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哥,我要嫁給你 第 37 頁


哭了,哭着說小哥我要去北京,我現在就要去北京……第 五 十 六 章冷靜下來,我給二哥打了個電話,把事情告訴了他;在憤怒之餘我們商量着怎麼辦,最後決定去北京,那個時候就是感覺如果我們在北京,離大哥近一些,心裡會
作者:金木習禾 / 頁數:(37 / 0)

回憶起那段經歷,顧城心有餘悸,說感覺自己就像個犯人,在昌平馱沙子,那裡的人很凶,動不動就罵人、打人,不過那些個所謂管理員看顧城身強體壯的,也只是吼兩聲,不敢動手;而顧城的老闆因為大慶出國旅遊,同事們四處找人也未果,報了警後查到說要麼遣送、要麼大慶後拿錢保人;而那天沒有接到哥哥的電話,小嬋也很心慌,打了過去後沒有人接,小嬋更加心神不寧起來,我一邊安慰着她說大哥肯定沒事的,一邊不停的打顧城的電話,但是打着打着那邊關機了,而家裡電話還是沒人接,我似乎有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終於找到了一個電話,是顧城的一個同事,在北京一起吃飯認識的,撥了過去才知道顧城被關起來了,原因就是沒帶暫住證;我憤怒,極其憤怒;而小嬋知道後則是驚惶,甚至有點虛脫,我趕緊說沒事的,不是犯罪,很快會出來的,小嬋不聽,哭了,哭着說小哥我要去北京,我現在就要去北京……

第 五 十 六 章

冷靜下來,我給二哥打了個電話,把事情告訴了他;在憤怒之餘我們商量着怎麼辦,最後決定去北京,那個時候就是感覺如果我們在北京,離大哥近一些,心裡會踏實一些,尤其是小嬋,自從知道事情後,就六神無主,精神恍惚,很擔心她出什麼事情;
我去火車站,不賣去北京的票,要通行證;去機場,回答是同樣的,再次憤怒;給二哥電話,二哥說要不你們先來濟南吧,我想辦法進北京,似乎也只能這樣了,回去後小嬋簡單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機場;一路上小嬋沒有話,很多次要叫她好幾次她才反應過來,在機場的時候小嬋突然和我說,小哥我真的很害怕,我看著她無助的眼神,只能一個勁的安慰她,雖然自己心裡也沒有底;
二哥通過關係弄到進京的通行證,我們休息了一天開車出發;到了北京已經是大慶前夜了,聯繫上顧城的同事說,過了大慶再說吧;於是,我們就住在顧城的房子裡,那個晚上,我們都沒有睡着,一直到天亮,電視裡已經開始直播大慶了,我們誰也沒有心思看;突然,幾架飛機低空掠過,引的樓下的小孩一片歡呼,而我們只是淡淡的看著窗外,沒多久又看看電視上在天安門前飛過的飛機;我們只希望快些結束,我們好去昌平,這個慶典,我們沒有快樂;而小嬋起身,啪的關了電視,走進臥室,沒多久我們聽見了小嬋的哭聲,雖然很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下午迷糊睡了會,醒來的時候已經天黑了;給顧城同事掛了電話,準備第2天拿着單位開的證明去昌平;知道了行程,似乎有些輕鬆,突然也感覺肚子餓了,二哥說去吃點東西吧,一天沒吃了;外面很多地方都戒嚴了,很多商店都關門了,我們只能在樓下小賣部買點方便麵回來煮,但是小嬋依然吃不下,她說她心慌,不知所措,我們說沒事的,順利的話明天大哥會出來的,小嬋依然默不作聲,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有淚痕還掛在眼角,沒有擦去……
顧城同事說京城的人明顯少了好多,要麼回老家,要麼躲在家裡,也不敢出來;我們中午的時候到了昌平,很繁瑣的手續,又是填表,又是檢查的;後來小嬋說到了那個地方就想吐,不知道為什麼,在等顧城的時候,那管理員還傲慢的說這小子真是算幸運的,這麼快就有人來領,看著那人的嘴臉,我真想狠狠的揍他一頓,不過還是忍了;我們只想快點離開那個地方,後來我們還看到了一輛輛警車開了進去,沒多久就拉了一車車的外來人口,聽說遣送了,看著那些人的眼神,茫然、無助、或者憤怒;祖國母親的生日,而她的子女們卻只有悲涼……
見到顧城的時候,我們真的不敢相認,鬍子拉碴,衣服很臓,有石灰、泥土,二哥故作輕鬆,說大哥你山上下來感覺就是不一樣,話音未落,小嬋就哭出聲來;顧城走過來,習慣性的攏攏小嬋的長髮,說沒事了沒事了,而小嬋卻越哭越厲害起來,旁若無人……
有回我們聚會的時候說起大哥這次經歷,小嬋說那幾天日子真不是人過的,雖然她知道大哥不是因為犯罪才被抓,但是總覺得就要失去了一樣,有種撕心裂肺的痛,她說她不知道大哥什麼時候能回來,大哥在那裡是不是會遇見真正的壞人,在裡面是不是有地方睡覺,是不是吃的飽,不知道每天馱沙子會不會引出他腰上的老傷,多年後說著說著仍然會激動,甚至有淚水,而顧城依然會在一邊淡淡的笑,依然笑的很清澈,依然會習慣性的攏起小嬋的長髮……
回到家,顧城和小嬋一下子都病了,都發燒了;這打亂了我們的計劃,後來想想算了,這個節日就獃在北京過了;顧城的身體好,很快就恢復了,而小嬋依然很虛弱,也難怪,自從知道了大哥被抓的消息後,就一直沒有睡好,更沒有吃好;那幾天,我們哪裡也沒有去,自己做些小菜,提點啤酒;很多次,顧城總是坐在小嬋的床邊,兩人竊竊私語,不知道說些什麼,說著說著就會挨的很近,二哥和我說偷看到了顧城吻小嬋,而很多年裡顧城都不承認那個時候吻了小嬋,不過似乎有些嘴不硬的感覺……
小嬋身體也漸漸的好起來,也逐漸有了笑容,也有心思和我們開玩笑了,而和顧城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會為我們一個玩笑而羞澀起來,那是另一種美麗……北京城也漸漸恢復了應該有的生氣;我想,也許,這只是一場夢,也許這場夢讓小嬋徹底的接受了顧城……

第 五 十 七 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