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戀母刑警VS占星館主》 第 4 頁


「好的。你別這麼客氣。剛剛還睡得迷迷糊糊的。」──打開病房門,倉林文代吃驚地望着裡面,然後張口結舌地問道:「你,你是誰?」──兩人房的一張床上躺着倉林良子,床邊有一個高
作者:待考 / 頁數:(4 / 35)

「好的。你別這麼客氣。剛剛還睡得迷迷糊糊的。」

──打開病房門,倉林文代吃驚地望着裡面,然後張口結舌地問道:
「你,你是誰?」
──兩人房的一張床上躺着倉林良子,床邊有一個高大魁梧的男人背對著床站着。時尚書屋
聽到文代的聲音,那男人緩緩回過頭。時尚書屋
──第1眼看到那男人,弓江便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時尚書屋
大概是外國人吧。頭髮跟眼睛雖然都是黑色的,但輪廓卻非常深,膚色微黑。濃眉下黑而深邃的眼睛靜靜地看著弓江和文代。時尚書屋
黑西裝,黑長褲,領子上打着蝴蝶領結。以一個采望病人的客人來講,這身打扮實在有點突兀。──弓江聯想到魔術師之類的人。時尚書屋
「您是倉林小姐的母親嗎?」男人問道。時尚書屋
「你是?」倉林文代問道。時尚書屋
「今媛的朋友。」
男人說道,「我到這裡來看看她的情況她已經好多了。那我就放心了。」
「是……」
「那,我失陪了。」
男人禮貌地微笑了一笑,然後像一陣風似地從弓江身旁擦身而過。時尚書屋
弓江突然聞到一股奇特的味道。──好像是綫香之類的味道。時尚書屋
「媽媽!」
有個聲音喊道。時尚書屋
「良子!」
文代趕到病床房,「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
「嗯……輕鬆多了。──」
的確,良子的臉上已經恢復了紅暈,眼神也光采多了。時尚書屋
弓江雖然有點猶豫,但出了病房之後,仍然決定找一下剛纔那個男人。時尚書屋
弓江發現那男人正悠哉地走在前面走廊的盡頭。──腳程真快!
「──對不起!」
好不容易終於追上去,弓江喊道。時尚書屋
「找我有事嗎?」
那男人還是跟剛纔一樣,以頗具戲削效果的語調問道。時尚書屋
「抱歉,能不能請教您尊姓大名?」
弓江報上自己的身分之後客氣地問道。時尚書屋
「哎呀呀……你是刑警呀!」
說著,男人從口袋裏掏出名片,說:「這是我的名片。」

名片上印着「幸福之綰.館主,沙奇、岩」
「幸福之館?」
「是的,就是做當今最流行的占星以及白魔術的地方。」
沙奇、岩當然不可能是本名。時尚書屋
「倉林良子是貴館的客人嗎?」
「沒錯。」
男人說道,「不過,這是一種類似「心理輔導」的服務,因此協談的內容無法向你報告。」
「我知道。」
弓江無權逼問對方不願透露的事。時尚書屋
「本館絶對不是那種不三不四的場所。」
那位名叫沙奇的男人說道,「如果你有興趣,歡迎你到本館來。」
「謝謝你的邀請。」
弓江說道,「能不能請教你一個問題!」
「什麼事?」
「你怎麼知道倉林小姐在這家醫院住院!」弓江問道。時尚書屋
沙奇有點促狹地笑了一下,說:
「那就是我之所以成為占星師的地方呀!──我是很想這麼說啦,但其實是醫院打電話通知我的。」
「醫院?」
「因為良子小姐的皮包裡有我的名片。」
沙奇.岩說完之後又微笑了一下,然後對弓江說:「那麼,香月小姐,我們後會有期了。」
──弓江目視那男人的背影,然後折回倉林良子的病房。時尚書屋
「──咦,你可以起床了?」
弓江看到倉林良子坐在床上,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燒已經退了。」
倉林良子瞠目結舌地說道,「剛剛明明還燒得很厲害的。」
「那位大師別剛用手摸過我。」
良子說道,「燒很快就退下來了。」
「大師?──你指的是剛剛那個人?叫做沙奇什麼的……」
「是的。他是一個法力無邊的人。他很瞭解我的情形,無論任何問題,他都會為我解決。」
「良子……」
「媽媽,您不用擔心。我並不是加入什麼奇怪的新興宗教,只是拜託他幫我卜卦而已。」
「良子小姐。」
弓江說道,「你知道田崎建介猝死的事嗎?」
良子連眉毛都不動一下,說道:
「嗯,我知道。──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第3節 領帶

「對不起。」
弓江打招呼道,「請問你是水井綠美小姐嗎?」
「是……」
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那個女孩茫然地應道,「你是誰?我的歌迷嗎?」
很遺憾,弓江連水井綠美是個藝人都不知道。時尚書屋
弓江是看到她獃獃地坐在電視台的員工專用餐廳裡,猜想大概是幹這一行的吧。否則只會當她是個「奇裝異服」的女人。時尚書屋
據弓江打聽到的,她應該只有十九歲。但是,大概是濃妝艷抹的打扮和不健康的生活吧,使得她的肌膚顯得非常粗糙,要不然,就是她謊報年齡。時尚書屋
「我想請教你幾個有關田崎建介的問題。」
弓江拉過一把椅子,在水井綠美的旁邊坐下來。時尚書屋
「啊……建介的事啊!要照相嗎?」
「照你!不,我想沒有必要。」
「這樣啊……。如果要照相,那我得先點個眼藥水。報導的時候要記得說我眼眶濕潤哦!」
水井綠美滔滔不絶地說著。時尚書屋
弓江差一點沒笑出來。時尚書屋
「我是警察。」弓江不疾不徐地說道。時尚書屋
水井綠美不知為什麼突然慌亂起來,急急說道:
「我……我什麼也不知道。──」
說完,又作賊心虛地把眼光移開。──弓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個水井綠美不是吸大麻,就是海洛因。所以弓江表明自己的身分時,以為是來取締她的,才嚇得方寸大亂。時尚書屋
弓江暫時先不管這件事,哭笑不得地對綠美說:
「我正在調查田崎建介的死因。你不是正在跟他交往嗎?」
「呃……是啊,可以這麼說。」
水井綠美做作的樣子真是今人忍俊不住,「呃,但是,你們報上是不是會說我是建介的「女朋友xxx」呀?」
「那我就不知道了。刑警只負責寫報告,不負責採訪報導。」
「哎唷,原來是這樣啊!」
──好一個沒有大腦的女人。時尚書屋
「田崎建介以前有沒有過心臟病發作的紀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