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2 頁


「這臥鋪的女孩已經下車了吧?」覺得什麼話都不講也不好,於是就如此說,列車長有點不可思議的表情。「這個臥鋪嗎?不,這裡除了您以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從長畸站開始就是如此。」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5)

「這臥鋪的女孩已經下車了吧?」

覺得什麼話都不講也不好,於是就如此說,列車長有點不可思議的表情。時尚書屋
「這個臥鋪嗎?不,這裡除了您以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從長畸站開始就是如此。」
「那真奇怪呀,昨晚,半夜的時侯來了一位年輕的女孩耶。」
「大約是什麼時候?」
「我想大約……是一點鐘的時候。」
「那可奇怪啦,車子在這個時間哪裡也沒停,不可能有人上車。」
「可是,她確實上車了,她還說喜歡上鋪,和我換了床位呢。」
「那麼,八成是無票乘客吧。」列車長略微苦笑道。時尚書屋
「無票乘客?」
「可能是藏在廁所或哪裡,到了半夜才出來睡覺。因為下鋪容易被發現,所以就睡上鋪嘛,八成是趁天還沒亮的時就起來溜掉了。」
那位可愛的女孩會是無票乘客嗎?片山着實無法相信。然而並不值得為這件事和列車長爭論。時尚書屋
「你要當心點!就是因為有像這種可惡的傢伙,所以國鐵的赤字才不會減少。」
「是……。」
片山也身為公僕,不想對這個話題太過深入,到餐車衣吃早餐時,片山還是不知不覺地將目光移向擦身而過的女孩,或是坐在別桌的女孩。時尚書屋
片山不認為那女孩是無票乘客。做這種事的女人,她會特意地向其他乘客打招呼嗎?而且,若說她喜歡唾上鋪,其他空着的床位多得是,沒什麼必要特意到片山的臥鋪來,請求更換。時尚書屋
片山想一定是列車長弄錯了。時尚書屋
火車按照預定的時問十一點半抵達東京車站,片山手拿着旅行提包走向出口處,方纔那位列車長站在門口。時尚書屋
「謝謝。」
他很有禮貌地點點頭說:「啊,對了,剛纔說的無票乘客……。」
「找到了嗎?」
「沒有,一直很留心去注意,但是還是沒找到。」他搖搖頭說:「八成是在名古屋附近下車了。」
「或許吧,那麼,謝謝你。」
片山正要走時,列車長神情愉快地說:「不過,因為你的提醒,我找到了其他的無票乘客。」
「啊,逮到了嗎?」
「沒有,門一開,他就奪門飛奔而去了。」列車長笑着說。時尚書屋

「你不去追他嗎?」片山覺得不可思議地問。時尚書屋
「抓不到的。」列車長說:「因為它是一隻貓。」
「貓?」
「對,是隻雪白的貓,一定是一直躲在座位底下。」
片山突然想起昨晚曾因那女孩的身手輕巧而聯想到貓的事情。那麼,她是貓的化身嗎?時尚書屋
「絶不可能了!」
片山點點頭,走上月台,妹妹晴美說會來接他,所以他環視一下月台,視線止住了,他戚覺到在擁向樓梯的人潮背影中,好像看見了那女孩深藍的洋裝。總覺得那忽隱忽現的身影,就是那女孩沒錯,他凝神思索着,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他嚇了一跳回頭望。時尚書屋
「哥,你回來了。」是晴美。「怎麼啦,這麼張惶失措的表情,連的臉都忘記了嗎?」
「不……。貓……。」
「什麼?」
「你想貓會穿洋裝嗎?不可能吧!」
片山一本正經地說。時尚書屋

第1章
 白色貓

「確定是這個車站?」
出了剪票口,片山環顧車站說,晴美重看一次便條。時尚書屋
「我想是這裡沒錯……。」她很有自信地黠頭說。時尚書屋
「便條不會有錯嗎?」
「不會錯的。自己家的車站怎麼會弄錯呢。」
「石津這傢伙是很有可能發生這種事的。」
「哥哥你不是……。」
晴美儘管想露出生氣的樣子,瞪着的眼卻是在笑。「你若說他的壞話,可是會得到反效果的喔?」
「什麼話嘛?」
「即使假裝不懂也不行。石津搬到大公寓來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吧。」
片山聳聳肩說:「他要搬到2DK的房子,或是凡爾賽宮,都是他的自由。可是,他是單身,那故意想要付高額的房租,我看一定是想拐彎抹角表示要和你結婚的意思!」
「瞧,你還是心裡不痛抉嗎。」
「我可不是老頑固。可是……。」
「只是不許我和警察結婚,對不對。安心吧!我還沒有結婚的心情。」
「我並不是說一定要怎麼樣才可以……。」
片山一邊說,一邊放心地微笑環顧四周。「這個社區這麼大,到底是在那兒呢?」
「我也不知道呀。」
片山兄妹應目黑暑一位年輕刑警石津再三邀請而來這裡,而石津非常喜歡晴美。因為早到的緣故,石津還未來接,並且連石津所說的「開發了西多摩一部分廣大綠地的中型現代化都市」的新市區社區群,根本就沒看見。時尚書屋
車站前是一片可以郊遊的樹林及丘陵,前面有一條大馬路開得還挺寬開。因為來往車輛的數目在見慣市區交速阻塞的人眼裡,這條馬路着實閒散得近乎寂寥。時尚書屋
「可是,空氣不是相當清新嗎。」
晴美大大地深呼吸一口氣。「天空也沒被污染。」
「乾淨過頭得喉嚨都要痛起來。」
片山孩嗽地說。「反正已經習慣廢氣。」
「都市的人真是可憐。」
「說的也是,啊,已經一點鐘了。石津這傢伙,不是說要來接我們嗎?」
「是呀,我想他是不會弄錯的……。啊!那輛車是不是?」
晴美目光朝向遠方說著。一輛鮮紅的國產跑車,從丘陵問蜿蜒的馬路直驅而來。片山笑道:「你啊,還是給我去檢查一下視力比較好,竟然能把一部新車看成石津的破車,實在太誇張了!」
「他說過要換車呀。」
正說著的當兒,紅色跑車已繞到車站前,而且停在他們兩人的面前。時尚書屋
「唉呀!遲到了,對不起。」
從駕駛座上出現了石津和藹可親的笑容。時尚書屋
「瞧!果然!」晴美對片山說。時尚書屋
「你還選了一部相當鮮艷的車。」片山吃驚地說,「如果警察一職被開除,是不是打算到消防署去呢?」
「不是啦,因為想請晴美坐,所以選了部適合晴美的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