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旅遊列車爆炸疑案 第 5 頁


“後來列車爆炸了,應當是另一個人安裝的炸彈。我不認為是加東追蹤的人干的。因為作為一名嚴密監視的兇手,加東刑警不會忽視他的一舉一動的。所以我認為放置定時炸彈的是另一個人。這是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0)

“後來列車爆炸了,應當是另一個人安裝的炸彈。我不認為是加東追蹤的人干的。時尚書屋

因為作為一名嚴密監視的兇手,加東刑警不會忽視他的一舉一動的。所以我認為放置定
時炸彈的是另一個人。這是不是有些勉強?”
「不,我不這樣認為。」十津川笑了笑。時尚書屋
「這麼說,我和你想的一樣?」
「是啊,我也沒有別的看法。雖然有些勉強,但也不可能再有別的答案了。」
「這樣一來就產生了另一個問題;會不會是加東刑警跟錯了對象?」龜井問道。時尚書屋
「你特別瞭解加東刑警嗎?你認為他會犯這樣的錯誤嗎?」
「不,他不會的。」
「而且如果他犯了錯誤,兇手就沒有必要引爆炸彈了。」
「對,因此只能得出這個結論,加東追蹤的兇手在死了的乘客當中!」
「對。包括那對情侶在內,還有從東京來的人當中。讓東京的西本他們調查一下,也許會有什麼發現的。」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5
一回到高森警察署,伊知地就對十津川說道:「加東先生的女兒來了。」
「是廣子小姐嗎?」龜井反問了一句。時尚書屋
廣子今年二十二歲。她長得和死去的父親十分相似。時尚書屋
廣子是來向父親的遺體告別的。時尚書屋
「因為龜井先生說要看一看父親生前的筆記本什麼的東西,所以我帶來了。」
廣子說完遞給龜井一本日記本。這不是警方的專用筆記本,而是市場出售的普通筆
記本。也許是為了記錄與職業沒有關係的事情才買的吧。時尚書屋
十津川和龜井仔細地翻閲起來。時尚書屋
雖說這是一本日記,但加東似乎沒有想寫成日記,只是隨手記下一些事情。時尚書屋
加東寫下的東西大多是與搜查方針不同的看法,所以才專門記錄下來的吧。時尚書屋
十津川首先注意到日記本中常常出現一個「T·H」的大寫首字母。時尚書屋
似乎加東正在以這個人為目標進行着凋查。時尚書屋
同時還i己有對這個人的跟蹤記錄。時尚書屋
關於T·H的經歷也有i己載。加東是這樣寫道:
目前是一家大銀行的信貸科長助理,他畢業于商業高校後進入了這家銀行。但他屬

於無正規大學學歷的人。時尚書屋
他工作認真,埋頭苦千。但也因為過于「較真兒」,導致夫妻不和,兩年前離婚,
沒有孩子。時尚書屋
相當神經質,加之工作壓力大,曾經于一天的深夜襲擊了一名下班回家的女員工。時尚書屋
逮捕後他自稱是喝醉了酒。因其初犯,便被釋放,也未向就職單位銀行通報。時尚書屋
中學、高校時代是一普通學生。由於平日話少,朋友也不多。時尚書屋
與離婚的妻子是經人介紹認識、結婚的。由於媒人是銀行的上司,他便認為這是他
人生失敗的開始。與他沉默募言、性格內向;相反,其妻生性活潑、好動,因此成為了
典型的「妻管嚴」家庭。九年中他一直處于從屬地位,之所以沒有離婚可能與是上司介
紹的有關。時尚書屋
「和『T·H』對得上號的是平山透,今年四十歲。」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是的,是他。」
「難道加東是跟蹤平山透來阿蘇的?」
十津川說完,立即給東京的西本功打了電話。時尚書屋
「全部人員的調查還沒有結束哪!」西本功答道。時尚書屋
「不,這次重點調查一下平山透。他的情況有嗎?」
「大體調查完了。」西本答道。時尚書屋
「那你說一說吧。」
「他在M銀行的四谷分行工作。是信貸科科長助理。」
「果然是他。」
「他于商業高校畢業後馬上進了M銀行。工作二十年了。雖然科長是大學科班出身,但平山透對業務非常精通,因此科內的業務工作實際由平山說了算。」
「有可能成為科長嗎?」
「有,好像是去年定的。但不知為什麼只讓他當了科長助理。」
「什麼理由?」
「正在調查,好像是什麼不正當融資吧。」
「這樣的話一定要詳細地調查一下。」十津川叮囑道。時尚書屋
這時龜井又接過了話筒,「兩年前發生連續殺人事件時,這個平山透是不是曾作過犯罪嫌疑人?」龜井問道。時尚書屋
「那是青山組處理的事情。只有加東一個人這樣認為。不過也沒有找到什麼證據,後來就把他從犯罪嫌疑人的名單中剔除了。」
「可為什麼加東盯上了這個人?」
「這就不知道了。加東也沒有講過為什麼,好像是對上面駁回了他的看法而不滿,他才沒有跟任何人講吧。」西本功答道。時尚書屋
「平山為什麼來阿蘇?」十津川又間道。時尚書屋
「銀行方面說他請了四天假。請假的理由只寫了去旅遊。他的老家在九州的熊本,也許他才走這條線路的吧。」
「是熊本市內嗎?」
「是在市內。不過他的雙親早就去世了,而且那裡也沒有他的親戚。」
「他在熊本上的高校?」
「是的。」
「這麼說他在那時去過阿蘇了?」
「應當是這樣的。」西本功答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認為,加東刑警是跟蹤平山透才來到阿蘇的。時尚書屋
他也把這些情況全部對伊知地講了。時尚書屋
伊知地認真地聽了之後問十津川:「這麼說,這次的事件是有人要謀害加東刑警和平山透放置的炸彈?」
「對,我也這麼認為。」
「那就調查一下平山透在熊本市內居住時的情況吧。」伊知地說道。時尚書屋
熊本方面的調查很快就有結果了。時尚書屋
「有了重要線索。」
第2天,伊知地一見到十津川就興沖沖地說道。時尚書屋
「什麼線索?」十津川急切地問道。時尚書屋
「高校時代他常常一個人去阿蘇,不是和朋友、同學,而是他一個人!」
「那時他應當常乘坐國鐵的南阿蘇鐵道嘛!」
「我認為是的。然後從高森站下車,乘汽車七八分鐘就可以到農家寄宿式的旅館了。這會兒還有帶溫泉的呢!」
「這倒是挺有意思的。」十津川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今年秋天又有一處大型的簡易農家寄宿旅館要完工了,據說加上土地購買的費用要一億兩干萬日元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