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怪談》 第 7 頁


先前在車前橫過的白色貓,繞着老婆婆的腳邊跟着過來。「搞不好要抱怨什麼吧。」石津怏怏不樂地拉下車窗。「有什麼事嗎?」老婆婆站在車旁,片山看到她之後,不禁一驚。這位白髮
作者:待考 / 頁數:(7 / 55)

先前在車前橫過的白色貓,繞着老婆婆的腳邊跟着過來。時尚書屋

「搞不好要抱怨什麼吧。」
石津怏怏不樂地拉下車窗。時尚書屋
「有什麼事嗎?」
老婆婆站在車旁,片山看到她之後,不禁一驚。這位白髮的婦人有地主般高傲氣質的風采!他原以為鎮日和二十隻貓生活在一起的,一定是髒兮兮的怪人。時尚書屋
「我叫石澤常代。」
看樣子她已經七十歲了,她以非常有精神,而且清晰的聲音說出,並點頭示意。「聽說剛纔我家的貓胡亂闖到馬路上來,給你們惹麻煩了,非常抱歉。」
「啊,不不,沒什麼關係……。」
石津被她謙虛和藹的態度弄得手足無措。時尚書屋
「平常的話,貓大概早就被撞得彈出去了,而您冒着危險救了這只貓,真不知該如何向您道謝才好。」
「不……以後請多加小心。」
「是的,我會好好告訴它的。」
「不過,您好像很清楚這件事啊。」石津說。時尚書屋
「是貓告訴我的。」
石澤常代看著腳邊的白貓。時尚書屋
「它告訴你的?」石津瞪大眼問。時尚書屋
「是的。我和這孩子出來散步,看見您這部車,這孩子便告訴我就是剛纔那部車,我想至少也該道個歉。」
「原來如此……。」
石津為此傻了眼。晴美從車內露出臉來,問說:「好漂亮的貓呀,它叫什麼名字!」
石澤常代愉快地微笑說:「它叫琴。」
「是樂器的那個琴嗎?真是漂亮的名字。」
「謝樹。那麼——不打擾你們了。」
老婆婆的身影穿過草叢消失了。白貓也豎看尾巴,跟着主人後面走去。時尚書屋
三人總覺得好似做了一場白日夢,楞了好一會兒。不久,石津籲吐了一口氣說:「覺得頭有點怪怪的!」然後發動車子上路。時尚書屋
「我覺得她是位相當高尚而有氣質的老婆婆。」
片山也同意晴美的話。時尚書屋
「的確,可是,那老婆婆真的懂貓說的話嗎?」
「也不見得沒有那樣的人。我們家就有一隻比人還聰明的貓。」

「說的也是。」
片山笑着坐好身子。剛纔那位老婆婆腳邊的白貓讓片山忽然聯想起在臥鋪車的那位女孩。只有傻瓜和貓喜歡高處嗎……。時尚書屋
「喂,石津。」片山叫道,「住十一樓是你自己的意願嗎?」
「是啊,因為我喜歡高的地方。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只是問問看而已。」
片山忍住笑,看向窗外。時尚書屋
車站月台的日光燈,勾繪出漂充的平行綫。時尚書屋
「是誰?」
片山回問電話總機小姐,「是一位叫林田的。」
「林田,林田是誰?」
「據說是負責新市區勤務的——」「哦,我曉得了!」片山想起那個派出所的警員,「他找我有事!」
「一小時以前,他來過這裡拜訪您,您不在,所以……」
「嗯,那他回去了嗎?」
「他就大約一小時後會再來找您。」
「知道了,來的話詩通知我。」
片山放下聽筒,心想那位警員到底有什麼事呢?前一陣子小孩被推落池中的事件大概解決了吧!報紙上並沒有刊載這件事。或許石津知道。片山想到了,便打電話到目黑署給石津。時尚書屋
「石津今天休假,您有緊急的事情嗎?」
「沒有。那就算了,謝謝。」
片山邊放下聽筒邊搖頭。真是奇怪,晴美也說今天要請假,問她要去哪裡?她說:「去朋友那裡一下。」
或許和石津這傢伙約會去了。嘖!若是那樣的話,和我明說就好了。沒有必要這樣做。片山嘆了一口氣,晴美以往的戀愛一直都是以悲劇做為結局,又因為年齡的關係,她和男性也不太容易交往,曾經有一段日子沒有男朋友,和石津倒是相處得很愉快。時尚書屋
那種年齡的女性,到那種程度也是應該的吧!最後還是得看晴美的意思,不是做哥哥的人能插得上手的事。時尚書屋
因為昨晚几乎通宵工作,片山不由得打個大哈欠。此時電話鈴響。時尚書屋
「有客人。」總機小姐通報說。時尚書屋
「知道了,我這就去。」片山放下電話走出去,林田穿西裝打着領帶,在走廊上踱步。時尚書屋
「歡迎,歡迎。」
聽到片山的聲音,林田馬上一板一眼地敬個禮。片山笑道:「看你這身打扮,今天大概是輪休吧?」
「不,不是,實際是……」林田吞吞吐吐地:「唔……非常冒昧。實在很抱歉……有點事想和你談談。」
「好啊!到附近的咖叫館吧。」
「你這麼忙,我還來打擾,真是對不起。」
林田頻頻過意不去地說。時尚書屋
「什麼?你辭職了?」片山不覺地放下正要喝的咖叫問道。時尚書屋
「是的。」
林田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說:「儘管已經辭職了,還是老毛病,不知不覺敬了禮。」
「但是……從我上回到你那裡至今,也不過才兩個星期,不是嗎?」
「是的。」
「本來就想辭職的嗎?」
「不,不是的。是臨時決定的。」
「有什麼特殊的緣故嗎?」
「實際上是那位上野……」
「啊,以前是刑警的那一位?」
「我和他吵架,而且還打了一架。」
「究竟是怎麼回事?對了,是為了他女兒的事嗎?他反對你們交往……。」
「不是的,不管怎麼樣他也曾是位警官,所以,他認為可能的話,絹子結婚對象也要是一位警官。因此,我和絹子的來往,他並沒特別贊成,也沒有特別反對的意思。」
「那是為什麼?」
「是上個禮拜六的事情。他帶了幾位喝酒的朋友闖到貓屋。」
「是叫石澤常代那人的家?」
「是。您還記得前幾天小孩被推落池子裡的事情嗎?」
「嗯,已經知道犯人了嗎?」
「不,還是不知道,不僅如此,在那之後的一個禮拜內,又發生了四起小孩意外事故。」
「是什麼類型的意外?」
「一次是小孩們跑進施工中的區域玩耍時,推土機突然啟動了。」
「工人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