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哥,我要嫁給你 第 22 頁


心吧,挺好的;剛去北京的顧城是很忙的,忙着租房子、辦各類證件、業務實習、培訓;而老四成天閒人一個,吃飯睡覺等通知,據說還經常混到學校去踢球,過過癮;顧城說北京挺好的,沒上海那麼洋氣,但是有文化味道,說天氣有點幹,小嬋要是
作者:金木習禾 / 頁數:(22 / 0)

二哥的工作也定了,在當地的一家公司做技術支持,據說經常會出差來上海,這讓我挺興奮的,二哥還說那天在濟南見到大哥的時候都不敢認了,憔悴的可以,於是我們倆在電話裡深深地嘆氣,二哥說小嬋好麼,我說挺好的,就是很長時間沒有見她笑過了,二哥說暑假別讓小嬋和琳兒回學校了,就住你那,我說我會的,二哥說你小子啥時候工作,我說8月下旬吧,等公司的通知呢,二哥說媽的兄弟們一定要好好掙錢,我說那是肯定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顧城和老四到了北京後暫時住在顧城的一個老鄉那裡,給我們報了平安,說一切都挺好的,顧城在電話裡問小嬋怎麼樣,我說大哥放心吧,挺好的;剛去北京的顧城是很忙的,忙着租房子、辦各類證件、業務實習、培訓;而老四成天閒人一個,吃飯睡覺等通知,據說還經常混到學校去踢球,過過癮;顧城說北京挺好的,沒上海那麼洋氣,但是有文化味道,說天氣有點幹,小嬋要是過來估計不習慣,還說對中關村大失所望,也就是挨着北大熏點書香氣,裡面的人素質真差……
顧城每次和小嬋也通電話,但是似乎話很少,小嬋在電話這頭總是默默地應着,很少說話,而每次接完電話後,小嬋便會發獃好長時間;那段日子很無聊,我有的時候下午去學校踢踢球,只是找不到了感覺,小嬋和琳兒就在家獃着,看電視,晚上回來,吃好飯偶爾打打牌,然後隨便聊聊,早早的就睡了……
顧城走後的兩個星期左右,有次晚飯的時候小嬋說,小哥,我想回趟家;

第 三 十 四 章

小嬋說過,那個時候,她不知道家的定義是什麼,她甚至不知道那個記載着她童年、少年的地方是不是她的家,她需要一個答案,儘管這個答案對於她,是很殘忍;
我說,小哥陪你一起回去吧,她說好;走之前我給顧城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小嬋想回家,顧城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很久,沒有說話,我說有很多事情小嬋想知道,或者說想證實,顧城說是,我說我會一直陪着小嬋的;走的那天天下着雨,小嬋說琳兒你就別去了,我和小哥很快就回來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是我第2次去他們的家鄉,有種久違的感覺,下了車站我們就去了他們的姑媽單位,姑媽看見小嬋來了十分高興,給她叔叔掛了個電話,說晚上回家一起吃飯;小嬋笑了,那是多少天來她第1次笑,那也是看見姑媽後強作的笑容;晚上在姑媽家,晚餐很豐盛,姑媽問了好多,說顧城給她打過電話了,說你們倆孩子過年放假的也不回來看看叔叔和姑媽……
小嬋就默默地聽著,突然,她怔怔地看著姑媽,問,姑媽,哥哥說我不是爸爸親生的,是不是;說著眼淚就下來了;姑媽聽了感覺一怔,隨即看了看叔叔,又看了看姑夫,不說話;小嬋追問,姑媽你說話呀,是不是啊;姑媽嘆了口氣,似乎自言自語說,小城這孩子……
小嬋的嘴唇不停的抖動,眼淚刷刷的掉,叔叔好幾次想開口說話,都沒說出來;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地過去,我似乎想找點話說,不知道說什麼好;突然小嬋大叫,你們為什麼都要騙我,為什麼……隨即大哭起來,聲音很淒厲……
小嬋說,從姑媽和叔叔臉上的表情,她知道事情是真的了,她終於感覺到自己的依靠完全倒塌,說她就像被五馬分屍的那樣難受,她說在那個時候她寧可叔叔和姑媽騙她說你哥哥瞎說的,那樣反而會好受,會有希望,然而,沒有;我已經忘記了那次晚宴是如何收場的,只知道我不停的安慰小嬋,我們倆就像當年和顧城一樣,坐在平台上,我一刻都不敢放鬆,因為那是四樓;小嬋就一直在哭,哭着說為什麼所有的人都騙她,哭着說小哥我就是多餘的人,哭着說了很多很多……
第2天小嬋說小哥你陪我去一下鄉下,在路上小嬋買了很多很多的紙錢,還有爸爸喜歡抽的煙;他們父親的墓在一個很幽靜的竹林邊,能聽到江水拍岸的聲音,小嬋過去後一句話不說,長長地跪着,看著墓碑,一張一張的燒紙,一根一根的點煙;小嬋說那個時候她要告別,她是來感謝父親的養育之恩的,她說也許今後的路她就要一個人走了,沒有親人;
風吹過,紙灰漫天飛揚,小嬋嘴裡喃喃地說著什麼,我不忍心去打擾她;在一旁,坐在石頭上,默默的抽菸,看著江面上來來往往的船,真的很惆悵;過了很久,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嬋站到我身後,說,小哥,我們走吧;一路上我沒有問,沒有說,印象中有知了的叫聲,抽水機的突突聲……
小哥,你能不能拉著我走;小嬋問我,我停下腳步,看著她仍有淚痕的臉,於是牽着她的手,走着,走着走着小嬋又哭了,很傷心很傷心,猛然甩開我,跑回父親的墓前,大聲哭喊,爸爸……

第 三 十 五 章

小嬋說,告別的想法真的很幼稚,其實二十年來,身上流的就是顧家的血液,只不過在那個時候,她真的沒有方向,沒有未來;
小嬋一直在父親墓前獃到天黑,哭了一會就不哭了,也不說話,我在大堤上遠遠的看著,不去打擾她;那天晚上小嬋就執意要回上海,但是到火車站的時候已經沒有車了,於是只能回到姑媽家,姑媽晚上在房間裡和小嬋說了很多很多,几乎通宵,而臨行前,姑媽讓我在上海多照顧照顧小嬋,我說會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