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第 31 頁


出無論如何請她答應我的請求,哪怕一次也行。但就在這時,她的丈夫發生了那件意外的事,我簡直都驚獃了……不過,展覽會是明年春天舉辦,如果要畫她,還有時間的。”「可是,近來先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31 / 68)

出無論如何請她答應我的請求,哪怕一次也行。但就在這時,她的丈夫發生了那件

意外的事,我簡直都驚獃了……不過,展覽會是明年春天舉辦,如果要畫她,還有
時間的。”
「可是,近來先生利朝永夫人顯得特別親近,關於岩田周一這個人,你有沒有偶然聽到過什麼呢?」
立夏子凝眸注視着葛西。時尚書屋
過了許久,葛西用一種好像連他自己也不可思義的暖昧語調說:“也許……如
果是他的話,那我見過兩、三次……今年八月初,我在南青山的朝永家見到了一位
三十六、七歲的男人。雪乃向我介紹說,他姓中山。此後,又過了大約十大,我又
在南青山附近遇到了他。當時還是掌燈時分,我邀他一起走進一家酒吧。我是能喝
酒的,他也喝了不少……”
葛西那雙望着天花板的眼睛,像是在回憶那天晚上的情景。可是在棕色的眸子
深處,為什麼又流露出一絲恐怖的光呢?時尚書屋
「喝的是啤酒嗎?」瀧井問。時尚書屋
「是的,其他的一點兒也沒喝。」
「你可以肯定叫中山的人就是岩田嗎?」
“是的。如果不是的話,那你們所說的就是別的什麼人了。因為我們坐在櫃檯
那兒喝酒時,他把上衣脫下來,放在椅子上,然後站起來去上廁所。他的衣服被人
碰到了地上,我抬起衣服,看到衣裏子上縫着『岩田』二字。我當時還直納悶,‘
岩田’與雪乃告訴我的『中山』是否同一個人呢?時尚書屋
但是,因為我和他不是親密無間的夥伴,喝着喝着酒就把這事忘了。今天一聽
到你們要尋找的人的名字,我突然想起了這件事。這麼說,當初雪乃給我介紹他的
時候,用的是假名……“
「那個叫中山的人,是不是這個人?」
瀧井從裡面的口袋中取出岩田的照片。這是一張駕駛執照上用的小照片,但照
得很清楚。岩田前額上的頭髮比較少,看上去給人以薪金工作人員的印象。時尚書屋
「是的,就是他。」

葛西當即點頭,繼而雙眼獃滯地望着瀧井,說:「他失蹤了麼?」
猶井的姐夫,即在出版社工作的岩田周一,同雪乃接觸是使用「中山」這個名
字,可以說是毫無疑問的事實了。而就是這位「中山」往六本木的酒吧打電話找朝
永,卻說是叫岩田。看來,只有朝永,不,多半是雪乃,才知道岩田的真實姓名叫
「中山」……。時尚書屋
「先生見到岩田,是在八月上旬和中旬各一次,對吧?」
「是的,是這麼回事……」
“說到這,葛西突然把目光移開,把剩下的話嚥了下去。時尚書屋
又是一陣沉默。時尚書屋
如果是八月初和中旬的話,正好是岩田失蹤前的一個月。與朝永家附近酒店的
店員看到他的時間基本一致。時尚書屋
「和岩田在酒吧說了些什麼呢?」
葛西起身從放美術品的架子上取出一支香煙,一邊點煙。一邊慢慢地坐到凳子
上。時尚書屋
回答問題是在猛吸了兩、三口煙之後。時尚書屋
「因為是一邊喝酒,一邊聊,說的都是些不着邊際的閒話,具體說了什麼也就不記得了。」
葛西只說了這麼多,又閉口無言了。但是儘管他一動不動地盯着香煙上的火光,
立夏子仍然看得出他極力在自己的心憶中搜尋着什麼。時尚書屋
「那麼……關於岩田的失蹤,就沒有一點線索了嗎?」
聽到瀧井的問話,葛西才抬頭看了他一眼。眸子裡的陰影更濃了。時尚書屋
「真的失蹤了嗎?」
「是的,十一日傍晚,從公司出來後,就再沒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
「嗯──我也是什麼消息也沒有啊……」
瀧井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葛西。突然,好像斷念一般,他猛地把手放在茶杯上。時尚書屋
「那一……」
「岩田和朝永夫人是什麼樣的關係呢?關於這個問題,先生沒有聽說過什麼嗎?」
立夏子搶過話題問道。原想由瀧井一人承擔提問的任務,但見沒問出個名堂來,
立夏子便決定自己來試一試。她清晰地意識到,葛西正是抓住瀧井與岩田是內兄弟
這一弱點,想將此事敷衍過去。時尚書屋
不出所料,葛西聽完後,顯出了緊張的神情,低聲嘟噥道:「不太清楚。」
「那──你不認為岩田和朝永夫人是情人關係嗎?」
「啊一一」恰在此時,葛西夫人進來送茶。葛西忙把妻子趕走了。看見葛西那
副筋□M 立夏子不由得又出口問道:「那麼,先生,對不起,你同她也僅僅是想請她做模特兒的關係嗎?」
心裡的話全部倒出來後,立夏子感到輕鬆了許多。時尚書屋
葛西倒吸了一口冷氣,用獃滯的表情木然地看著立夏子。時尚書屋
他好像壓着滿腔的怒火,緊閉着嘴。但是──接着又發出了一聲假笑。時尚書屋
「我當然想和那麼漂亮的女人搞在一起,可雪乃君是個相當穩重的人呢。」
他的眼睛並沒有笑。立夏子覺得,在葛西那雙望着灑滿夕陽的庭院的眸子深處,
不知為什麼,仍然保團着一種茫然的恐怖。時尚書屋
傍晚,立夏子在新宿街頭緩緩而行。時尚書屋
剛上大學時,因學校位於代代木,下了課以後,立夏子和同學常到新宿去玩。時尚書屋
那時,對東京的生活還懷着新鮮的好奇心。如今,走在新宿的街頭,不由又喚起了
白己當年興緻勃勃的情緒──和幾個同學熱熱閙閙地走在街上,一會兒決定去看電
影,一會兒又走進商店,幫着買襯衣的同學挑花樣。在水果店裡,儘管擔心自己的
體重會增加,但仍然津津有味地吃着甜甜的凍糕……
立夏子的視線落到了喚起自己回憶的水果店隔壁的商店。兩年前,它只是個賣
服飾用品的小店子,而今卻成了一個相當漂亮的大商店。時尚書屋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陳列在店子櫥窗裡的花色各異的漂亮圍巾,和那些與之相稱

的淡雅別緻的安哥拉毛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