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11 頁


「我們認為這裡有人必定同隆裡治農場案件有關係。一旦我們確定了這種關係是什麼,就可以採取預防措施。剛纔你說,先生,你本人同那個案件沒有關係。還有你,戴維斯太太?」 「我啊!是的是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11 / 20)

「我們認為這裡有人必定同隆裡治農場案件有關係。一旦我們確定了這種關係是什麼,就可以採取預防措施。剛纔你說,先生,你本人同那個案件沒有關係。還有你,戴維斯太太?」

「我啊!是的是的!」
「也許你們可以準確地說一說這座屋子裡還有些什麼人吧?」
他們逐個報了房客的名字:博伊爾太太、梅特卡夫少校,克里斯多弗·雷恩、巴拉維契尼先生。他一一記在筆記本上。
「僕人呢?」
「還沒有僕人,」莫莉說。「你倒提醒我該把土豆放進鍋爐裡去了。」
她迅速走出了書房。
特洛特轉身對著賈爾斯說:「先生,對於這些房客你瞭解多少?」
「我,我們,」賈爾斯停住了。接着他平靜地說:「真的,特洛特偵探長,我們一無所知。博伊爾太太登記的是從布尼茅斯旅館轉來的,梅特卡夫少校是從利明頓來的,雷恩先生是從南肯辛頓的一家小旅館來的,巴拉維契尼是剛纔突然來到的或者說突然從雪裡爬出來的他的車子翻在附近雪堆裡。不過我想他們有身份證、定量供應本那一類東西吧?」
「那些我當然要檢查的。」
「從某方面說,天氣這麼惡劣倒是件幸運的事,」賈爾斯說。「這種天氣兇手是不會來的,會嗎?」
「也許他不需要來吧,戴維斯先生。」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特洛特偵探長遲疑了一會兒,說道:「你應該想一想,先生。也許他已經在這兒了。」

賈爾斯盯視着他: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格雷格大大是兩天前被殺的。你的房客都是在那以後到的,戴維斯先生。」
「是的,但他們是事先訂好房間來的早些時訂好的一一只有巴拉維契尼例外。」
特洛特偵探長嘆了一口氣。他的聲音顯得很疲倦。「這些犯罪行為都是事先策劃好的。」
「這些?可是隻發生過一次呀。你憑什麼說還有哩?」

「會發生的不!我希望能防止它發生。企圖是有的,是的。」
「這麼說來如果你說得對,」賈爾斯激動地說。「只可能是一個人。只有一個人的年齡對得上號克里斯多弗.雷思!」
特洛特走進廚房裡找莫莉。
「戴維斯太大,如果你跟我到書房去一趟,我將非常高興。我要對全體房客講一次話。已經麻煩戴維斯先生去作準備了」
「好吧!請等會兒,我把土豆弄好了就走。有時我想,沃爾特·雷利爵土要沒有發現這鬼東西才好哩!」
特洛特偵據長沉默着,看來他不甚滿意。莫莉抱歉說:「我實在沒法相信,你看那麼離奇」
「毫不離奇,戴綫斯太大都是簡單明了的事實。」
「那個人的相貌你說得出吧?」莫莉好奇地詢問。
「中等身材,瘦小,黑上衣,便帽。說話聲音很低,臉用圍巾蒙着。臉看人人都可以是那個樣子。他停一停又補充說:“戴維斯太太,你們大廳裡就掛着三件黑上衣、三頂便帽。」

「我不認為他們中有誰是從倫敦來的。」
「是嗎,戴維斯太大7」特洛特坡偵探長迅速地走到食品櫃跟前拿起一張報紙。
「二月十九日的《旗幟晚報》。前兩天的。戴維斯太太,有人把這張報紙帶到達兒來了。」
「可是多麼古怪!」莫莉注視着,心裡在模模糊糊地回憶着什麼。「那張報紙是從哪兒來的呢?」
「戴維斯太太,人不能貌相,對於你這些房客的情況你實在什麼也不清楚。」他補充說道。「我看你和戴維斯先生干旅館這一行是外行吧?」
「是的。」莫莉承認道。她一下子感到了自己年輕、愚蠢而且幼稚。
「也許你們結婚還不久吧?」
「剛剛一年。」她的臉略微泛紅。「一切都很突然。」
「一見鍾情!」特洛特偵探長同情地說。
莫莉感到沒法怠慢他。「是的,」她心裡湧起一陣子信任感,又補充說道:「我們僅僅認識兩個星期就結婚了。」
她的思想回到那十四天的旋風般的求愛生活中去了。他們之間沒有任何懷疑他們兩人都相互瞭解、在這個令人憂慮的傷腦筋的世界上,他們彼此在對方身上發現了奇蹟。一縷微笑掛上了她的嘴唇。
當她又回到現實中時,她看到的是特洛特偵探長正在放肆地打量着她。
「你丈夫不是這一帶的人吧?」
「不是,」莫莉含糊地說。「他是林肯群人。」
她對賈爾斯的童年和教養知道得很少。他的父母已經去世,而且他總是避免談到他早些年的情況。她想他的童年是不愉快的。
「你們倆,如果我可以這樣說的話,要開這樣的家庭公寓,過于年輕了。」特洛特偵探長說。
「啊,我不知道。我今年二十二歲了,而」
她停住了,因為門已打開,賈爾斯走了進來。
「都準備好了。我已經把你的來意大略地向他們談了談。」他說。「我希望那樣做可以吧,偵探長?」
「節省時間,」特洛特說道。「你準備好了沒有,戴維斯太太?」
特洛特偵探長一走進書房,四個聲音立即議論起來。
克里斯多弗·雷恩的聲音最高最尖。他說,這太令人毛骨悚然了。他一夜也不會闔眼的,而且請求詳細地講講案情。
博伊爾太大的聲音就象倍大提琴的伴奏。「簡直是暴行純粹是無能的表現警察是不該讓兇手到鄉下來走動的。」
巴拉維契尼則是不停地揮舞着手,手勢多於言語。他的話被博伊爾太太那倍大提琴似的聲音淹沒了。梅特卡夫少校偶而發出一兩聲叫罵。他要求擺事實。時尚書屋
特洛特等了一會兒,然後權威性地伸出一隻手。非常出人意料,一下子誰也不吭聲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