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4 頁


片山看看晴美,想跟她說:不要把他寵上天了。但是,他猛皺眉向晴每示意,晴美卻不知所以然地問:「怎麼了?又神經痛了嗎?」片山失望地坐在沙發伸腿向後仰。「你一個人租這麼大的房子。
作者:待考 / 頁數:(4 / 55)

片山看看晴美,想跟她說:不要把他寵上天了。但是,他猛皺眉向晴每示意,晴美卻不知所以然地問:「怎麼了?又神經痛了嗎?」

片山失望地坐在沙發伸腿向後仰。時尚書屋
「你一個人租這麼大的房子。」晴美放下紅茶的杯子說。「房租費也很貴吧。」
「是呀,的確不便宜。不過,娶老婆的時候,沒有這麼大的房子不行啊。」
「設想周到。」
片山佯裝不懂地:「那……可有結婚的對象?」
「這,這……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晴美忍不住地笑出來。時尚書屋
「好啦,好啦,又不是那麼急的事情,慢慢地考慮,好好交往一段時問之後再決定比較好。這可是一輩子的問題。」
「對,我就是這麼想的!」
石津鬆了一口氣說。時尚書屋
「按時打掃嗎?」
「是的,我想一個月打掃個兩,三次。」
「一個人住太大了。」
「真的是如此,要是兩個人的話,就剛好。」
「你是怎麼申請進來的!」
「這……,提出結婚證書就可以了,並且寫上雙方的名字……。」
「嘿,騙人的東西!」
「說得直接一點就是這樣。」
片山怏怏不樂的對石津說:「喂,你是個警官吧,怎麼好做這種事情?」
晴美從旁調停,對石津說:「好了,這是為了生存下去的權宜之計吧,不是嗎?」
「那,對方的名字你是怎麼弄的?憑空捏造一個嗎?」
「是……突然從腦海中浮現一個名字……,然後我就把它……動手寫……。」
片山看石津口齒不清,吞吞吐吐的樣子,愈來愈發火。時尚書屋
「喂!你把晴美的名字……。」
「片山晴美嗎?你這麼一說,好像就是這個名字吧……。」
片山正想站起來,被晴美慌忙制止了。時尚書屋

「哥,好了啦,又不是要我頂替債務,沒有關係啦。」
片山心有未甘地坐回沙發,晴美對石津說:「石津,你應該事先和我說一聲。你這樣做,難怪哥哥要生氣。」
「對不起。」
石津直冒冷汗。片山則很不舒服,竟然如此不尊重我!母親很早便過世了,而有鬼刑警之稱的父親殉職以後,兄妹兩人相依為命,片山對晴美而言既是哥哥,也兼父職。石津雖然不是個不好的人,但是缺少了那麼一點體貼,片山承認石津是個直率,有真情的人。不過,刑事警官這種職務……。時尚書屋
如果可以的話,片山希望晴美和刑事警察以外職業的男人結婚……。時尚書屋
「唉呀,警笛。」
晴美說。片山也側耳傾聽。時尚書屋
「是巡邏車。發生了什麼事?」
他站起來。時尚書屋
「好像是往這邊來。」
「去看看吧,」石津起身走到陽台,「怎麼了!」片山走到陽台的玻璃窗邊問。時尚書屋
「就在下面的公園。好像出了什麼車,聚集了一堆人。——啊,救護車也來了。」
「咱們去看看吧。」
晴美皺着眉頭抱怨地說:「算了吧,好不容易才休班的。」
可是,看到片山和石津急急忙忙地往大門衝去,自己也無可奈何地起身。她不禁苦笑,哥哥雖然對刑警的工作十分抱怨,但是卻具備了刑事警察的脾氣。時尚書屋
電梯來到一樓。三人以石津為首,急忙趕到巡邏車及救護車所停的公園。時尚書屋
公園中心只設滑梯和砂坑,有名無實的公園,不同的是這裡有步道環繞水池,並且旁邊又有草坪及樹木,是一個正式的公園。若非周圍看得見高起的社區樓房,几乎令人產生錯覺,以為這是個有名的公園。時尚書屋
「附近的派出所有認識的警員。」石津說:「問問他出了什麼事吧。喂,林田。」
回頭過來的是一位大約只有二十三,四歲的年輕警察,「啊,石津先生。」那個年輕警察特意地敬個禮。時尚書屋
「發生了什麼事?聽見了警笛,所以趕過來看看。」
「有個小孩掉進池子裡。」
「落水?找到沒?」
「找到了。救護人員正在為他作人工呼吸。不曉得有救嗎……。」
「是因為池子的欄杆太低吧。」石津說。時尚書屋
林田搖頭說:「不是意外事故。」
「不是意外事故?」
「是有人把小孩推下的。」
「那真是可惡。」
在一邊聽的片山問:「有沒人看見呢!」
石津向林田介紹片山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資深刑警」,林田正式地再敬一次禮!
「有目擊者吧?」片山這下舒爽得連口氣都變了,「不,沒有。」
「那麼,為什麼知道是被推下去的?」
「因為犯人打過電話給警察。」
「犯人?」
”是的,據說犯人打電話說:「我在北公園把一個小孩推到水池裡了,」「太過分了!」晴美不禁叫道。時尚書屋
石津又向林田介耜了晴美,林田第3次行禮。時尚書屋
「一定是心理變態的。」晴美說,片山邊思索,邊說:「怎麼辦呢。若是精神失常者的話,不是就要放他一馬了嗎?他又一五一十地通知警方!可能是自我表現欲太強的人,沒有查到那犯人的線索嗎?」
「聽說他的聲音是喃喃低沈……」
「這個線索有用嗎!」
林田望向池邊的人群。時尚書屋
「這……因為費了一番工夫才發現的……」
「為什麼呢?你們不是知道是這個公園的嗎?」
「犯人只說出「北公園」,而這裡是「泉丘北公園」。在這個新社區中,其他叫「北公園」的地方還有三個呢。」
原來如此,片山仔細一看,公園入口的板子上寫着「泉丘北公園」——。時尚書屋
「原來是這樣,犯人只唸到「北公園」。」
「從這點判斷,他可能不是社區裡的人。」
「可能吧。」
片山像名偵探般點頭表示同意。偶爾充當一下名偵探也不壞。時尚書屋
這時,池邊的人群忽地讓開來,穿白衣的救護人員把擔架運來了,跟在這之後是一位嗚咽哭泣的女人。大概是那孩子的母親吧。時尚書屋
「有救了!真是奇蹟!」救護人員喘着氣說。時尚書屋
「那真是太好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