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12 頁


「謝謝你們,」他說道。「戴維斯先生已經向你們說明了我的來意。我要求弄清一件事,只弄清一件事,而且要快。你們中誰同隆裡治農場案件有關係?」 沒有一個人作聲。四張面孔茫然看著特洛特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12 / 20)

「謝謝你們,」他說道。「戴維斯先生已經向你們說明了我的來意。我要求弄清一件事,只弄清一件事,而且要快。你們中誰同隆裡治農場案件有關係?」

沒有一個人作聲。四張面孔茫然看著特洛特偵探長。剛纔的激昂、興奮、氣憤、歇斯底里、質詢,都煙消雲散了,好象黑板上的粉筆字已被擦去,看不見了。
特洛特偵探長再講話時,口氣又不同了。「請相信我。我們有理由相信你們幾位裡面有一個人正處在危險中處在致命的危險之中。我要知道這個人究竟是誰。」

還是沒人吭聲或走動。
特洛特的聲音顯得有點生氣了。「很好那我要一個一個問了。巴拉維契尼先生?」
一絲淡淡的微笑在巴拉維契尼的臉上一閃。他舉起他的手作了一個外國人表示抗議的手勢。
「我不是本地人,警長。我不知道,本地過去發生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特洛特一點也不羅嗦。他緊接着叫道:「博伊爾太太?」
「我實在看不出為什麼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我該同這作令人苦惱的事有關係?」
「雷恩先生?」
克里斯多弗尖聲地說:「那時候我還是個孩子。我甚至記不得聽說過沒有。」
「梅特卡夫少校?」
少校粗聲粗氣地說:「在報紙上讀過。當時我所在的部隊駐防愛丁堡。」
「你們要說的就是這些嗎?還有誰要說什麼嗎?」
又是沉默。
特洛特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如果你們中有誰送了命,」他說。「那只能由你們自己負責。」他猛一轉身走出屋子去了。時尚書屋
「好傢伙!」克里斯多弗說。「多曲折!」他又補充說:「他長得很帥,是不是?我的確欣賞警察,嚴酷無情。整個案情多麼緊張,驚險。。時尚書屋
那個調子怎麼哼的?」
他低低地用口哨吹起那個調子。莫莉不自覺地叫道:
「別吹了!」
他圍着她轉來轉去,笑着說:「可是,寶貝,這是我的簽名式的曲調。以前我還從來沒有被人家當作兇手,這下子我倒覺得挺有意思!」

「緊張驚險?」博伊爾太大說。「我才不信吶!」
克里斯多弗淺色的眼睛頑皮地閃了閃。「博伊爾太太,等着瞧吧?」他低聲說道。「等我悄悄走到你背後掐住你的脖子。」
莫莉害怕了。
賈爾斯怒氣沖沖地說:「你嚇壞我的妻子了,雷恩。簡直是無聊透頂的玩笑!」
「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梅特卡夫說道。
「啊,可我是閙着玩的。」克里斯多弗說。「簡直是閙着玩瘋子的把戲,所以才可怕得好玩哩!」?
他望望他們又笑起來:「你們要是能看到你們自己的尊容才好哩!」
接着,他就快步走出屋去了。
博伊爾太太首先恢復過來,她說:「簡直是個玩世不恭的小狂徒!大概是個為了宗教或道德的原因逃避兵役的人。」
「他對我說過,在一次空襲中,他被埋在瓦礫場裡四十八個小時,」梅特卡夫少校說道。
「問題恐怕就在這兒吶!」
「人們閙精神病有種種原因,」博伊爾太太尖刻地說。「戰爭嘛,我經歷的並不比任何人少,可是我的神經一點兒問題也沒有。」
「博伊爾太大,也許那只是對你而言。」梅特卡夫說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梅特卡夫少校平靜地說:「博伊爾太太,我想,1940年,你是這一帶專門負責安置工作的軍官。」他看著莫莉,莫莉嚴肅地點了點頭。「沒說錯吧,呃?」
博伊爾太大氣得面紅耳赤,問道:「是又怎麼樣?」
梅特卡夫少校嚴峻地說:「把三個孩子安置到隆裡治農場你要負責任。」
「真的,梅特卡夫少校,我不明白我怎麼能對後來發生的事情負責。農場的人似乎都不錯,而且渴望要孩子。我看不出我有什麼可責備的地方或者說我該對什麼事承擔責任」她的聲音逐漸低下去。
賈爾斯厲聲說:「那麼你幹嗎不對特洛特偵探長說呀?」
「警察管不着!」博伊爾太太生氣地說。「我會關照自己的。」
梅特卡夫少校平靜地說:「你還是小心為妙。」
說完,他也走出屋去了。
莫莉喃喃地說:「對了,我想起來了,你是負責安置的軍官。」
「莫莉,你也知道?」賈爾斯注視着她。
「你在公地上有座大院,是不是?」
「已經被徵用了。」博伊爾太太說。「而且給徹底毀壞了,」她辛酸地補充說。「如今片瓦不留。時尚書屋
罪過!」
巴拉維契尼低聲笑起來。他把頭往後一揚,笑個不停。
「你得原諒我,」他喘吁吁地說道。「但是說真的,這一切有趣極了。我很開心是的,我開心極了。」
特洛特偵探長正好這時又走進屋來。他向巴拉維契尼不滿地看了一眼。「我很高興,」他尖刻地說。「你們都認為這作事非常好笑,嗯?」
「我親愛的警長,罪過!罪過!我把你莊嚴的警告的效果給破壞了。」
特洛特偵探長聳聳肩說:「我已經儘可能把情況說清楚了,而且我不是警長。我只是個偵探長。戴維斯太太,我用一用電話好嗎?」
「怪我不是,」巴拉維契尼說。「我還是悄悄地溜走吧!」
哪兒是悄悄溜走,他簡直是大踏步走出去的,這種步子莫莉過去就注意到了。
「真是個怪物!」賈爾斯說。;
「犯罪分子的架勢!」特洛特說道。「這種人半點兒也不能相信。」
「啊,」莫莉說道。「你認為他可是他的年紀太大了或者說他年紀本來就大嗎?他是化過妝的大大地化過妝的。他走起路來步子矯健。也許他故意把自己打扮得老些。時尚書屋
特洛特偵探長,你認為」
特洛特偵探長嚴厲地喝止了她:「無用的猜測頂什麼事,戴維斯太太,我得向霍格本警長報告。」
他走到電話機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