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第 27 頁


一種混有煙草味的略帶男性體臭的味道,飄進了立夏子的傘內。除了自己,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喘息……悲愴的絶望感,在立夏子的胸腔擴展。「逮捕」這一報刊上的鉛字,突然跳到了她的眼前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27 / 68)

一種混有煙草味的略帶男性體臭的味道,飄進了立夏子的傘內。時尚書屋

除了自己,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喘息……
悲愴的絶望感,在立夏子的胸腔擴展。「逮捕」這一報刊上的鉛字,突然跳到
了她的眼前。於是,她以一種几乎是毫無意識的反抗架式,猛地轉過身來。時尚書屋
一個高大魁偉的男人,淋着雨站在那裡。在深褐色西服的肩頭,雨滴在閃閃地
發着光。清澈明亮的眸子,坦誠地注意着立夏子。時尚書屋
他就是幾天前的夜裡,在南青山把立夏子從暴徒手中搶救出來的瀧井修。時尚書屋
立夏子頓時如釋重負。但很快又回到了緊張、狼狽的狀態中。雖說遇到的不是
警察,但如果不立即逃跑的話……然耐隴井早就察覺到了這一點,他已經輕輕地抓
住了她的手腕。時尚書屋
「要逃跑的話,為什麼還到這樣的地方來呢?」
他的語調像在詢問一個孩子,誠摯而又輕鬆。時尚書屋
「不為別的……只是偶然路過……」
「雖然這麼說,可你在這足足站了有二十多分鐘了呀。」
立夏子無言以對。瀧井放開了她的手,然後打開了拿在手中的雨傘。時尚書屋
“不管怎麼樣,還是走吧。時尚書屋
總站在這個地方,可不是開玩笑,要被人懷疑的。“
在瀧井目光的催促下,立夏子慢慢地抬起了腳。時尚書屋
毫無辦法,立夏子只好同瀧井肩並肩地走出了停車場。時尚書屋
“一看到報紙,我馬上就猜到了是你,因為你告訴我的野口律子和你的真名很
相似。時尚書屋
我沒猜錯吧?“
他仍然是用很沉穩的語調說著話,可以看得出,他已經、大致掌握了朝永事件
及立夏子的一些情況。他為自己的成功露出了滿意的微笑。時尚書屋
「知道了真相,我也就明白了你女扮男裝的理由了,」今天立夏子仍然是那身
裝束,瀧井對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時尚書屋
「但是……你為什麼在事件後,還去接近明知對你有危險的朝永夫人呢?」

瀧井仍然臉朝前,自言自語地說著,話語中充滿了令她吃驚的直率。那種直率
不知為什麼使立夏子聯想起他的眸子深處發出的熠熠的光。時尚書屋
忽然,立夏子體察到了一種奇妙的解放感。時尚書屋
「那是因為我沒有做過警察所推斷的事情。」
「那麼,你為什麼監視朝永夫人呢?」
短暫的躇躊之後,立夏子說道。時尚書屋
「因為我想證明自己的無辜。」
沈井停下了腳步。時尚書屋
「可能的話,把這些事對我說說好嗎?」
「你能為我做些什麼呢?」
立夏子想起了那天他遞給自己的名片。記得上面印着建築公司的名字,他當時
想,他這樣做,不過是出於禮貌與信任罷了。因為他既不是新聞記者,也不是警察
那一類職業的人。時尚書屋
“如果我說了,你不相信,那還不如不過二十瀧井微黑的臉頰上露山了一絲苦
笑。時尚書屋
「沒聽你說,我就沒有發言權──但是這絶不是從興趣出發,獵奇地聽一聽。」
後面一名話,瀧井說得非常嚴肅認真。時尚書屋
立夏子這時想起了一件事。這件事很重大,但是她記憶不准確,到現在才將它
拉回到筐自己的意識中來。時尚書屋
「瀧井君,你在那大晚上,對著刺殺我而後逃跑的男人,呼叫岩田,是吧?你認識岩田這個人嗎?」
這回瀧井顯得有些語塞。時尚書屋
立夏子強烈地意識到了這種沉默的內涵。時尚書屋
「看來你是認識他的。那麼,請你告訴我──你的線索──岩田君的情況。如果你說出來,我也將一切傾心相告。」
一個多小時以後,兩個人乘戊井的「柯勞那」牌汽車來到目黑站附近的一個地
下茶館。時尚書屋
下雨天,荼館裡顯得冷清,光線也比較暗。這對避人耳目的談話,是最理想的
處所、兩人落座後,各自要了杯咖啡,邊飲邊談起來。立夏子沉着地把同朝永一起
去肉殺及後來的事件的經緯,几乎原原本本地告訴了瀧井。她此時的心悄,同對文
代講述時一樣。時尚書屋
渴望得到對方的信賴與支持。同時還流露出了只有對多年的摯友才特有的,盡
管向已不說也希裡對方理解的那種無意識地撒嬌的神情。時尚書屋
瀧井以十分驚愕的表情,傾聽著天城山自殺事件的原委;當立夏子述說完後,
他只「嗯」了一聲。對這番相當奇特且帶有刺激性的描述,信,還是不信呢?他感
到很迷惘。時尚書屋
坦白之後的沉默,對立夏子來說,也是可怕的。時尚書屋
「瀧井君,我們約好的,該你說了,你好像對朝永夫人也特別關注。在南青山和目黑的公寓兩次與你相遇,這不會是偶然的吧?」
瀧井抬起他那雙似乎剛剛睡醒的眼睛,看著立夏子。接着又沉默了片刻,才用
略帶陰鬱的鉛調回答:「你問那個男人『岩田』一岩田周一,他是我的姐夫,我也一直在追查他的行蹤呢。」
瀧井把姐姐那裡聽來的岩田失蹤的情況,也坦白地告訴了立夏子。時尚書屋
我正想去朝永家打聽的時候,發生了伊豆事件。事件和姐大有何聯繫呢?也許
完全沒有聯繫,但現在很難做出判斷。姐夫失蹤是九月十一口。而伊豆事件則是發
生在九月十三日的半夜……你認為是雪乃勾結情犬,殺死了朝永,然後男的躲藏到
什麼地方去了。時尚書屋
而且聽你的話音似乎那個男人就是岩田……儘管岩田是我的姐夫,但不知為什
麼,我對你的推測也有同感,不過……“
他用拇指揉搓着下巴,這好像是他的習慣動作。時尚書屋
“我認為雪乃夫人是解開岩田失蹤之謎的關鍵人物。因為岩田在失蹤之前,曾
出入過南青山的朝永家。要瞭解此事的具體情況,我想也只有去探查雪乃夫人的動
向。所以在她移居高級公寓之後,也仍然暗地裡監視着她……”
「那麼,從今以後除了秘密監視以外,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