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哥,我要嫁給你 第 29 頁


爸爸放心,說和小嬋都挺好的,說他一定會照顧小嬋一輩子的……小嬋說那年冬天的江風特別冷,特別刺骨,但是她和哥哥在父親的墳前獃了很久很久;就在那年冬天,老四出事了;請大家原諒我,我不想說老四的這件事,他判了10年,但是,
作者:金木習禾 / 頁數:(29 / 0)

二哥也經常出差來上海,二哥是越來越胖了,每來一次,小嬋就會給二哥量一次腰圍,然後告訴二哥說要給二哥畫一個幾何圖形,一如二哥的肚子,鼓鼓的;琳兒又談戀愛了,是去一個公司實習的時候認識的,那個男孩子很執着,不執着的是琳兒,兩個月就被俘虜了,每次都甜蜜的喚她男朋友為親愛的,小嬋就學着琳兒的樣子,所以經常會看見兩人在屋子裡跑來跑去,追逐打閙;快寒假的時候,小嬋也找到了一家公司去實習,每天穿的很職業,也很敬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嬋寒假了,顧城在電話裡說想回家看看,看看爸爸、看看叔叔和姑媽;小嬋比顧城早到家,那年春節他們過得很開心,村子裡的人都說他們有出息,顧城買了很多很多東西去看父親,陪父親喝酒、陪父親抽菸,陪父親說話,小嬋則在一旁默默地聽,顧城說爸爸放心,說和小嬋都挺好的,說他一定會照顧小嬋一輩子的……小嬋說那年冬天的江風特別冷,特別刺骨,但是她和哥哥在父親的墳前獃了很久很久;
就在那年冬天,老四出事了;請大家原諒我,我不想說老四的這件事,他判了10年,但是,也請大家相信我,他是個好人;兄弟的入獄讓顧城很是傷心,很多年過去了他依然感覺很自責,說在北京的時候對老四關心少了……
那年冬天,似乎事情特別多,我遭受了人生最大的打擊,萬念俱灰,顧城知道後和小嬋早早的趕回來,陪在我的身邊;二哥也特地從山東趕來,為的就是陪我喝杯酒,在那一周左右的日子裡,我們彷彿又回到的學生時代;只是很多事情聚集在一起,大家都很傷感;
也就在那個冬天,顧城接到公司的通知,將送他出國培訓三個月,就在分別的那個夜晚,顧城終於向小嬋走出了表達愛意的第1步……

第 四 十 五 章

那天顧城沒有買到去北京的票,就準備從和二哥一起去濟南,然後從濟南走;從火車站回來的時候快傍晚了,小嬋和琳兒在家做了飯,大家似乎沒有感覺到快分別的失落,只是覺得顧城有出國培訓的機會真的很難得,互相說著祝福的話;話題不知道什麼時候轉到了琳兒和她的男朋友身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琳兒說了她和她男朋友的很多,說的我們都唏噓不已,過了一會琳兒突然問我們,大哥三哥你們什麼時候找女朋友啊,我說不找了,麻煩,顧城沒有說話;小嬋開玩笑說想當年還想把琳兒介紹給哥哥,肥水不流外人田呢,顧城若有所思,不知道為什麼,聽了小嬋的那句「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突然有種莫名的感覺,雖然一時說不上來,但是我知道,當時我的感覺似乎和顧城在想的,有所牽連;
顧城和二哥準備去火車站了,氣氛一下子有些傷感,小嬋說哥哥你回北京了什麼時候能出國啊,顧城說等公司安排,小嬋又說,你出國了也要多打電話給我們,顧城說會的,再說也就三個月;那天,琳兒的男朋友開着公司的車來送我們,路上大家都沒有太多的話,看著馬路兩邊的霓虹,顧城有點出神;
也許是工作很久了,也許是經歷了社會,也許是經常電話保持聯繫,送顧城和二哥得時候,我沒有感覺到多少傷感,總覺得這只不過是短暫是分別而已;顧城一個個告別,告訴琳兒和她男朋友要恩愛,告訴琳兒男朋友要對琳兒好,告訴我過去得事情別想太多,有機會多出去散散心;到了小嬋那裡,竟然無言,顧城一遍一遍以手當梳梳理着小嬋的長髮,複雜的眼神,小嬋說哥哥你要早點回來,說過幾個月準備去幾次北京,找工作,說哥哥要注意身體,顧城就一直點頭;
發車鈴響了,顧城輕輕把小嬋攬入懷裡,沒有言語;我看見了小嬋的眼淚,我看見了顧城深深的呼吸,我看見了顧城在小嬋額頭輕輕的一吻……
在那一刻我終於明白了顧城的心思,以前很多時候那種莫名的思緒得到了驗證;其實在知道他們不是親兄妹後,我曾經想過他們或許會成為夫妻,但只是一瞬間的念頭;那天,那個夜晚,在几乎沒有人的站台上,我知道了,顧城愛小嬋;很多年過去了,顧城過告訴我說那個吻他等了很多年,迷茫了很多年,徘徊了很多年,他知道那一吻會改變他和小嬋的一生,無論是兄妹、還是夫妻,但是,有很多東西他不能承受,比如,想念,比如,愛戀;他說他考慮了很久,他問自己能不能給小嬋一輩子的幸福,他說他鼓足了勇氣,他說他不後悔……
小嬋似乎顫抖了一下,在離開顧城的懷抱後,眼神很複雜,不自覺的攏攏頭髮,不說話;顧城轉身上了車,那次,他沒有走到窗口來告別,顧城上車後,小嬋就淡淡的往出口走,心思慎重;
小嬋說那個吻讓她很吃驚,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一遍一遍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可是,她是個女孩兒,她知道那個吻代表着什麼,她的腦子很亂,這一亂,亂了一年的時間;

第 四 十 六 章

在回來的路上小嬋一言不發,好幾次琳兒和她說話的時候,她總是答非所問,到了家,小嬋就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裡面很靜很靜;琳兒沒有看見站台上的事情,說三哥姐姐怎麼了,好像有點不對勁啊;我說可能大哥走了,還要出國三個月,她傷心的吧;我說琳兒今天你回學校住吧,三哥也去公司通宵,讓你姐姐好好靜靜,說的琳兒一頭霧水,一直追問我,也不肯回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