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2 頁


梅特卡夫少校住那間藍色的房間,傢具是橡木製的。雷思先生住東屋,窗子是老虎窗。所有的房問都顯得很別緻可喜的是凱瑟琳姑媽留下了一大堆亞麻布床單和被單什麼的。莫莉把床上的罩單弄弄平,然後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2 / 20)

梅特卡夫少校住那間藍色的房間,傢具是橡木製的。雷思先生住東屋,窗子是老虎窗。所有的房問都顯得很別緻可喜的是凱瑟琳姑媽留下了一大堆亞麻布床單和被單什麼的。莫莉把床上的罩單弄弄平,然後又下樓去。時尚書屋

天快黑了。房子突然變得非常沉寂、空蕩。這座孤零零的房子,離一個小村子兩哩地。照莫莉的說法,離那兒都有兩哩。時尚書屋
她也曾常常一個人獃在家裡,但從來沒有象現在這樣感到孤獨。
雪花打在窗玻璃上,發出一種聽起來不自在的沙沙聲。要是賈爾斯回不來要是積雪太厚,車子開不走呢?要是她不得不一個人獃在這兒也許是一連好幾天地一個人獃着呢?
她四下環顧了一陣子廚房這是個令人滿意的大廚房,似乎也得有一位令人滿意的大廚師來操刀掌杓。她啃着硬麵包喝着紅茶,牙齒有節奏地嚼着她需要一個高個兒的年紀大一點的客廳女仆,再加一個紅臉蛋兒的豐滿的女仆作她的左右手,案桌對面還需要有個幫廚女仆能唯唯諾諾地聽從她的兩個上司的使喚。但眼下的情況並不是這樣,只有她莫莉.戴維斯在扮演着一個看來她還極不自然的角色。這時,她覺得她的整個一生似乎並不實在賈爾斯似乎也是如此。時尚書屋
她是在演戲僅僅是演戲而已。
一個影子掠過窗戶,嚇了她一跳有個陌生人穿過雪地走了過來。她聽到側門的開門聲。陌生人站在敞開的門廳裡,撣着身上的雪花。這個從不相識的人走進了這所空蕩蕩的房子。時尚書屋
突然間,她的幻覺消失了。
「哦,賈爾斯,」她叫道。「你回來了,我真高興!」
「呃,親愛的!多討厭的天氣!天呀,我真凍壞了!」
他跺跺腳,哈口氣暖暖手。
賈爾斯一進門總是習慣地把大衣撂在橡木箱上,莫莉把它拿起來掛上衣架,再從塞得鼓鼓的大衣口袋裏掏出圍巾、報紙、一團綫,還有揉成團的早班郵件。她走進廚房時,把這些東西擱在櫥櫃裡,又把茶壺放在煤氣爐上。
「弄到鐵絲網了嗎?」她問道。「去了這麼久才回來!」
「不對路,用不上。我又到別處看了看,也沒有合用的。你在家幹什麼來着?還沒有房客來吧?」
「博伊爾太太要明天才來。」
「梅特卡夫少校和雷思先生今天應該到的。」
“梅特卡夫少校寄來個明信片,說明天才能到。

「那就只有我們倆同雷恩先生吃晚飯了。你看雷恩會是個什麼樣的人7我看準是個斯斯文文的退休的文職人員。」
「不,我想他是個藝術家。」
「要是這樣的話,」賈爾斯說。「最好叫他預付一星期房租。」
「哦,別那樣,賈爾斯,他們是帶行李來的。如果他們付不出房租,我們可以扣下行李。」
「可是如果他們的行李是報紙包的石頭呢7說真的,莫莉,開家庭公寓這個行道,我們確實是什麼也不懂。但願他們看不出我們兩個這樣外行!」
「博伊爾太大會看出來的,」莫莉說,「她就是那種女人。」
「你怎麼知道?你又沒見過她!」
莫莉轉過臉去。她把一張報紙鋪在桌上,拿出一些干乳酪,動手切成碎片。
「要做什麼?」她丈夫問道。
「我要做威爾士乾酪麵包,」莫莉說。「麵包屑加上土豆泥,再加一點兒乾酪,就是威爾士乾酪麵包。」
「誰說你不是個出色的大師傅?」她的丈夫稱讚說...
「這可說不定。我每餐只能做一樣菜,要同時做幾個菜我還沒那個本事。早餐是最不好做的。」
「為什麼?」
「因為都趕在一塊了鷄蛋、火腿、熱牛奶、咖啡、烤麵包。不是把牛奶煮開鍋了,就是把麵包烤焦了、不是火腿煎過了頭,就是鷄蛋煮老了。你得象一隻貪吃的小貓,睜大眼睛什麼都瞅着。」
「那麼,明天早晨,我就悄悄鑽進廚房來看看貪吃的小貓是怎麼做早飯的。」
「水開了!」莫莉說道。「我們拿着碟子到書房裡去聽廣播好嗎?差不多快到新聞節目了。」……
「既然我們多半時間都在廚房裡,就該在那兒放一架收音機才好。」
「對!廚房真是太好啦!我喜歡這個廚房。我認為這是我們家最好的地方。我喜歡這個食品櫃和這些餐具。我更喜歡那麼大的爐灶,它給人豪華的感覺當然,我還高興的是現在還不必用它來燒飯。」

「依我看,一年定量供應的燃料,這口灶一天就能把它燒光。」
「差不多,你想想,竟能在上面燒烤大塊的排骨牛腰肉和羊脊肉!果醬大銅鍋裡煮着滿滿的草莓醬,再加上成磅成磅的糖。維多利亞時代是多麼舒適可愛呀!你再看看樓上的傢具,又大又結實,而且相當華麗可是,哦!更使人滿意的是,放衣物的地方那麼多,抽屜又好使。你還記得我們租過的那個漂亮的現代化公寓嗎?全都是滑門,可就是滑不動,經常卡住。門是推門,可就是推關不上,關上了也拉不開。」

「是的,那是最糟糕的了。這種現代化玩意兒只要出一點問題可就倒楣了。」
「呃,快,我們聽新聞去!」
新聞主要報導壞天氣的警報,外交事務上通常出現的僵局;議會中的劇烈爭吵;還有巴丁頓加爾維大街的兇殺案。
「喏!」莫莉關上收音機說。「淨是些使人心煩的事。我不願再聽節約燃料的呼籲了。叫我們怎麼辦干挨凍?看來冬天真不該開旅館。時尚書屋
應該等開春以後。」她以平淡的口氣補充說,「不知道被殺的那個女人是個什麼樣兒?」
「里昂太太嗎?」
「是里昂太大嗎?我不懂誰會謀害她,為了什麼?」
「也許是她地板下藏着金銀財寶。」
「廣播說警察局正在加緊搜尋當時在現場附近的一個人,這是不是說那人就是兇手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