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6 頁


「是,是的……。我對那家非常熟悉。」林田格外地忐忑不安。「那位老先生,是不是有什麼寄怪的地方?」石津問。「不,他以前是刑事警察。」林田搖頭說。「警察?」「對,退
作者:待考 / 頁數:(6 / 55)

「是,是的……。我對那家非常熟悉。」

林田格外地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那位老先生,是不是有什麼寄怪的地方?」石津問。時尚書屋
「不,他以前是刑事警察。」林田搖頭說。時尚書屋
「警察?」
「對,退休之後,現在和女兒兩個人一塊過日子,聽說他以前是個能幹的警察。」「既然如此,他的話也許可以當做參考什麼的。」
「是呀,我去問問,實在麻煩諸位了。」林田說。時尚書屋
「林田。」
一位年輕的小姐叫喚林田,片山他們趕忙點頭說:「啊,對不起。」
那女孩大約二十二,三歲吧,頗有日本味,氣質沈靜的美女”「絹子……。」林田慌忙地說。「其實,這……。」
「就是這個人。」晴美說。時尚書屋
「什麼?」片山忙問。時尚書屋
「是我剛纔聽到的聲音。你是上野的女兒吧!」
少女獃然瞠目地說:「是。我姓上野。」
林田咳了一聲說:「其實……這位是我的……朋友。」
一看到林田脹紅臉的樣子,誰都會想那不只是個「朋友」。上野絹子什麼都不明白地眨眨眼。時尚書屋
「是這樣嗎?」上野絹子聽了林田的話,點頭說。「其實,我也是為了此事想和你商量而來的。」
「怎麼說呢?」
絹子目光移向片山,「家父以前是位幹練的警察,可是現在已經……神經痛惡化,而且也不像以前那麼健康。所以……」
她有點吞吞吐吐地說:「最近,他覺得有些奇怪。得知小孩的意外事故碰巧連續發生後,就一直說這不是意外事故。」
「有沒有什麼直接的線索?」片山問。時尚書屋
「沒有。只是一種直覺,可是家父堅持說:“我幾十年來就是想這種直覺而逮到犯人的,我的直覺是不會錯的。」”「這是以前舊式的警察。」
「是的,明明什麼證據都沒有,就說這樣的話,若傳到對方的耳朵裡,他們會說,這太厲害了。可是,我們就是沒聽過:「我知道犯人是誰。」的話。」
「因此,令尊有沒有說誰是犯人!」
「這……。」

絹子猶豫一下。片山催促她說:「在這裡說話沒關係。請放心地儘管說。」
「是……。那個「貓屋」的兒子……。」
「貓屋!」
片山和晴美不覺互看一眼,石津插嘴道:「對了,剛纔不是有隻貓跑出來的地方嗎?貓屋是那個村子裡最大的一戶。」
「為什麼叫做「躺屋」呢?」
「那裡的老婆婆養了將近二十隻貓。」林田說。「因為大都是在我的管區,所以偶爾去那裡。她屋子裡滿是貓的毛。」
「她兒子……。」
「那戶人家是那村子一帶土地的地主,老婆婆叫做石澤常代,她兒子叫石澤常夫,和媳婦三個人住在一起,石澤常夫這個人有點問題,從來沒有過一個正當的職業,因為光靠地租就可以過得舒舒服服,所以鎮日遊蕩,曾經引起傷害事件,也曾聽說他加入過某個暴力團體。」
「原來如此。」片山點頭!”那麼,他應該有嫌疑。”
「不僅如此。」絹子說。時尚書屋
「還有什麼嗎?」
「家父討厭貓,之所以搬到這個社區來的理由之一,便是不想看見貓啊狗的。但是有」天,他非常珍貴的一件陶器擺飾被摔壞了——。”
「是貓弄的嗎?」
「不太清楚,父親說在那之前不久,他曾看見一隻白色的貓從陽台上逃走,所以一定是那只貓沒錯。」
「他指的是那家貓屋的貓嗎?」
「是的。家父到過那裡抗議,結果人家板起臉問有沒有什麼證據啊,最後不得不作罷,這也是原因之一,他對那裡的住戶一直沒有好印象,因此,這回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的確,所以,令尊並沒特別握有具體的證據說石澤常夫有嫌疑。」
「是的,只是直覺而已。」
「那就沒法子啦。」
「不要擔心,你父親的個姓就是這樣,想得很多……。」林田拍拍絹子的肩說。時尚書屋
「如果只是想想,那還好,但是……」
「你是什麼意思?」
「我總覺得他非常鑽半形尖,現在甚至連看到報紙上殺人事件之類的新聞,就會說:「若是我,就把這像伙抓起來,掐死他!」這回可是切身的事啊!而且,他喜歡小孩,為了保護附近的小孩,他決心要採取行動。」
「不管他說要如何,令尊已不是警察了,不要擔心,有什麼的話,我去和他說說著。」
「可是,他會對你大吼起來。」
「沒關係的,如果我好好地問他,讓他把心中的不快發泄一下,心情就會好起來。」
片山非常佩服林田,多麼體貼的一個年輕人。時尚書屋
回石津住處的途中,晴美說:「原來是貓屋啊,好像有些什麼鬼怪之類的事要發生喲。」
「別說啦。」石津的臉已發青。「什麼怪貓,光是想像,我就毛骨悚然。」
「你呀!幸好你不是這裡的管區警察。」
片山愉快地說,「如果要你去一家有二十隻貓的住戶調查,一定會馬上昏倒。」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一定先保個壽險之後,才去調查。」
石津一本正經地說。「我指定晴美是受益人。」
到了傍晚,片山和晴美起身告辭,「請送我們到車站吧。」
石津拿了車的鑰匙。時尚書屋
「拜託你小心駕駛。」
「只要貓不出來,保證沒問題。」石津說。時尚書屋
紅色的跑車駛出社區,又開上穿梭在溪谷的那條人煙稀少的馬路。太陽快要下山,樹林裡已完全暗下來。時尚書屋
「這裡就是貓跑出來的地方。」
「唉啊?」看著外面的晴美突然大聲叫道。「有個人在那兒——。」
石津減低車速一看,馬路旁有一位穿和服的女人……。時尚書屋
「那就是貓屋的老婆婆。」石津說。「她在幹什麼呢?」
「她一直往這邊看,是不是有什麼事?」
「停下來看看吧。」
石津停下車,稍微往後退一點,老婆婆吃力地走近車子這邊來。時尚書屋
「啊!是那只貓。」晴美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