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10 頁


她的話被打斷了。克里斯多弗·雷恩大笑起來,笑聲尖鋭刺耳,近乎是歇斯底里:「那麼,我們現在完全與外面斷絶聯繫了!完完全全斷了聯繫。真滑稽,是不是?」 「我看不出有什麼可笑的。」梅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10 / 20)

她的話被打斷了。克里斯多弗·雷恩大笑起來,笑聲尖鋭刺耳,近乎是歇斯底里:「那麼,我們現在完全與外面斷絶聯繫了!完完全全斷了聯繫。真滑稽,是不是?」

「我看不出有什麼可笑的。」梅特卡夫少校冷冷地說
「真是的!」博伊爾太太說。
克里斯多弗仍然大笑不止。「這是我自己開的玩笑,」他說。「噓!」他把指頭放在嘴唇上。「偵探來了!」
賈爾斯同特洛特偵探長走進來。特洛特已經脫掉雪橇,掃去了身上的雪,現在手裡拿着一本大筆記本和一支鉛筆。他還帶來了有條不紊的司法程序的氣氛。
「莫莉,」賈爾斯說。「特洛特要同我們單獨談談。」
莫莉跟着他們倆走出屋子。
「我們到書房裡去。」賈爾斯說。
他們走進大廳後面那間因書房之名而顯得莊嚴肅穆的小屋子。特洛特偵探長小心翼翼地隨手把門關上。
「我們做了什麼錯事了,偵探長?」莫莉不安地問道。
「做了什麼?」特洛特偵探長注視着她,然後開朗地微笑起來。「啊,」他說,「太太,不是那麼回事。如果產生了誤會,我很抱歉。不,戴維斯太大,事情完全不是這樣。時尚書屋
事情涉及警察保護的問題,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話。」
他們倆壓根兒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好奇地看著他。
特洛特偵探長言詞流暢地繼續說道:「事情涉及里昂大太莫林.里昂太太一一的死亡。地是兩天前在倫敦被兇殺的。看過報紙了吧?」
「看過了。」莫莉說。
「我首先要知道的是,你們認不認識這位里昂太太?」
「沒聽說過。」賈爾斯說。莫莉也低聲表示相同的意見。
「唔,那是我們多少意料到的。但事實上,被殺害的這個婦女里昂不是她的真名。警察局裡有她的檔案,卷宗裡還有她的指紋,所以我們毫不困難地就查明了她的身份。她的真名叫格雷格莫林·格雷格。時尚書屋
她死去的丈夫約翰.格雷格是個農民,住在離這兒不遠的隆裡治農場。你們可能聽到過隆裡治農場案件了吧?」
屋子裡鴉雀無聲。只有一下卜魯聲打破了沉寂。這聲音很輕柔,但來得很突然:好象積雪從屋頂上崩落到門外地上的聲響。這響聲很怪,彷彿是凶兆臨頭。時尚書屋

特洛特繼續說:「1940年有三個被疏散的孩子安頓在隆裡治農場的格雷格家。其中一個由於農場罪惡的的疏忽和虐待,後來死了。這個案件轟動一時,影響很大。格雷格夫婦被判刑坐牢。時尚書屋
格雷格在送進監獄的途中逃跑了。他偷了一輛車子,在逃避警察追捕時撞車當場身亡。格雷格太太服刑期滿後在兩個月前已經出獄。」
「可是現在她被殺害了。」賈爾斯說道。「是誰幹的呢?」
特洛特偵探長從容不迫地問道:「你記得那個案件吧,先生?」
賈爾斯搖搖頭:「1940年我在地中海當海軍假補生。」
特洛特轉過臉去看著莫莉。
「我想,我一一我記得聽說過。」莫莉上氣不接氣地說。「可是你幹嗎來找我們呢?我們跟這個案件有什關係?」
「問題在於你們有危險,戴維斯太大。」
「有危險?」賈爾斯懷疑地說。
「是這樣,先生。在作案現場附近拾到一本筆記本,上面寫着兩個地址,頭一個是加爾維大街七十四號。」
「就是那個女人被害的地方嗎7」莫莉插嘴問道。
「是的,戴維斯太大。另一個地址是蒙克斯威爾莊園別墅。」
「什麼?」莫莉懷疑地鋭。「這太離奇了。」
「是的。所以霍格爾警長認為有必要弄清楚,你們是否你們或你們這座房子與隆裡治農場案件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沒有絶對沒有」賈爾斯說。「必定是什麼巧合吧!」
特洛特偵探長從容地說:「霍格本警長並不認為是什麼巧合。如果可能,他想親自來一趟。在這種氣候條件下,由於我是個滑雪老手,他就派我來了。他要我把這座房子裡的每個人都查清楚,用電話向他彙報,並且採取我認為可以保證全體人員安全的措施。」

賈爾斯尖刻地說:「安全?天哪,老弟,你不至認為這裡還會死人吧?」
特洛特道歉說:「我不想嚇唬尊夫人,但這裡是要死人的,霍格本警長就是這樣認為的」
「可是究竟有什麼理由」
賈爾斯突然住口不講了。特洛特說:‘我到這兒就兒就是為了查清這個。”
「整個事件真是太離奇了。」
「是的,先生,就是因為離奇,所以才危險。」
莫莉說:「偵探長,你還有話和我們說,是吧?」
「是的,太太。筆記本的一頁頂上寫着幾個字。別在死者身上的一張字條寫的是:『這是頭一個。』畫着三隻老鼠和一節樂譜,調子就是幼兒園唱的。」

莫莉輕輕地唱起來:

“,
你看它們怎麼跑!
它們跟在農婦身後,

她……”

她突然停住了。「哦,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有三個孩子,對不對?」
「是的,戴維斯太太。一個十五歲的男孩,一個十四歲的女孩,還有死掉的那個十二歲的男孩。」
「其他那兩個後來怎樣了?」
「那女孩我想是誰把她收養了。我們還沒找到她。那男孩今年正好二十三歲。我們也找不到他的下落。時尚書屋
據說他總是有點兒古怪。他十八歲當兵,後來開了小差。那以後就失蹤了。部隊的精神病醫生說他肯定精神不正常。」

「你認為是他殺害里昂太太的嗎?」賈爾斯問道。「你也認為這個殺人狂因為某種不可知的理由可能到這兒來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