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第 36 頁


附記着所屬的美術團體、個人畫展在本樓八樓,從九月二十八日開始舉辦一周等等事項。同時,還有一幅極大的廣告畫貼在大樓對面的火車站附近。立夏子之所以對這個廣告牌發生了興趣,是
作者:夏樹靜子 / 頁數:(36 / 68)

附記着所屬的美術團體、個人畫展在本樓八樓,從九月二十八日開始舉辦一周等等

事項。時尚書屋
同時,還有一幅極大的廣告畫貼在大樓對面的火車站附近。時尚書屋
立夏子之所以對這個廣告牌發生了興趣,是那個豁然躍入眼中的、曾經聽說過
的「鈴木兼治」這個名字。時尚書屋
一般說來,鈴木兼治比葛西佛二郎更有名氣。總之他的名字立夏子不是初有所
聞,不過,立夏子的「聽說過」,也是瀧井最近告訴她的。時尚書屋
那次立夏子在表參道的茶館跟蹤葛四梯二郎後,瀧井第2天就到對畫壇頗為熟
悉的朋友那裡,進行了一番調查瞭解,得知葛西同「鈴木兼治」是屬同一畫派的伙
伴。這就是說,他們不僅認識,而且關係還比較密切。時尚書屋
葛西悌二即應該在九月三十日晚上八點左右到達福岡。時尚書屋
以後不論他到什麼地方去,想必都要路過火車站廣場。即使他沒光顧此地,在
其他地方,也是會看到這個個人畫展的廣告的。他鄉遇故知,想必他是會參觀夥伴

的個人畫展的……

立夏子心想,這是找到葛兩的一條途徑,便忘記了周身的疲勞,當即乘上了電
梯,直奔八樓。時尚書屋
在八樓走廊上立着同下面一樣的廣告牌和畫着箭形符號的指示牌。時尚書屋
展覽廳的畫廊比想象的要狹小;裡面的參觀者不少,但卻很安靜,厚厚的絲絨
地毯吸去了人們移動的腳步聲。時尚書屋
人口處,坐著一位身着粉紅色連衣裙的少女,立夏子剛想上前向她打聽,但一
眼看到在旁邊有一張又窄又長的條桌,上面放了一本簽名簿。這時,走在立夏子前
面的一個從事繪:畫的學生模樣的男子,用速乾墨水,在上面簽了名。時尚書屋
立夏子感到自己的心臟重重地跳動了一下,全身陷入了一種預料之中的緊張狀
態。時尚書屋
當然不會是全體人員,但是參觀這個展覽的若干人。一定會在這個薄子上簽名,
其中包括對鈴木兼治或對主辦者的某些留言……
立夏子走到用和紙製作而成的簽名簿前。桌上備有毛筆和速乾墨水。她選擇了
速乾墨水簽了名。當然不是真名,而是在旅館的卡片上填的巴加藤良美“這個男女

部可採用的假名。時尚書屋
立夏子愉偷地看了看剛纔的那位女工作人員,她正在同一位穿棕色西服的年輕
男子邊笑邊談。時尚書屋
立夏子把已經寫了有三分之二的簽名簿一頁一頁地從後向前翻着,因為字都寫
得很大,所以很容易干目十行地瀏覽過去。時尚書屋
「□」地一下,立夏子的心又猛地跳了起來。時尚書屋
就在簿子的第1頁,發現了葛西梯二郎的名字。他經的是毛筆,寫時每運到字
的彎折處,都很奇妙地頓了頓筆,這種拙劣的書法,只要練過書法的人,一眼就能

看得出來……

開始的動悸消失之後,立夏子反而沉着起來。在這幾能夠見到葛西的簽名,立
夏子從看到個人畫展招牌的那一瞬,已經預感到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想打聽一下。」
聽見有人問話,工作人員停止了談話,將臉轉向立夏子。穿西裝的年輕男人也
把臉掉轉來。時尚書屋
「葛西梯二郎先生是什麼時候到這兒來的?」
立夏子一邊用手指着本子本的署名,一邊問。時尚書屋
女服務員搖了搖頭。站在旁邊的男服務員輕聲回答:「是前天。」
如果是前天,就是十月一日,也就是葛西從東京出發的第2天。時尚書屋
「現在還在福岡嗎?」
「嗯,怎麼說呢?」男服務員慈眉善目,一邊微笑着,一邊有些好奇地打量着
立夏子。時尚書屋
「我在東京參加了葛四先生指導的繪畫小組,也擔負著後援會辦事員的工作。」
「您找葛西先生有什麼事嗎?」
「有件急事想和先生商量。我曾到他家裡拜訪,聽說他要到九州來旅行,可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因為先生說旅行的時間比較長,所以就趕忙追來了……」
「您專程前來,辛苦了。」
年輕人悄俏地看著立夏子的眼睛。時尚書屋
「葛西先生的住宿地,您知道嗎?」
「啊……」
「前天什麼時候來的呢?」
「將近正午的時候。恰在那時,鈴木先生也從東京來了。他們一見面,像是久別重逢,很親熱……」
「啊,這麼說,如果問鈴木先生,也許就明白了。」
「不,那……」
年輕人正要往下說,發現立夏子正好站在放簽名簿的桌子前面,擋住了三位等
待簽名的婦女。時尚書屋
青年忙用目光示意立夏子,於是他們來到了走廊上。時尚書屋
“鈴木先生已經乘那天傍晚的飛機返回東京了。二十九日和三十日福岡舉辦演
講會,鈴木先生參加會議順便到這裡看了看。不過,根據他們兩人的談話,葛西先
生好像在這邊還有什麼事呢。”
「有什麼事呢?」
立夏子未加思索地又追問了一句。青年回答:「詳細情況我也不清楚。」
然後他取出了名片。上面印着這個畫廊的名字和他的姓氏“橫山……
前天,鈴木先生來到這個展廳,大約十分鐘後,葛兩悌二郎也信步上了進來。時尚書屋
當兩位畫家偶然們遇的時候,正好懂山也在場。因為是同行,他也認識葛西。時尚書屋
根據橫山的回憶,葛西當時講打點事兒要辦,昨天夜裡來到福岡,今天早晨無
心中發現了畫展,於是順便來看一下。時尚書屋
鈴木前天演講結束後,因飛機是傍晚起飛便在博多有名的占老的鷄索燒店,同
葛西共進了午餐。時尚書屋
「啊,那後來呢?」立夏子接着問道。時尚書屋
「飯後,鈴木先生回到了展廳,葛西先生因事要到香椎去拜訪一個人,就乘出租汽車走了。」
「香椎是個什麼地方?」
「是福岡東部沿海的一個地名。如果從這裡乘車的話,三十分鐘左古就到了。」
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地名了,立夏子立刻為之振奮起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