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哥,我要嫁給你 第 21 頁


,感覺實在是累了,橫七豎八地就躺在客廳裡迷糊了,迷糊中感覺顧城老是一會起來一會起來的,迷糊中感覺小嬋和琳兒都起來了,刷牙洗臉什麼的,迷糊中聽見顧城和琳兒在說些什麼,沒聽清;迷糊中聽見廚房裡磁拉磁拉的聲音,迷糊中就被琳兒拉
作者:金木習禾 / 頁數:(21 / 0)

我們去了學校附近我們經常去的那家排擋,點了幾個菜,要了幾瓶酒,沉悶地喝着;一會兒顧城先說話了,說老三老四這幾天我象過了幾年一樣……。我們默默地聽著,但是卻沒了下文;良久我嘆了口氣,說,大哥,事情已經這樣了,你也不要多想了,再怎麼說你們是兄妹,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但你們這麼多年了,比親兄妹還親;顧城似乎很難受地搖了搖頭說,這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最愚蠢的事情,老四說大哥你別多想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後來,顧城和我說了很多,說讓我在上海一定要照顧好小嬋和琳兒,說有時間就多陪陪她們,說有什麼情況一定要告訴他,我說沒問題;天快亮的時候我們個二哥打了個電話,說火車經過濟南的時候來站裡見見面,二哥在電話裡問了我大哥怎麼樣,我說沒事了;
回去的時候,小嬋和琳兒還沒有醒,我們買了點早飯,感覺實在是累了,橫七豎八地就躺在客廳裡迷糊了,迷糊中感覺顧城老是一會起來一會起來的,迷糊中感覺小嬋和琳兒都起來了,刷牙洗臉什麼的,迷糊中聽見顧城和琳兒在說些什麼,沒聽清;迷糊中聽見廚房裡磁拉磁拉的聲音,迷糊中就被琳兒拉起來說吃午飯了,一桌菜,幾碗飯,沒有酒;
顧城總是給小嬋夾菜,但是小嬋吃的不多,後來老四下去買了個大西瓜;吃西瓜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小嬋以前總是很霸道地和琳兒霸佔一半,然後拿勺吃,耀武揚威地看著我們;而我們兄弟幾個吃半個,顧城總是讓我們吃,說你們看著吧,小嬋一會就會剩下的,結果每次都是顧城給小嬋和琳兒打掃那半個西瓜的殘局,吃的紅裡翻了白;而今天沒有,大家只是默默地吃着,西瓜雖甜,但似乎我們都沒有感覺到;
看了看行囊,我突然有種離別的傷感,似乎在什麼時候感覺過;小嬋本來說不去車站了,顧城有些失落,沒有說話,只是沉默了很久;可是我們準備出門的時候,小嬋突然說要去車站;我們叫了兩部出租,顧城和小嬋在前面,我和老四琳兒在後面;車上我說老四你到北京了多陪陪大哥,老四說那一定,反正自己也是閒人,正打算去北京逛逛皇城泡泡妞,琳兒說四哥就你最不正經,我們都笑了,我不知道那部車裡是什麼樣的情景,沉默?傷感?還是其他?時尚書屋
火車站似乎又熟悉又陌生,我們買了站台票,隨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進了站;琳兒似乎已經控制不住了,在候車大廳里拉着顧城和老四就哭了起來,鼻涕一把、眼淚一把;而小嬋就靜靜地坐在那,看著大屏幕,不說話;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我能感覺到那種離別漸漸到來的無奈;
檢票了,上了站台,一路無語;站台上有幾個畢業的人,互相摟抱著,淚水撒了一地;顧城和老四上車放好行李又下來了,我突然有控制不住的感覺,摟着他倆就哭出聲來;顧城說,兄弟保重,老四緊緊地摟着我掉着淚一遍一遍說,我還會回來的,我還會回來的……;許久沒有分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嬋落淚了,顧城走過去,沒有說話,牽起她的手,隨後又攬入懷裡,我看見了小嬋抽泣的身影,一抖一抖的;顧城只是淡淡地說乖,別哭了;然而小嬋卻越哭越凶,卻沒有一句話;琳兒哭的蹲在了地上,我去扶她,老四狠狠地抽着煙,空空的煙盒被老四捏成團,扔出很遠很遠;
發車鈴響了,我走了過去,拍拍顧城;他鬆開小嬋,看著淚痕林亂的面孔,愛憐地擦去小嬋臉上的淚水;小嬋在這個時候似乎平靜了……
顧城說老三你們走吧,我說等車走了吧,顧城說別這樣,我說沒關係;
火車開動的一瞬間,我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看著老四和顧城在窗口同樣流淚的臉,我開始和琳兒隨着火車跑,而小嬋先是靜靜的看著遠去的列車,突然就哭着瘋了一樣跑了過去,一直追到站台的盡頭……
多年後,我依然記得站台的盡頭,鐵軌似乎是無限長的延伸,沒有終點……,兩旁閃爍着紅紅綠綠的燈,象是一雙雙眼睛,而城市的喧囂似乎在那一刻停滯了,只留下我們傷心的背影……

第 三 十 三 章

很多年過去後,小嬋說那次依偎在顧城的懷裡,突然又回到了以前那種有依靠的踏實感覺,但是那種感覺很短暫很短暫,然後她就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拉她,而她就在這兩中力量裡被拖的支離破碎,心痛不已;
火車一輛一輛地進站、一輛一輛地出站,我們就那樣站着,過了很久,琳兒說我們回去吧,小嬋沒有反應,我看著她站在風中、頭髮凌亂的樣子,想著顧城和我說的話,想著這幾天的變故,突然心疼,我不知道小嬋是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只是在我記憶的最深處總有小嬋那天風中無助的影子,很孤單很孤單;
天黑了,我們沒有打車回家,小嬋說想去外灘逛逛;外灘很多人,有一對對的情侶,有一群群的遊客,還有父母帶著小孩放著小小的風箏,我們就這樣慢慢的走,慢慢的看,誰也不說一句話;我們從南京路外灘一直走到快到十六鋪,小嬋說,小哥,咱們回去吧;車上的小嬋一直看著窗外,外面的燈光在車窗上滑過一道道美麗的光環,在光環的那頭,是小嬋憔悴的臉;
回到我租的房子,看著還沒有收拾的碗筷,看著顧城和老四留下的煙,突然又感到一陣難受,隨之而來深深的失落;小嬋就怔怔地坐在床邊,琳兒說她去買菜了,我說還是我去吧,你在家陪着姐姐;為了聯絡方便,我和房東商量着去給我們裝個電話,房東答應了;說這兩天就去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