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3 頁


「我想通常是這樣的。警察局就是用這種口氣說話。」 刺耳的電鈴聲把他們倆嚇了一跳。 「是前門,」賈爾斯說。「進來的是一個兇手!」他開着玩笑。 「對,戲裡總是這樣的。快,準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3 / 20)

「我想通常是這樣的。警察局就是用這種口氣說話。」

刺耳的電鈴聲把他們倆嚇了一跳。
「是前門,」賈爾斯說。「進來的是一個兇手!」他開着玩笑。
「對,戲裡總是這樣的。快,準是雷恩先生。看看我們誰對他的看法正確,是你還是我?」
雷恩先生帶著一陣雪花衝進門來。莫莉站在書房門口,對這位新來者,她所能看到的
只是他那襯在琉璃世界的背景上的身影。
莫莉心想,男人穿上禮服,外表都成了一個樣兒。黑色的上衣,灰色的帽子,脖子上圍着圍巾。
賈爾斯迎着雪花把門關上。這時,雷恩先生也解開了圍巾,放下手提箱,又把帽子一扔這一切似乎是在同一時間進行的,而且嘴裡還講着話。他說話的聲音很高,几乎是在發牢騷;在大廳的燈光照耀下他顯得很年輕,一頭淺褐色的亂蓬蓬的頭髮,一雙灰色的、煩躁不安的眼睛。
「太太可怕了!」他說道。「這是惡劣到極點的英國冬天和狄更斯時代大相逕庭吝嗇鬼和小蒂姆等等。你不得不逆來順受,你們看是不是這樣?我從威爾士作了一次橫穿全國的可怕的旅行來到這兒。你是戴維斯太太吧?哦,多麼令人愉快呀!」莫莉的手被一隻瘦骨嶙嶙的手抓住迅速地握了一握。時尚書屋
「你一點也不象我想象中的樣子。你知道我把你想象成類似印度將軍的寡妻那樣的人。嚴峻而又順從之極以及貝納爾斯等等,一位真正的維多利亞時代的人。超凡脫俗,真是超凡脫俗你有蠟制花嗎?還是極樂鳥? 噢,我會完全愛上這個地方的。時尚書屋
我想這會是個極有古風的道道地地的莊園別墅只是缺少貝納爾斯銅器。可是,它還是非常了不起真正的維多利亞時代的高尚風格。告訴我,你們有那種漂亮的食品櫥嗎?桃花心木的,是用刻着大大的果子形花紋、紫紅李色的桃花心木製的。」
「事實上,」莫莉說道。他那連珠炮似的談話弄得她氣都喘不過來。「我們有的。」
「不!我可以看看嗎?我馬上就要看。在這兒嗎?」
他的急性子閙得人簡直無所適從。他擰動餐廳的門把手,接着開了燈。莫莉跟着他走進去。她知道這一走,賈爾斯肯定是一臉的不高興。時尚書屋

雷思先生用細瘦的手指撫摸了一下大食品櫥上的精緻的雕花,沒有發出什麼讚歎。之後,他竟然向女主人責備地瞅了一眼。
「沒有桃花心木的大餐桌嗎?只有這些小桌子點綴點綴?」
「我們認為人們更喜歡這樣的擺設。」莫莉說道。

「親愛的,你當然說得很對!我醉心于維多利亞時代的東西。當然,你如果有這麼一張大餐桌,就得有那麼多的一家子人去圍着它坐下來。板着面孔、蓄了小鬍子的英俊的父親衰弱憔悴的母親;十一個孩子;一個冷若冰霜的家庭女教師,還有一位叫『可憐的哈里特』的親戚他在你家裡干雜活,因為能舒舒服服地寄人留下而感思戴德。你看看這個爐格子想象一下火焰蹦出煙囪把可憐的哈里特的脊背燒起水泡來的情境吧。」

「我把你的手提箱提上樓去吧!」賈爾斯說道。「東屋嗎?」
「是的。」莫莉說。
賈爾斯上樓去的時候,雷思先生又溜進大廳裡去了。
「床是那種帶有四根床頭拄,上面雕着小玫瑰花的嗎?」他問道。
「不是的。」賈爾斯說著隨即消失在樓梯口拐角處。
「我不相信你丈夫會喜歡我,」雷恩說。「他過去是幹什麼的?在海軍裡服過役嗎?」
「是的」
「我想也是這樣。比起陸軍和空軍來,海軍的耐性要少一些。你們結婚多久了?你很愛他嗎?」
「也許你要上去看看你的房間吧?」
「是的。當然,我這樣問是不禮貌的。但是,我真的想要知道。我是說,你不認為瞭解人們的一切底細是很有趣的嗎?我是說,不僅瞭解他們是誰,幹什麼的,而且瞭解他們的感情和思想。」

「我想,」莫莉嚴肅地說。「你是雷恩先生吧?」
年輕人突然不吭聲了,雙手抱著頭,使勁揪着頭髮。
「多可怕我總是沒有把首先該辦的事情辦了。是的。我是克里斯多弗.雷思哦,你別笑。我的父母過去曾想入非非。時尚書屋
他們希望我當建築師。所以他們異想天開地給我取名叫克里斯多弗好象名字一定,事業就成功了一半似的。」
「那麼你是個建築師羅?」莫莉禁不住微笑着問道。
「是的。」雷思洋洋得意地說。「至少是差不離了,當然還不完全夠格。但是,這的確是個異想天開的驚人的例子。時尚書屋
你聽著,說實在的,名字只不過是一種限制。我永遠也當不了大建築家克里斯多弗·雷恩,可我克里斯.雷思設計的預製房屋可能要大大出名哩!」
賈爾斯又走下樓來了。莫莉說:「雷思先生,現在我帶你去看看你的房間。」
幾分鐘後她下樓來時,賈爾斯問:「他喜歡那些漂亮的橡木傢具嗎?」
「他非常渴望有一張帶四個床頭柱的床,所以我給他換了房間。」
賈爾斯嘟嚷着,低聲說著什麼,最後說出來的是:「……小兔崽子!」
「喂,你瞧,賈爾斯!」莫莉口氣嚴峻地說。「我們不是請客吃飯,而是開旅館。誰管你喜歡不喜歡克里斯多弗.雷恩」
「我不喜歡。」賈爾斯插嘴說...
「喜不喜歡都一樣。只要他每週付七個幾尼就行了!」
「只要他能付房租,可以。」
「他已經同意了,有信為證。」
「你把他的提箱送到屋裡去了嗎?」
「當然是他自己提去的。」:
「他倒有騎士風度!但那只提箱不會費你多大勁的。當然不會有報紙包石頭的問題。箱子很輕,我看好象裡面什麼也沒有。」
「噓!他來了。」莫莉警告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