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第 1 頁


變性者的隱私上「第1章」在床燈發出的金色光環中,朝永敬之用他那對一個男子說來過于柔軟的手指拔弄着立夏子的身體。他那樣地細心,那樣地執拗,宛如在逐一確定看一個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1 / 68)



變性者的隱私


「第1章」
在床燈發出的金色光環中,朝永敬之用他那對一個男子說來過于柔軟的手指拔
弄着立夏子的身體。他那樣地細心,那樣地執拗,宛如在逐一確定看一個精密物體

的構件一樣……

立夏子為了躲避那明晃晃的燈光,她一直閉着眼睛。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發出
了輕微的喘息聲。時尚書屋
「把燈關掉……請把燈關掉……」
然而,朝永始終沒有照他說的去做。相反,立夏子的話撩起了他更大的熱情。時尚書屋
他急不可耐地仔細審視着,撫摸着。時尚書屋
他的眼神猶如追究根底一般,那樣的鋭利,同時也流露出一絲悲哀的光。不知
什麼時候,也不知為什麼,他開始凝視起立夏子米。時尚書屋
「喂,求求你啦,情把燈搞暗點兒。」一直閉着眼晴的立夏子說。時尚書屋
與朝永接觸半年多來,立夏子清楚說這話早沒有用的,但她仍然機械地重複着。時尚書屋
聽到立夏子的請求,朝永變得更加狂熱,更加專心致志地進行着他的動作。時尚書屋
不一會幾,朝永那窄而漂亮的前額上,已經沁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他用一種
冷漠的目光望着立夏子。接着,他伸手去拿什麼東西。立夏子趕忙說。時尚書屋
「今天晚上,那個……不用了。」
「嗯?」
「那個東西,我真的不喜歡,現在不用它,也沒什麼關係。」
此時,朝永半驚訝地說:「可是,今晚還沒……」
「唉唉,我不是那個意思……最近我服了藥啦。」
「什麼藥?」
「庇魯。你知道吧?」
頓時,朝永瞪大了眼睛,兩道近似憤怒的目光,從眼睛裡迸發出來。立夏子吃
了一驚。時尚書屋
「你在服用庇魯?」
反問的語氣僵硬而不自然。時尚書屋

「是的,店子裡的朋友給我的,試着用用。效果好的話,就請她……」
「別吃了!」
他好象為了掩飾什麼,大叫了一聲後,閉上了眼睛,而且還連連搖着頭。時尚書屋
「為什麼?」
在立夏子的追問下,朝永看上去有點畏縮。時尚書屋
「大概對身體不好吧!」
「啊!是嗎?」
“這件事……你想一想不就明白了嗎?庇魯,本來是一種卵巢激素,如果把它
吞服下去,卵巢就沒有必要生產激素了,於是排卵也就停止了。這樣就取得了避孕
的效果,這樣的藥物,對於你二十歲剛出頭的人來說,會有什麼好處呢?”
「……」
立夏子感到有些惶惑,她用盤詰而又冷峻的目光凝視着朝永。時尚書屋
作為男性的朝永,他又不是醫生,對庇魯的瞭解為什麼這樣詳細呢?他如此關
心立夏子的身體,聽到她服用庇魯,簡直氣到了怒髮衝冠的程度,這不讓人感到有
些奇怪嗎?時尚書屋
當然,不是真正的夫妻關係,但有着深厚感情的男女,互相關心彼此的健康,
也是很自然的。朝永和立夏子大概也屬於這種情況吧……然而,二十八歲的朝永和
白天在女子大學讀書,晚間搞勤工儉學在酒吧間做女招待的立夏子,從相識到現在
雖已有半年多的時間了,但不知為什麼,他們之間的關係,今天突然籠罩了剎那間
要中斷的陰雲。時尚書屋
朝永對立夏子服用庇魯的強烈反感,使立夏子感到驚奇異常。時尚書屋
朝永緊閉着嘴,顯得有些焦躁不安。他點燃一支香煙,左手撐着臉,沉思起來。時尚書屋

也許並不僅僅因為庇魯……

立夏子注意到,朝永近來經常表現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他一定是為某一重
大的事情而焦慮。立夏子這樣猜想。時尚書屋
朝永敬之雖只有三十八歲,但已經是朝永銅業株式會社的社長了。朝永銅業是
經營非鐵金屬──銅、青銅、鎳、錫等金屬的批發商,聽說是一個連續經營了三代
人的老鋪子。時尚書屋
雖然這個公司是個全部為私人資本的小小企業,但它在中央區八丁崛有自己的
本部大樓,在浦和還有工廠、全公司有一百五十名職員。時尚書屋
但是,公司的經營最近好像正在走向極度的惡化,幾近倒閉的邊緣。大約從兩
個月以前開始,朝永就經常地長吁短嘆。時尚書屋
果然,沉思了一會兒,朝永向立夏子解釋。時尚書屋
“同岳父的年代不同,最近流通機構進行了整頓,像我們這樣的批發商,現在
己被被逼到了走投無路的境地。就連最強硬的鋼鐵企業,也在劫難免。製造廠正在
逐步政變銷售方式,打算由大公司直接取代批發商。況且,由於經濟的蕭條,金屬
價格的浮動也很大,中小企業是很容易在這種衝擊中被吞沒的。”
說完,朝永略帶自嘲地又補充了一句:「歸根結底。我不是當經營者的材料啊!」
朝永敬之七年前與前任朝永銅業社長的女兒相愛,作為倒插門女婿,入贅到朝永家。時尚書屋
那時候老社長已經臥病在床,不久便離開了人世。朝永繼承家業,就任了銅業社長
的職務。時尚書屋
不幸的是,婚後三年,妻子美佐子因難產,連同剛生下來的孩子一起死了。時尚書屋
兩年前,朝永和現在的妻子再婚,繼續經營朝永銅業公司。在公司繼續留任的
資方代理人那樣的上層人物和親戚們中間,朝永做為一個外來者,確有孤立無援之
感。無論做什麼事情,都進行得很不順利。這不能不說是招致現在的經營危機的原
因之一。時尚書屋
常言道:禍不單行。大約在一個月前,也就是八月初的大傍晚,朝永在公司附
近的道路上駕車行駛。不料,一個三歲小女孩突然跑上車道,朝永剎車未及,壓死
了女孩。時尚書屋
顯然警方判明事故主要是由於對方的過失造成的,保險公司也支付了賠償金,
問題基本上得到瞭解決。但是,死者的家就莊公司總部大樓的旁邊,這樣,朝永每
天上下班便難以迴避死者家屬和鄰居們那憎惡和譴責的日光。時尚書屋
大約半年前,立夏子在自己勤工儉學的酒吧間與朝永相識,不久,他們就同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