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哥,我要嫁給你 第 19 頁


老四說三哥算了,我去把火車票退了;顧城說過,一直以來,小嬋都是他手心中的寶貝,但是在那段時間裡,他感覺到很多事情離他漸漸遠去,他拉都拉不回來,失落和痛苦佔據着他生活的全部,他說他想到了父親,甚至聽見了父親的責罵,他說
作者:金木習禾 / 頁數:(19 / 0)

我們能怎麼說,老四看了看我,只是一個勁的抽菸,而我的腦子更加混亂了,我不知道在這件事情中誰對了、誰錯了,或許誰也沒有錯,錯的是天意,是天意讓他們倆個都受到了傷害,至少在那一瞬間;我說大哥你太衝動,顧城不說話了,只是默默地看著窗外,默默地抽着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中午的時候,老四去了趟學校,回來說小嬋就一直躺着,什麼話也不說,琳兒就一直陪着她,老四說下午我們要過去,小嬋說不要,她只想一個人安靜,她還說讓四哥和顧城路上小心,她就不去車站了;這讓顧城不知所措,執意還是去了學校,結果小嬋沒有出來……

第 二 十 九 章

那個下午,我們一直在學校獃着,那裡也沒去,沒有言語,只有滿地的煙頭;一夜未睡,沒有一絲睏意,傍晚的時候,我問,大哥你還去北京麼,顧城搖搖頭,說現在哪也不想去,什麼也不想做;老四說三哥算了,我去把火車票退了;
顧城說過,一直以來,小嬋都是他手心中的寶貝,但是在那段時間裡,他感覺到很多事情離他漸漸遠去,他拉都拉不回來,失落和痛苦佔據着他生活的全部,他說他想到了父親,甚至聽見了父親的責罵,他說他想到了和小嬋這風風雨雨的二十年,一路走來,有歡樂有悲傷,但是一直都有依靠;他說他不敢想將來,或者說不想再有什麼將來;
小嬋病了,就在那天晚上,琳兒上氣不接下氣地找到我們的時候,把我們嚇了一大跳,說小嬋發高燒,說胡話了;顧城瘋了一樣衝進小嬋的寢室,老四趕緊跑到學校門口叫出租車,而琳兒跟在後面忙着和看門的阿姨不斷的解釋着;
小嬋的額頭滾燙的嚇人,眼淚一滴一滴地從眼角流出來,嘴裡含糊不清地說著什麼,對顧城和我的呼喊都沒有反應,那種景象非常可怕;我說趕緊去醫院吧,顧城突然有所反應,抱起小嬋就衝了出去;學校門口不讓出租車進來,這讓老四很是惱火,等我們到門口的時候,老四差點和門衛動起手來;顧城說那個時候的感覺就和小時候背妹妹去醫院一樣,一種死亡來臨的感覺,雖然自己渾身無力,幾盡虛脫,但是他不會放棄;而小嬋在回憶的時候說,那個時候暈沉沉的,似乎在雲裡霧裡,但和小時候不同的是,她突然感覺沒有了依靠,雖然她知道她躺在哥哥的懷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嬋說那時候在寢室想了很多,想自己是個多餘的人,這二十年的光陰只不過是上天開的一個玩笑而已;她想到過死,反正當初就應該死在鐵路邊,可是,爸爸的影子一再在她的腦海中出現,雖然這個爸爸突然有些陌生,但是她忘不了她騎在爸爸脖子上去看爸爸踢球,忘不了爸爸每次回來都會給她買好吃的,忘不了爸爸每到夏天的時候就坐在她床邊給她搧風去涼;而更讓她難忘的是她和哥哥十年來的相依為命,難忘哥哥每次放學拉著她的手回家,背她過小橋,難忘哥哥為了她被打的渾身是血,難忘哥哥給她冬天暖被窩,難忘哥哥大學裡辛苦的打工,難忘哥哥的太多太多,於是她在內心極度痛苦、矛盾、壓抑;
體溫表上顯示是40.4度,醫生說這是成年人少有的體溫,說你們怎麼搞的,小姑娘身體這麼虛弱;而顧城就一個勁的和醫生說對不起,說醫生你趕緊救救她,說醫生要用最好的藥,多少錢都無所謂……
那一晚,顧城又沒有睡,一個晚上守在小嬋的病床前,默默地看著輸液管裡滴答滴答的藥水,默默地看著躺着的小嬋,時不時去摸摸小嬋的額頭,另一隻手一直拉著小嬋的手,沒有松過;琳兒在病床的另一側伏着睡着了,而我很多次和老四走進病房的時候,琳兒都醒了,顧城居然都沒有察覺……。那天晚上,護士給小嬋換了兩身病服,每身都能擰出半盆汗水來;
早上,顧城走了出來說你們回去休息吧,我說大哥還是你回去吧,昨天我和老四在值班醫生辦公室裡睡了會,看你眼睛都紅的,兩個晚上沒有闔眼了;顧城不願意,說我在着獃着,小嬋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來;我們也沒有多說什麼;顧城說過,那時候,他一刻也不想離開小嬋;
快近中午的時候,小嬋醒了;

第 三 十 章

小嬋醒過來的時候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我們幾個都圍在她的病床前,我們儘量保持着微笑,小嬋就那樣傻傻的看著我們,似乎有話說,似乎又不想說;醫生說她需要調理,身體很虛弱,希望我們不要打擾她,而我們也覺得這個時候應該給他們兄妹一個空間,於是都退了出去,琳兒說真的有點餓了,吃飯去吧;
老四說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小嬋有這樣的身世,我們說是啊;老四又說不知道大哥還去不去北京,回頭問問;琳兒說出了這事大哥估計不會去了,反正上海也挺好的;我說這幾天變故太大了,小嬋肯定一時接受不了,再說現在小嬋身體這麼差,大哥去了也肯定不放心,不過,工作的事情也是大事;很矛盾的;一頓飯吃的沒有什麼味道,只是填飽了肚子;
中午我們讓琳兒先回學校休息去了,她也夠累的;老四說暫時也緩緩去北京,反正考研也不急;吃完飯出來的時候,我找了個公用電話給二哥家打了個電話,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和他說了說,結果二哥一連說了好幾個「不會吧」,沉默了好久,只有嘆氣,完了問小嬋和大哥情況怎麼樣了,說要不要他過來,我說不用了,來來去去麻煩,二哥一再叮囑我照顧好他們;說要是工作時間定下來有空的話就回來一次,我說到時候再說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