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戀母刑警VS占星館主》 第 10 頁


「不知不覺中,這些年輕人便開始聚集到我這裡來──。這是我女兒美雪。美雪,泡杯茶來。」「是,爸爸。」少女應着,然後走出房間。「那是今媛?」「是的,我試着讓她打工當櫃檯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5)

「不知不覺中,這些年輕人便開始聚集到我這裡來──。這是我女兒美雪。美雪,泡杯茶來。」

「是,爸爸。」
少女應着,然後走出房間。時尚書屋
「那是今媛?」
「是的,我試着讓她打工當櫃檯小姐,沒想到現在卻非她不行了。她還想提高薪水,真是傷腦筋。」沙奇笑着說道。時尚書屋
內側貼著紫色天鵝絨的房間並不寬敞,但也正因為如此反而具有令進入這個房間的人心情穩靜下來的效果,弓江心裡想心。時尚書屋
「對了,你來找我有事嗎?」
沙奇把修長的手指交叉合掌問道,「是私人的諮商呢?或是──」
「為了工作。」
弓江說道,「首先我想請教您一件事。是關於倉林良子的事。她也到你這裡來嗎?」
「是的。」
「良子小姐對最近突然猝死的偶像歌手田崎建介懷恨在心。──是不是這裡有人教她下符咒的事!」
「不可能。」
沙奇搖搖頭道,「她的確很恨田崎建介,但她就是為了害怕自己的這種情緒,所以才來我這裡找我傾訴的。」
「那,你怎麼對她說?」
「我勸她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一個卑鄙的男人身上。反正那種男人總有一天會自作孽地自取滅亡的。」
「他確實是死了。」
「嗯,心臟病發作。他一直在透支體力,狂歡作樂,不是嗎?」沙奇點點頭道。時尚書屋
沙奇的女兒美雪端上茶來。時尚書屋
「謝謝……」
說著,弓江慢慢地啜了一口茶,「真好喝。」
「謝謝!」美雪微笑道。時尚書屋
這時候,沙奇突然說道:
「你正在談戀愛,對不?」
「哦!」弓江妨了一跳。時尚書屋
「哦,這種事即使不用超能力也可以看得出來。你渾身散髮着戀愛中的女人所特有的光采。」
「這樣嗎?……」
弓江見腆地應道,「請問──」
「但是,其中有障礙,令你傷透腦筋。」
弓江瞠目結舌地看著沙奇。時尚書屋
「你跟你男朋友之間有個陰影。我說的沒錯吧!只要那個影子不消失,你跟你男朋友之間的愛倩就不會有結果。」
「呃……」
「依我的猜測,應該是他的母親吧?」沙奇說道。時尚書屋

弓江心裡一震。時尚書屋
「他的母親,母親的愛是沒有道理的,無論面對再好的女性,她都會一律採取抗拒的態度。」沙奇繼續說道。時尚書屋
「呃,我們暫時不──」
「這是一場悲劇。本來應該結合的一對情人,卻因為「母親」這個第3者而無法結合。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否則他和你都將身陷不幸。時尚書屋
而他的母親又如何呢?也是一個不幸的人。總有一天,兒子對自己的愛會轉化成怨恨。不可以哦!你不能就此打退堂鼓喲!你應該貫徹你的愛。有障礙,就應該剷除掉它。」
弓江奮力地試着站起來。時尚書屋
「爸爸,你真失禮!」
在一旁的美雪說道,「自己一個勁兒地猛講。」
「哎呀呀,真是抱歉。」
沙奇稍稍笑了一下,接着又說,「你看我整天光聽那些年輕女孩的心事。偶爾有像你這種成年女士來,往往會講得太多。請多包涵。」
「不……」
弓江嚇出一身冷汗。時尚書屋
「呃,你說找我有事!」
「是……。你認識一個姓吉川的人嗎?」
「吉川?是這裡的事務課長。不過呢,他屬下的職員卻只有美雪一個。其他的都是打工的。」
「吉川先生從前天開始就沒來上班了!」
「吉川先生很少請假耶。──刑警小姐,吉川先生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他死了。」
美雪尖叫了一聲。沙奇則眉頭探鎖。時尚書屋
「死了!……。吉川他……!」
「是的。昨天晚上在大樓的工地現場。」
「意外嗎?」
「從很高的地方往下跳。」
「這麼說──是自殺?」
「可以這麼說。現場也有目擊者。」
「到底是怎麼回事?」
沙奇搖搖頭道,「大概是有什麼須惱吧!是我疏忽了,什麼也沒發現。美雪,你有沒有聽他提起過什麼?」
「沒有……。我也嚇了一大跳。」
事實上美雪的臉色因為這個打擊而青一陣白一陣的。時尚書屋
「而且還不只如此。」
弓江接着又把吉川持有一把二二口徑手槍的事告訴沙奇和美雪。”兩位有沒有想到什麼線索?”
「不,完全想不起來。又要給你添麻煩了。」
「我想再到他家調查一下。」
「美雪,去把吉川家裡的住址拿來。」
「是。」
美雪很快地走出房間。時尚書屋
「──美雪跟吉川很熟,她受到的打擊一定不小。」沙奇說道。時尚書屋
「吉川先生的家人呢?」
「只有他跟太太兩個人。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必須請他的家人去確認屍體。」
「我也去吧!只有奈奈子一個人實在太可憐了。」
「他的太太叫奈奈子,是嗎?」
「年紀退很輕好像才二十七,八歲。由於吉川已經年過四十,所以常常被嘲笑,說他老牛吃嫩草。」
美雪把寫着地址,電話的便條紙交給弓江。時尚書屋
「謝謝。──那這裡的工作結束後,請跟奈奈子一塊兒到停屍間來一趟。」
「好的。」
「打擾了。」
弓江和美雪一起離開沙奇的房間。時尚書屋
「好大的打擊?」
美雪說道,「吉川先生是一個好人,怎麼會──」
弓江臨走的時候突然回頭問了一句:
「美雪小姐,吉川先生一直都有戴錶的習慣嗎?」
美雪一副迷惑的表情,說:
「是……的。長久以來,他一直很鍾愛一隻浪琴錶。有什麼不對嗎?」
「不,沒什麼。──那,後會有期嘍。再見!」
說著,弓江往門外走去。時尚書屋
樓梯間還有一大群女孩子大排長龍地等候與沙奇見面。時尚書屋
弓江下樓離去。時尚書屋
沙奇的話來得太突然了,令弓江有點招架不住。時尚書屋
母親,兒子都將陷入不幸……。時尚書屋
剷除障礙……。時尚書屋
不要!不要!弓江用力地甩甩頭。真是荒謬。幹嘛相信那些江湖術士的話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