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戀母刑警VS占星館主》 第 25 頁


沙奇把照片交還給大谷。大谷把照片放進口袋之後,說:「事實上,我們已經用電腦把歹徒用來脅迫死者的照片的灰燼複原了。那是一張一男一女躺在床上的照片。雖然無法看清楚男人的臉。但是,照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35)

沙奇把照片交還給大谷。大谷把照片放進口袋之後,說:

「事實上,我們已經用電腦把歹徒用來脅迫死者的照片的灰燼複原了。那是一張一男一女躺在床上的照片。雖然無法看清楚男人的臉。但是,照片的角落部份沒有燒掉,經過放大比對之後,知道那是男人的外套。」
「哦。可是光憑一件外套──」
「照片上可以看到外套的裡襯。」
大谷繼續說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大谷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翻開裡襯給沙奇看。時尚書屋
「這裡綉有名字。經過放大之後,看出上面繚的是「吉川」。」
過了半晌。時尚書屋
「──吉川,是嗎?」
沙奇問道,「可是這姓很普通呀!」
「沒錯。但是,貴館的事務課長吉川先生不明原因地自殺身亡,而且身上還有一把槍。此外,跟吉川發生關係的賓戶老師的妻子連續被人以照片脅迫。同時,把照片交給賓戶老師的女學生佃旬子又自殺身亡。時尚書屋
佃旬子原本打算到你這裡來的。可是似乎在半路上又改變了心意。──你不認為這一連串的事件很不可思議嗎?」
「聽你這一說,我倒是深有同感。」
沙奇說道,「但是,這也有可能只是巧合啊!」
「的確。──不過我們是在非巧合的前提之下進行調查的工作。」
「希望我能略盡綿薄之力。」
「請務必幫忙。」
沙奇和大谷之間有一股緊張的氣氛。時尚書屋
「──你不知道吉川和那位女士過往甚密的事嗎?」
「不知道……。吉川已經有個年輕的太太了呀,我一直認為不可能。」
「原來如此。──或許是另有其人。現在我們正針對賓戶老師他太太所交往的對象進行調查。無論當事人如何隱藏,總會有人看見的。」
「或許吧。」
「那,我告辭了。」
大谷站起來說道,「───再見,如果你想到什麼線索的話,請跟我們聯絡。」
「辛苦了。」
沙奇說道,「你連一口紅茶都沒喝哪!」
「真是抱歉,今天因為工作的關係已經喝了好多飲料。」
大谷微笑了一下,然後往外走。時尚書屋
外面有一大群少女正在排隊等候。大谷走下樓。時尚書屋
剛剛踏出大樓,這時候「──組長先生!」
有個聲音喊着,大谷回頭一看。時尚書屋
美雪正小跑步地往自己的方向跟來。時尚書屋
「有什麼事嗎?」

「呃──我聽到你跟家父的談話了。」
美雪呼吸有點急促地說道,「我……我父親……」
「你父親!」
「我爸爸跟──吉川先生的太太──那個──很親密。」
「原來如此。」
「我不知道是誰先主動的。但是,吉川先生在外面有女人,而我爸爸跟吉川奈奈子也……。由於是一位少婦,而吉川先生又太忙了,引起他太太的不滿。每次見面總會東抱怨西抱怨的。」
「奈奈子女士現在仍然跟……?」
「我爸爸嗎?──大概吧?」
美雪點頭道;「我爸爸說今天晚上有應酬,但我認為是要去跟奈奈子小姐見面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
大谷微笑道,「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
美雪臉上突然出現兩朵紅暈,說:
「因為我喜歡大谷先生你這樣的人。」
「那真是萬分榮幸。」
「那,我回去了。」
美雪折回原路跑回去。大谷目送着。隨即聳聳肩,然後信步往前走去。時尚書屋
口袋裏的照片。沙奇已經摸過那張賓戶老師他太太的照片了。時尚書屋
上面底該有沙奇的指紋才對。──我倒要看看沙奇到底是何方神聖?時尚書屋
12馬「你怎麼了!」女人問道。時尚書屋
女人慵懶地躺在床上。時尚書屋
「我該回去了,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山仲說著,系好領帶。時尚書屋
「這我當然知道。」
女人說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
「你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你平常不會這麼帶勁兒的呀!」
山仲笑了一下,說:
「精力過剩吧!要不要再戰一回!」
「那太浪費了。」
女人笑道,「──歡迎再來啊!」
「嗯。」
說著,山仲從皮夾中抽出幾張萬圓鈔票放在桌上。「──去買點東西吧。」
「謝啦。要不要叫計程車!」
「不用了。我自己叫就行了。」
山仲邊穿外套邊說道。時尚書屋
「現在幾點?」
「十二點。哦不,快十二點半了。」
山仲把風衣掛在手上,說,「我走了。」
「不送了。我已經沒有力氣爬起來了。」

女人在床上揮揮手道……

山仲大步離去。時尚書屋
夜晚的道路上連個行人都沒有,四周一片靜謐。時尚書屋
山仲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時尚書屋
白天的那個「幻聽」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已不足以放在心上了。時尚書屋
擁着女人,盡情地燃燒體內的精力,現在已經感到神清氣爽了。也許這種做法太單純了,但是無所謂,重要的是可以證明自己的身體很好。時尚書屋
披着風衣,輕快地走在稍嫌寒冷的夜路上。時尚書屋
不知不覺的,山仲忽然有種吹口哨的衝動,雖然技術並不怎樣高明。時尚書屋
早知道應該讓武田在這裡等我的。時尚書屋
但是──稍微走一下也不錯。夜風也挺舒服的。時尚書屋
大廈林立在兩側的道路上,自己的腳步聲在四周迴響着。登,登,登……。時尚書屋
嘶──地後面傳來一個怪聲,山仲回頭一看!
那裡──有一匹馬!
山仲揉了好幾次眼睛,用力地搖搖頭,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今天下午在公司的走廊也看見過。當然啦,這種東西有可能是幻覺或是其他的的……不是真實的。時尚書屋
這種地方不可能有馬嘛!
「消失!」
山仲大吼,「走開!我才不怕咧!」
馬變成兩匹。呼呼地邊吐氣邊定定地望着山仲。時尚書屋
「滾一邊去!」
山仲吼過之後便率性地轉過身大步往前走。時尚書屋
噠噠噠……。馬逐慚向自己逼近。時尚書屋
不要放在心上。──那是幻覺,不管它。時尚書屋
山仲加快腳步往前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