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4 頁


克里斯多弗·雷思被引進書房裡。照莫莉想,由於安放了一些大椅子並有一個燒木柴的壁爐,這個書房看來還很不錯。她告訴他再過半小時就可以開晚餐了。在回答他的問題時,她解釋說,到現在為止沒有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4 / 20)

克里斯多弗·雷思被引進書房裡。照莫莉想,由於安放了一些大椅子並有一個燒木柴的壁爐,這個書房看來還很不錯。她告訴他再過半小時就可以開晚餐了。在回答他的問題時,她解釋說,到現在為止沒有別的客人。時尚書屋

雷思說,既然是這樣,他幫幫廚怎麼樣?
「我給你來個炒蛋好不好2」他討好地說。
接下來的事就是在廚房裡做飯,克里斯多弗幫着洗洗弄弄。
不知怎地,莫莉感到一開張就不大對勁兒賈爾斯則一點興緻也沒有。嗨,好吧!莫莉快入睡時心想,等明天別的房客到齊,情況就不一樣了。
第2天早晨,天空黑沉沉的,下着雪。賈爾斯板着面孔,莫莉的情緒也不好。這種天氣總不讓人事事如意。
博伊爾太太坐著車輪上纏着防滑鏈條的當地出租汽車來到了。司機把一路上的情形描述得非常糟糕。
「天黑以前要下大雪。」他預言道。
博伊爾太太陰沉的臉色絲毫沒改變。她看上去是個令人生畏的大塊頭女人,說話嗓門很大,態度橫蠻。因為在戰爭期間服過役,她的這種性格更突出了。
「如果我不相信這是一家剛開業的旅館,我就不會來了。」她說道。「我本能地相信這是一家按科學管理方法經營得很完善的家庭公寓哩!」
「假若你覺得不滿意,博伊爾太太,你大可不必住下來。」
「不,真的,我希望不至于這樣。」
「也許,博伊爾太大,」賈爾斯路過。「你打電話叫輛出租汽車吧?路還沒有給大雪封住。如果你有什麼誤會,也許還是另找個地方去住的好。」他補充說。時尚書屋
「要來這兒住的人很多,你不住,馬上就會有人來的!說實在的,將來我們還要提高房租呢!」
博伊爾太大不滿地看了他一眼。「在還沒弄清這地方到底怎麼樣之前,我當然是不會就走的。戴維斯太太,也許你會給我搞一條稍微大一些的浴巾吧!我不習慣用手帕擦身。」
博伊爾太大走開時,賈爾斯衝著她的背影對莫莉撇了撇嘴。
「親愛的,你實行!」莫莉說。「你真能對付她!」
「對這樣的人,你給他點厲害嘗嘗,他就規矩了。」賈爾斯說道。
「哦,親愛的,」莫莉說。「我不知道她同克里斯多弗.雷恩怎麼相處呀?」?
「她跟他搞不到一塊兒。」賈爾斯說。
果然如此;就在當天下午,博伊爾太大對莫莉評頭論足起來了:「那是個很怪的年輕人。」很清楚,她說話的口氣很不以為然。’

送麵包的師傅象北極探險家似地來到了。他在卸麵包時警告說,下次送麵包將是兩天之後,也許還可能來不了。
「哪兒的路都不通。」他說。「我希望你們的存貨不少吧!」
「是不少,」莫莉說道。「我們有很多罐頭。可我想最好能多有些麵粉。」
她模模糊糊地想到了愛爾蘭人做的有種叫蘇打麵包的東西。如果麵包送不來,她也許可以做那種麵包。
麵包師傅帶來了報紙。她把報紙攤開放在大廳的桌子上。外交事務不關重要了,頭版登的是天氣和里昂太太的案件。
她凝視着印得不夠清晰的這個死去的婦女的臉部照片,就在這時,克里斯多弗.雷恩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來:「卑鄙的兇殺,你看是不是?這麼一個邋遢的婦女!這麼一條破爛的大街!人們不會認為這樁兇殺案還有什麼內幕吧,會嗎?」
「我不懷疑,」博伊爾太太哼哼說。「這樣的人死得活該!」
「啊!」雷恩轉身向着她熱切地說。那麼你認為這肯定是一樁桃色案件羅,是嗎?”
「我沒有想到過這一類事,雷思先生。」
「可她是被勒死的,不是嗎?我不知道」他伸出白皙的長手。「把人勒死是一種什麼感覺?」
「你真是,雷恩先生!」
克里斯多弗走到她跟前放低聲音說:「博伊爾太大,把人勒死是什麼感覺你考慮過沒有?」
博伊爾太大更加氣憤地又說了一次;「你真是,雷思先生!」
莫莉急速地讀起報來:「警方急於要查找的人,身穿深色大衣,頭戴洪堡帽子,中等身材,圍着一條羊毛圍巾。」
「事實上」克里斯多弗·雷恩說道。「這副模樣誰都象。」他笑了起來。
「是呀!」莫莉說。「誰都象。」
在倫敦警察廳刑事部帕明特警長的房間裡,帕明特對凱恩偵探長說:「現在我要見一見那兩個工人。」。
「是,先生。」
「他們是什麼樣的人?」
「正派人,反應遲鈍,為人可靠。」
「好的。」帕明特警長點點頭。
兩個衣着整潔、神情不安的工人立刻被帶到他的房間裡。帕明特眼睛一瞟就看透了這兩個人。他善於使人泰然自若,無拘無束。
「那麼說,你們認為可以提供一些有利於偵破里昂案件的情況羅!」他說道。「你們來得好!坐下吧!抽菸嗎?」
他等他們接過煙捲,又點燃抽起來,i
「外面天氣很壞。」
「是的,先生!」
「呃,那麼請說說吧!」
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感到不知怎麼說才好。
「喬,你說吧!」兩人中的大個兒說。
喬說道:「是這樣的!你看,我們沒帶火柴。」
「在什麼地方?」
「嘉曼大街我們在那兒的路上幹活煤氣總管那兒。」
帕明特警長點點頭。接着他就詳細地詢問時間和地點。嘉曼大街,他知道那是離發生兇殺案的加爾維大街不遠的一條街道。
「你們沒帶火柴?」他又鼓勵他們說。
「不。我的火柴用完了,比爾的打火機打不着,所以我就向一個過路人說:『先生,給根火柴行嗎?』我說。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沒有,當時沒有。那人當時只不過是過路罷了跟其他過路入一樣我碰巧問上了他。」

帕明特又點了點頭。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