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旅遊列車爆炸疑案 第 2 頁


了,但身體硬朗,還在阿蘇町的一家醫院裡作雜役。她人緣好,也不像有什麼人恨她。另外一點,就是伊知地要瞭解關於南阿蘇鐵道的事情。因為他要排除有人由於對公司的不滿而會採取爆炸列車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0)

了,但身體硬朗,還在阿蘇町的一家醫院裡作雜役。她人緣好,也不像有什麼人恨她。時尚書屋

另外一點,就是伊知地要瞭解關於南阿蘇鐵道的事情。因為他要排除有人由於對公
司的不滿而會採取爆炸列車的手段進行報復。時尚書屋
在國鐵時代,曾計劃將這條線路從高森到高幹穗的一段,再延仲,穿過高千穗到達
延岡。時尚書屋
但在尚未通行「高森——高千穗」的時候,由於運營不好,出現了赤宇而暫時停止
了這項計劃。時尚書屋
由於當地民眾反對停止這項計劃,作為第3區域的長遠規劃,這個計劃再次被執行
了。於是一九八六年四月一日,南阿蘇鐵道正式動工。時尚書屋
出資修建這條鐵道的是沿線的高森呀、白水町的運營公司,同時一家民間的「阿蘇南部農業協會」也出資進行了贊助。時尚書屋
儘管熊本縣經濟運轉不好,常年赤字,但縣政府也進行了資助,但沒有參加直接經
營。時尚書屋
立野——高森區間為十七點七公里。沿途共設八個車站。車輛共有四節。井且根據
季節不同,還要增開列車次數。時尚書屋
平日運行次數為每天二十二次。工作人員為十三人。時尚書屋
由於十七點七公里的距離較短,因此中途並無上下行的錯車設備,所以採取了單向
行駛的方式。時尚書屋
即下行列車到達終點後再返回而成為上行列車。時尚書屋
只是在早晨的通勤高峰時間多增加雨節車輛。時尚書屋
與國鐵時代相比,列車經營赤宇大幅度減少,加之沿線的縣、鎮投資建設,古舊的
站舍也相繼改建,所以乘客對次也頗為滿意。時尚書屋
由於當地居民熱切希望鐵路繼續延仲,而且把這條鐵道視為自己的鐵道的意識加強,
所以很難認為有人會進行破壞。時尚書屋
隨後就要看看來自東京和大阪的乘客的調查結果了。時尚書屋
伊知地這樣認為。時尚書屋
大阪府警馬上有了答覆。時尚書屋

矢野幸二死亡是一名供職于大阪市阿倍野的鐵路工會員工。時尚書屋
其女兒已經結婚成家,其妻三年前去世。矢野現在獨身。由於喜歡旅行,因此常常
利用休假在外旅行。時尚書屋
這次也是向公司提出三天休息,對女兒女婿講好自己要去趟阿蘇。雖然這個計劃向
別人講過,但他平時並無人忌恨。時尚書屋
大阪府警的報告就是這些。時尚書屋
十六日下午,乘客的親屬相繼趕來。時尚書屋
東京警視廳一直沒有答覆,但這天下午警視廳搜查一科的十津川警部和龜井刑警兩
個人突然趕到了高森。時尚書屋
3
被炸壞的那輛車廂已經運到了終點站高森站內的停靠線上。時尚書屋
十津川和龜井首先提出要看看被炸車廂,請伊知地帶路。時尚書屋
十津川在現場只看了一眼便吃驚地說道:「炸得可不輕呀!」
窗玻璃全被炸碎,車廂頂部被炸穿,當然座椅皆無,而且到處是黑渴色的斑斑血跡。時尚書屋
「只有三個人死裡逃生,真是奇蹟呀!」伊知地說道。時尚書屋
「這個事件為什麼驚動了警視廳?」
他見到十津川之後就一直有這個疑問,於是開口問道。時尚書屋
「關於這個原因,我想一會兒找個僻靜的地方再說。」
十津川答道。時尚書屋
「那就去高森警察署吧!我們在那兒設立了搜查總部。」伊知地說道。時尚書屋
他們到達了高森警察署後,十津川首先拜見了總部部長。時尚書屋
「請介紹一下貴方的凋查情況吧。」寒暄一陣後,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我們對南阿蘇鐵道受傷的司機井上和死亡的本地兩名乘客進行了調查,但沒有發
現是因為有人出於報復而爆炸了這列火車。困難的是我們還面對著不特定的多數乘客可
能對南阿蘇鐵道有意見或怨恨。雖然沿線的民眾非常支持開通了這條線路,但乘客的態
度就不清楚了。但目前為止,在運營公司收到的書信中,都是表示感謝的內容,提出批
評的還沒有。”伊知地說道。時尚書屋
龜井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我們也是從立野上車到達這裡的。車廂內的廣播溫情、友好,司機兼售票員的工作也是令人滿意的。」
「沿途的景色也非常優美。高度為六十八米的白川大橋也沒有讓我這個有恐高症的人感到害怕。」十津川笑着說道。時尚書屋
「那麼,我剛纔問的事情……」伊知地對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的笑容頓時消失了,他嚴肅地說道:「因為乘客中有一名叫加東英司的人。」
「啊,那是一名四十多歲的男人。他死了,怎麼,十津川先生認識他?」
「非常熟悉。我們是同一個科的同事。」
「真的?!他沒有駕駛執照,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
「他不執勤,也許是在旅遊吧。反正他是請了假出門的。」十津川解釋道。時尚書屋
「那麼他就是一般的乘客了?」伊知地小心翼翼地問道。時尚書屋
「是這樣的。不過,加東正在一個人追查陷入了迷宮的一個案子。」
「陷入了迷宮的案子?」
「是發生在兩年前的殺人事件。三名年輕姑娘被人連續殺害了。但似乎兇手突然停止了作案。我們正猜想是不是兇手死了?」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可是加東先生是不是為了這個案件才乘坐南阿蘇鐵道的?也許是純粹來旅遊的?要是後者,那麼這次爆炸事件就與他沒有關係了。」伊知地反駁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沒有馬上反對,「是這樣的。他說他的家人去四國旅行去了。不僅僅這些,他還在高知和松山預定了飯店。但他沒有去四國,卻乘九州的南阿蘇鐵道來了。」
「他是什麼時候離開東京的?」
「四月十四日下午。聽他的女兒講,他要乘新幹線去岡山,然後從岡山渡過獺滬大橋進入四國。因為他一直沒有聯繫,所以他的家人都認為他肯定來到四國了。」
「四國的飯店取消預定了嗎?」
「還沒有。他是個辦事非常認真的人,我們認為他不會是忘記了取消預定這件事。」
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也許他這次偏偏就忘i己了。會不會這次例外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