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戀母刑警VS占星館主》 第 2 頁


「這一點您不用擔心。伯母,組長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那當然。小努是個優秀的警官呀;只不過,有時候也有女孩子在積極勾引他──」「媽咪──」「我又沒說是弓江小姐,我只是一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5)

「這一點您不用擔心。伯母,組長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

「那當然。小努是個優秀的警官呀;只不過,有時候也有女孩子在積極勾引他──」
「媽咪──」
「我又沒說是弓江小姐,我只是一般而言。」
雖然大谷努的母親這麼說,但很明顯的,箭頭指的就是香月。時尚書屋
「伯母,這是奉課長的命令行事的,如果您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麻煩您向課長申訴。」
「哎喲!我去講沒關係嗎?如果你不踉小努一組的話,不會寂寞嗎?」
兩個人的言談之間充滿了火藥味。時尚書屋
危險危險!弓江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果賭氣地說一句「才不會咧」,那正中了大谷努母親的圈套。但是,如果承認「會寂寞」的話,那她必定會到課長那裡去告狀說她「把私人感情帶到工作上」──。考慮過各種可能的後果之後,弓江暫且敷衍了一句:
「組長一直認為我是一個有能力的部下。」
「媽咪,能不能給我一杯茶喝?」
大谷插嘴道,試着轉換話題。時尚書屋
「好,好。」
──大谷的母親連保溫瓶都帶來了。時尚書屋
「謝謝。──還是喝口茶最能讓身體暖和起來。」
「小努!」
大谷的母親突然大喊道。時尚書屋
怎麼說三個人擠在這部狹窄的車子裡,突然聽到這一聲具有震破車窗的威力的叫聲,也無怪乎香月和大谷差點跳起來。時尚書屋
「怎,怎麼啦?媽咪?」
「怎麼啦?看你身上濕成這個樣子!」
「沒關係啦!已經乾多了。有任務在身的時候這也是沒辮法的。」
「趕快換一下衣服,這樣會感冒的。」
「我又沒準備。」
「我給你帶來了。」
大谷的母親在袋子裡翻了一下,說:「我看外面在下雨,就給你帶來了,以免到時候要換穿找不到衣服。真是太好了!我的預感真準。」
大谷努的母親就像變魔術般地從袋子裡掏出了上衣,長褲,白襯杉,領帶……。一旁的大谷努看得目瞪口獃……。時尚書屋
「──媽咪,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大谷努之所以會如此難為情是因為座位上還擺着汗衫和內褲。時尚書屋
「幹嘛!換件新的內衣感覺不是清爽多嗎?逮捕犯人的時候也帶勁兒多呀!」
「這種東西,您叫我在哪裡換嘛?」
「哎呀,在這裡換不就得了ㄥ在媽咪面前存什麼好難為情的?我連你的尿片都換過的呀!」
「我到外面去。」
香月把吃過的便當盒放進塑膠袋裏,說:「我順便把這個拿去丟掉。」
「好呀,你慢走啊!」大谷的母親咧着嘴笑道。時尚書屋
擇着傘,走在雨中的香月弓江往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垃圾桶走去。時尚書屋
在車子裡換內褲這種事挺稀奇的。至于到底需要步少時間,弓江也無從測起。時尚書屋
雨,依然不停地下着。以秋天來說,實在是冷了點。時尚書屋
弓江走到樹蔭下,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弓江想起那位少女正好也把雨傘和放衣服的袋子放在樹下。看了一下身旁的袋子,樹梢的雨滴正「剝,剝」地掉落在袋子上。弓江把袋子移開了一點。時尚書屋
那個女孩遠在祈禱嗎?時尚書屋
弓江往石階看了一眼,那位少女正好從石階上下來。當然,衣服濕淋淋地貼在身上,而弓江雖然離少女相當遠,但仍可看出少女的手腳以及臉龐都極為蒼白。時尚書屋
下了石階之後,少女一直雙手合掌她做祈禱狀,口中唸唸有辭,然後又開始走上石階。時尚書屋
以時間來計算的話,少女這樣來來同回地爬上爬下大概已經有三十趟了吧。看她的外表根本不像是個身體很強健的女孩,大概是憑一股毅力吧!
弓江往車子的方向瞄了一眼,心想,再等一會兒吧!大谷的母親一定連她那「寶貝的小努」
的頭髮也用毛巾擦得連一滴水都不留吧!
──偶爾弓江也會對這份感情感到疲憊,但是,一看到大谷努的母親,心中反而會湧起一股鬥志。以這一點來說,大谷努母親的存在反而彌足珍貴。時尚書屋
雖然如此,──但是,和大谷的母親之間的「冷戰」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正當弓江想得入神的時候,剛纔那個少女又從石階上下來了。到達地面之後,一直閉着眼睛,好像在祈禱什麼似的,然後……。時尚書屋
弓江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少女突然渾身無力地昏倒在地上。時尚書屋
弓江跑過去抱起少女。時尚書屋
──身體冰冷得嚇人。時尚書屋
「得叫救護車才行!」
弓江說道。就在這時候少女張開嘴巴,喃喃說道;「──原諒我。」
「□!」
「原諒我……建介……」
弓江的視線忽然被少女的左手吸引住。時尚書屋
少女的左手掌上大概是用油墨筆寫的吧,寫着「建介」兩個宇。時尚書屋
打開少女的右掌,弓江嚇了一跳。右掌上只有一個字「咒」。時尚書屋
第2節 采病的客人
「累慘了……!」
大谷在短短的十分鐘內已經連打了四個哈欠。時尚書屋
「──睡一下吧,實在撐不下去了。」
弓江說道,「反正監視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天早就亮了,就快中午了。時尚書屋
──通緝中的小山泰已經被人看見在大阪出現。於是兩個人便暫時停止監視的工作,到一家小餐廳喝咖啡,稍作休息。時尚書屋
「你也累了吧?」
大谷說道,「昨晚為了那女孩住院的事又忙了一晚上。」
「不過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時候年輕人反而更迷信呢!」
「可是,這種時代竟然還有「下咒」這種事……。而且在大雨中連續祈禱了三天。」
──弓江把昏倒的少女送到皆院住院後,由於不放心便打電話到醫院詢問少女的情況。院方表示少女除了發高燒,引起肺炎外,體力還算好,不用擔心。時尚書屋
「你媽還在等你呢!」
被弓江這一說,大谷有點難為情地說:
「實在傷腦筋,她老是把我當作三歲小孩。」
「對父母而言,孩子永遠是孩子。」
弓江邊說,眼睛邊看餐店角落的電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