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13 頁


「可是你報告不了啦!」莫莉說。「電話機壞了。」 「什麼?」特洛特轉過身來。 他說話聲音裡流露出來的強烈驚恐,大家都感覺到了。 「壞了?幾時壞的?」 「梅特卡夫少校在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13 / 20)

「可是你報告不了啦!」莫莉說。「電話機壞了。」

「什麼?」特洛特轉過身來。
他說話聲音裡流露出來的強烈驚恐,大家都感覺到了。
「壞了?幾時壞的?」
「梅特卡夫少校在你到來前不久使用時發現的。」
「可是那以前是好好的。你接到霍格本警長的電話了吧?」
「接到了。我想十點鐘起線路就斷了因為下雪。」
但特洛特的臉上依然是一副嚴峻的樣子。「我看吶!」他說道。「可能是線路給剪斷了。」
莫莉注視着他:「你這樣想嗎?」
「我要先檢查一下再說。」
他立即匆匆走出去。賈爾斯猶豫了一下,也跟着出去了。
莫莉叫進:「天呀!都快到吃午飯的時候了。我得做飯去了要不,吃什麼呀!」
她衝出屋子時,博伊爾太太嘟囔着說:「不中用的婆娘!這是什麼地方!這種家庭公寓我才不給七個幾尼房租哪!」
特洛特偵探長彎下腰來順着電話線路查找。他問賈爾斯?「有分機嗎?」
「有!在樓上臥室裡。要我上去看看嗎?」
「勞駕。」
特洛特打開窗戶,探出身子,把窗檯上的雪掃掉。賈爾斯立即奔上樓去。
巴拉維契尼在大會客室裡。他走到三角鋼琴那兒把鋼琴打開,坐在琴凳上,信手低低地彈了一個曲調:

你看它們怎樣跑……

克里斯多弗在他的臥室裡。他走來走去,輕快地地吹着口哨。忽然口哨聲一下子停止了。他坐到床沿上,捧着臉開始抽泣。時尚書屋

他稚氣地喃喃地說:「我吃不消了!」
過了一會兒,他的心情改變了。他站起身來,來,抬一抬肩膀。「我還得繼續吹下去,」他說。「我得把這個曲調吹完。」

賈爾斯站在莫莉和他的臥室裡的電話機旁。他朝屋子邊緣彎下腰去。那裡有一隻莫莉的手套。他撿了起來。時尚書屋
一張紅色的公共汽車票從手套裡掉出來。賈爾斯看著它飄落在地板上。他一邊看,一邊臉色就變了。好象有那麼一個人夢遊似地走到門口,把門打開,站了一會兒,朝通向樓梯口的走廊走去。時尚書屋
莫莉削完土豆,扔進鍋裡,又把鍋放在爐子上。她看了看爐火。一切都搞得順當妥貼。餐桌上放著前兩天的那張《旗幟晚報》。時尚書屋
她邊看邊皺眉。她要是能記起
突然她用手矇住眼睛。「啊,不!」她說道。「啊,不!」
她慢慢把手放下。她象端詳一個陌生的地方那樣環視着廚房。這廚房是這麼溫暖,這麼舒服,這麼寬敞,散髮着正在烹調的食物的香味。
「啊,不!」她屏住呼吸說。
她象夢遊者似地慢悠悠地走進通向大廳的門口,把門打開。屋裡靜悄悄地,只聽到誰在吹口哨。

那只曲調

莫莉哆嗦着往後退。她獃了一兩分鐘,再次看了看這個熟悉的廚房。是的,一切在有條不紊地進行。她再次向廚房門口若走去。時尚書屋
梅特卡夫少校悄俏地走下後樓梯。他在大廳裡獃了一會兒。隨後,他打開樓梯下的大食櫥向裡面瞧瞧。一切似乎靜悄悄的。時尚書屋
周圍一個人也沒有。這樣的時刻,誰想要幹什麼,時機是不可多得的,
博伊爾太太在圖書室裡有點兒生氣地把收音機的旋鈕打開。第1次調諧聽到的是有關搖籃曲的起源及其重要意義的講話,已經廣播了一半。她最不要聽這類玩意兒。她不耐煩地再次調諧。時尚書屋
廣播裡一個有教養的聲音說:「恐懼心理當然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比如說,你一個人獃在屋裡,你身後的房門輕輕地開了一一」
房門的確打開了。
博伊爾太太大吃一驚,轉過身來。「啊,是你呀!」她舒了口氣說:「收音機裡淨是這些無聊節目,再沒什麼值得一聽的了!」
「我才不高興聽哩,博伊爾太太!」
博伊爾太大打了個哼哼表示輕蔑。「沒有別的消遣呀!」她說。「和一個假設的兇手關在一座房子裡一一我才不信那一套嚇唬人的說法哩!」
「你不信,博伊爾太太?」
「嗯你這是什麼意思?」
雨衣的腰帶如此迅速地套在她的脖子上,她來都來不及弄清這是怎麼回事。收音機擴音器的音量旋鈕開得更大了。恐懼心理學的廣播員的高超的述評響徹了屋子,可以把博伊爾太太被害身亡的一切響動都湮沒掉。
但是響動並不大。
這兇手作起案來太老練了。
他們全縮成一團地獃在廚房裡。煤氣爐上土豆鍋愉快地冒着氣泡。烤爐上肉片腰子餡餅誘人的香味越來越濃。
四個人心神不安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第5個是莫莉,臉色蒼白,渾身哆嗦,一口一口地呷着威士忌,是第6個人特洛特強迫她喝的。
特洛特偵探長又沉着又生氣,逐一打量着集合起來的這群人。五分鐘以前,聽見莫莉一聲大叫後,他和其他的人才聞聲趕來的。
「戴維斯太太,當你到她那兒時,她剛剛被害。」他說道。「你走過大廳時真的沒看到或者聽到有什麼人嗎?」
「聽到吹口哨,」莫莉有氣無力地說。「可那是早些時候的事兒了。我想我拿不準我想我聽到了關門聲輕輕的關門聲,在那裡一一就在我就在我進圖書館的時候。」
「想想看。戴維斯太太一一好好想一想一一在樓上樓下右邊,還是左邊?」
「我告訴你我不知道,」莫莉叫道。「我甚至拿不準我聽到什麼沒有。」
「你別嚇唬她好不好?」賈爾新生氣地說。「你沒見她已經嚇成這個樣子了嗎?」
「戴維斯先生,對不起戴維斯中校我是在調查兇手是誰。」
「偵探長,別提我的軍銜。」
「好的,先生。」特洛特停住不說了,似乎他已經想到了着妙招。「正如我說的,我是在調查兇手。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人曾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