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戀母刑警VS占星館主》 第 1 頁


戀母刑警VS占星館主第1節 雨中的少女雨,已經連續下了三天。這雲層還真厚,香月弓江心裡想。氣象報告說這場雨得下到明天中午左右。真掃興……。弓江把前座的椅子儘
作者:待考 / 頁數:(1 / 35)



戀母刑警VS占星館主

第1節 雨中的少女
雨,已經連續下了三天。時尚書屋
這雲層還真厚,香月弓江心裡想。氣象報告說這場雨得下到明天中午左右。時尚書屋
真掃興……。時尚書屋
弓江把前座的椅子儘量壓低,身子躺在上面,儘量地放鬆自己。──已經連續在車上坐了好幾個小時了,腰酸背痛。時尚書屋
儀表板上的時鐘項示着晚上十一點五十分。時尚書屋
早知道削才應該我去買才對,──弓江望着車窗外。到底跑到哪裡去買了嘛!
仔細一看,剛好看見大谷正從遠處的街燈下往這邊跑過來。弓江急忙打開車門。時尚書屋
「組長!看你淋得全身都濕了!為什麼不撐傘呢!」弓江打開車內的另一把傘迎了過去。時尚書屋
「呃,抱歉!」
說話的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美男子──不光是臉蛋俊俏,而且辦事能力也相當好。──大谷努身上穿著三仵式的西裝,全身淋得濕答答的。時尚書屋
「來,快點上車。──全身都濕透了。」
「嗯……我並不是喜歡淋雨而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的。」
坐在駕駛座上,大谷一邊用手帕擦着頭髮上的雨水一邊說道。時尚書屋
「話是沒錯,可是……」
「喏──便當。趁熱吃吧!」
大谷把裝便當的塑膠袋放在兩個人中間。時尚書屋
「你的傘怎麼了?」
「被偷了。」
「□?」
「我買了便當,付過錢之後伸手想拿傘,結果傘竟然不見了。」
「怎麼會這樣?……」
「店裡有個可惡的傢伙,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把傘偷走了。」
大谷搖搖頭道,「我想他一定做夢也沒想到偷的竟然是搜查一課刑事組長的傘吧?」
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地然後同時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從這兩個人對話的內容不難看出;大谷努和香月弓江不僅是長官與部下的關係,同時也是一對情人。時尚書屋

但是,兩個人在車上吃便當絶對不是為了互吐愛意,而是有更重要的任務在身。時尚書屋
「你打個電話到車上來不就行了?我給你送傘過去呀!」
「不,那怎麼行!」
大谷搖搖頭道,「萬一那個小山泰趁着我們兩個都不在車上的時候出現……。我考慮的是這一點。」
「是的。話是沒錯,可是……,你這個樣子會戚冒的。」弓江說道。時尚書屋
「你擔心我,對不!」大谷窩心地笑着說道。時尚書屋
「當然呀!──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弓江深情地說道。時尚書屋
──就這樣……雖然現在正在出任務,但兩個人仍利用短短的幾秒鐘「休息」一下,輊輕地在對方的唇上吻了一下……。時尚書屋
「組長。」
弓江說道,「又來了。你看!」
大谷把視線移向車窗外。時尚書屋
──在通緝犯小山泰的情婦家附近埋伏,已經是第3天了。時尚書屋
大谷和弓江的座車剛好停在埋伏的那棟房子後面的神社旁。時尚書屋
神杜建在一座小丘陵上,車子停的前面不遠的地方,有一段長長的石階直通上面的神社。時尚書屋
這兩三天來,弓江和大谷一直在雨中埋伏着,等待小山泰的出現。……
「真的耶!」
大谷點點頭,「是昨天那個女孩。」
女孩手上撐的白色雨傘就像一個顯目標誌一樣,一看就知道。──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每天一到十二點,就會到神社下面來。時尚書屋
然後──。時尚書屋
「今天晚上也一樣。」弓江說道。時尚書屋
「好像開始了。」
──那位少女手上提着塑膠袋,一走進樹蔭下便收起雨傘靠在樹幹上。然後,打開袋口──第1個晚上,大谷努和弓江簡直看得目瞪口獃心因為少女竟然脫起衣服來了。時尚書屋
脫掉毛衣和裙子之後,便在內衣外罩着一件類似白色浴袍的東西,裸着腳往雨中走去。時尚書屋
當然,不一會兒工夫少女便已全身濕透,但她卻一副毫不介意的樣子。雙手合掌在胸前做祈禱的手勢,往長長的石階走去。時尚書屋
「──真是今人吃驚。今天已經是第3天了。」大谷說道。時尚書屋
「竟然汲有感冒!」
弓江發表了很實在的戚言。時尚書屋
「她這樣子來來回回地在石階上走了三十次哪。──體力也真是驚人。」
神社的位置相當高,一般人只要來回走個兩三趟兒已上氣不接了下氣。不管少女是為了什麼目的這麼做,但毫無疑問的是她的確非常認真地做這件事。時尚書屋
「──好像是在求神。但是,現在的年輕人還會做這種事嗎?」
「這個嘛……。總之,不太尋常。」
「但是,我們的任務是小山泰,只好不管她羅。──來,我們吃便當吧。」
「嗯……」
弓江從塑膠袋中取出便當,又朝窗外瞄了一眼──「呀!」
弓江跳了起來。「呵──」
「媽咪!」
大谷努的母親正從車窗外朝車內窺視。時尚書屋
「我聽說你在這裡出任務,所以就給你做了便當。」
大谷努的母親一坐進車后座,便仃開包袱,拿出便當。時尚書屋
「媽咪……。我們現在正是監視得最緊的時刻耶!」
大谷努傷腦筋地說道。時尚書屋
「所以啊,你怎麼可以吃那種便當呢?不但營養不均衡,而且油炸食物的油也對身體不好!這種重要時刻更要注意飲食。」
大谷的母親理直氣壯地說道。時尚書屋
──大谷本來就拿自己的母親一點辦法都沒有。雖然頭髮有點斑白,但是卻精力充沛,只要是為了心肝寶貝的獨生子「小努」,就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她就是這樣的一個母親。時尚書屋
大谷雖然也常說這說那地請求母親不要這麼做,可是心裡還是覺得沒有任何東西比「媽咪親手做的便當」更好吃。託大谷的福,弓江只好把大谷買來的兩個便當全都吃了。時尚書屋
「不過,你們這種做事情的方式恐怕也有問題吧?」大谷的母親說道。時尚書屋
「媽咪,再怎麼說我們都不可能在埋伏的時候把餐廳帶來呀!」
「我說的不只是便當的事。在這麼狹窄的車子裡,孤男寡女的,多麼不自然啊!」
大谷努的母親不以為然地說道。時尚書屋
弓江雖然有點生氣,但早已習慣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