律師的名字記下,石澤有點不耐煩的樣子說:「你調查這個做什麼?明明已經知道兇手了?」
「那只是嫌疑犯,不一定就是兇手。」
「不是一樣嗎?」
「不,這可不一定,隨着案情發展,可能也有其他的嫌疑犯。」
「如此說來……是前些日子闖到我家的那群傢伙中的一個嗎?」
「不,或許另有人完全是為了別的動機,而想殺常代也說不定。」
石津以試探的眼神看著片山,說:「我不清楚你說的,例如是什麼樣的動機?」「例如……為了這塊土地。」片山說。「這是一筆非常龐大的財產啊。房地產公司收購的金額,恐怕不在少數吧。」
「你想說的是:我打這筆土地的主意,而殺我母親?真是愚蠢!橫豎老媽已經一把年紀了,財產的繼承人一定就是我呀!何必做這種危險的舉動,多等幾年也無所謂吧。」
片山看出石澤的笑容很勉強。時尚書屋
「可是,如果常代反對賣土地,該怎麼辦呢?你將眼看著大筆大筆的鈔票泡湯?」
「老媽也同意賣土地啊。」
「是嗎?她一直不同意?不,應該說是她一直堅持絶對不賣。我得到了這個線索喔。石澤。」
石澤忙着用手帕擦額頭。時尚書屋
「騙人!這——。」
「向村子的人一個個探問,馬上便知,石澤,如果待會知道你說謊,這對你是非常不利的喔。」
片山故意不看石澤,把目光移向筆記上,邊說著。當然,這是片山故弄玄虛。石澤兩手直搓着手怕沈默下來,久久嘆了口氣。時尚書屋
「我知道了啦!」石澤說。「我老媽的確反對賣土地。簡直是頑固得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要她決定的事,別人怎麼說都不會聽的。」
「你想賣?」
「那當然啊!不是嗎?而且,對方又提出極優厚的倏件。雖然沒有那些錢也不愁每個月的生活,但有一大筆鈔票到手的機會那很難再有。」
石澤臉有點發熱地說:「我都已經四十七了,不得不開始打算以後的事。附近興建社區之後,地價飛漲,房地產公司就來遊說了。」
「所以好運上門啦?」
「對呀,可是,對方說一定要現在,以後就不行了,因為這一帶現今正是新區開發的第1綫,如果在這另興建住宅的話,一定馬上就能銷售一空,若錯過這個時機的話,價值將減半。」
「那不會是對方要你賣地所使用的一種手段吧?」
「可是,條件就是條件,他們保證願以特別便宜的價錢將住宅賣給村子裡的人,大夥都心動了。」
「原來如此。所以,全村的人都出席參加說明會。」
「沒錯,你明白了吧,雖然不是他們自己的土地,卻很熱中這件事的原因了吧。」
「那麼村裡的人都希望賣土地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