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5 頁


「喏,他拿出一盒火柴,給了我們,什麼話也沒說。『冷得要命!』比爾對他說。而他僅僅象耳語似地回答了一句:『是啊!冷得要命!』我以為他感冒了。他全身都裹得緊緊的。我說了一句『謝謝,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5 / 20)

「喏,他拿出一盒火柴,給了我們,什麼話也沒說。『冷得要命!』比爾對他說。而他僅僅象耳語似地回答了一句:『是啊!冷得要命!』我以為他感冒了。他全身都裹得緊緊的。時尚書屋

我說了一句『謝謝,先生。』把火柴還給他,他轉身就走,走得那樣快,等我發現他身上掉了什麼東西叫他回來時,已經來不及了。那是本小筆記本,準是掏火柴時從衣袋裏掉出來的。『喂,先生,』我衝著他的背影叫,『你丟了東西啦!』但他好象沒有聽見,一個勁兒地加快腳步往前走,一拐彎就不見了。時尚書屋
是不是,比爾?」
「對!」比爾同意地說。「就象只拚命逃跑的野兔。」
「他跑進哈洛路是哈洛路,看來我們也沒法追上他,他跑得太快了。是呀,晚了點兒就那麼個小筆記本,又不是錢包什麼的,也沒有什麼要緊的。我對比爾說:“這傢伙真可笑!他把帽子拉下來蓋到眼睛上,鈕扣都扣齊了,就象圖畫上的賊似的。’我是這樣說的吧,比爾?」
「是這樣說的。」比爾同意地說。
「我說他象個賊也是很可笑的。當時我並沒有這樣想。我以為他是匆匆忙忙趕着回家去的。這沒什麼可責怪的,天氣那麼冷嘛!」
「是非常冷。」比爾同意地說。
「我對比爾說:“我們看一看這個小本子吧!看看重不重要。’呃,先生,我看了一下。『裏邊只有兩個地址。』我對比爾說。時尚書屋
加爾維大街七十四號,另一個是見鬼的莊園別墅。」
「是豪華的莊園別墅。」比爾不讚同,哼了一句。
喬興奮起來,興緻勃勃地繼續說下去。
「加爾維大街七十四號,’我對比爾說,離這兒不遠,拐個彎不就是嗎!我們下班時去看看。’接着,我看到那一頁的頂上橫寫着什麼東西。『這是什麼?』我問比爾。他拿過去讀道:『必須除掉,敲門者。時尚書屋
』就在這個時候是的,就在這個時候,先生,我們聽見有個女人叫喊『殺人啦!』離我們只有一兩個街口!」
喬在這個具有藝術性的高糊上停住了。

「她叫得真州」他繼續說。「『喂!』我對比爾說,『你快去吧!』不久他就回來了,說那邊有一大群人,還有警察,有個女人給割斷了喉管,耍不就是被勒死了,是女房東發現的,大喊大叫找警察。我問比爾:『在什麼地方?』他說:『加爾維大街。』我問:『幾號門牌?』他說沒注意。」

比爾咳嗽着,侷促不安地用腳在地上滑來滑去,分明是感到自己沒有把事情弄好。
「所以我就說:『咱們去把它弄清楚。』當人們發現是七十四號門牌時,我們議論起來。 比爾說:『筆記本上的地址也許同這起兇殺案沒有關係。』我說也許有關係。時尚書屋
但是,不管怎樣,我們議論之後,聽說警察要查找當時離開那座房子的人,我們就到這兒來問問是否可以見見主管這個案子的先生。我相信我希望沒有浪費您的時間。」
「你做得很對!」帕明特讚許地說。「筆記本帶來了吧?謝謝你。現在」
他的問話變得迅速而又專業化了。他向明了地點、時間、日期,只有一件沒搞清楚,那就是丟失筆記本的人的相貌。但是正如他從歇斯底里的房東太大那裡所聽到的一樣,這個工人也告訴他,那個人把帽子拉得很低,蓋到眼睛上,大衣紐扣全都扣上,圍巾把臉矇住了一半,說話聲音很低,帶著手套。
兩個工人走後,帕明特繼續獃在那裡望着桌上的小筆記本神。筆記本很快就要送到有關部門去檢驗指紋如果有指紋的話看看是否可以從中找到證據。但是,現在他的注意力已被兩個地址和頁頂上的一行小字吸引住了。
凱恩偵探長進屋時,他轉過頭去。
「凱恩,你過來,看看這個。」
凱恩站在他後面,低聲地打了個口哨,讀道:「真見鬼!」
「是的。」帕明特打開抽屜,拿出半張便條紙放到桌上的筆記本旁邊。這半張便條紙是有意用別針別在被殺害的女人身上的。
紙上寫着:「這是頭一個。」下面孩子氣地畫着三隻老鼠和一小節樂譜。
凱恩用口哨輕輕吹着曲子:,你看它們怎樣跑
「對了,就是它!這個調子就是簽名。」
「瘋狂!是不是,先生?」
「是的!」帕明特皺皺眉頭說。「這個女人的身份弄清楚了嗎?」
「清楚了,先生。這是指紋部門的鑒定報告。她自稱里昂太大,真名叫莫林.格雷格,兩個月前從霍洛威監獄刑滿釋放。」
帕明特沉思地說:「她住進加爾維大街七十四號,改名叫莫林·里昂。她偶而喝點酒,曾經發現她有一兩次帶過一個男人到家裡去。她對任何事任何人,都未曾有過任何擔驚受怕的表現。沒有理由認為她曾感到自己處在危險這中。時尚書屋
這個男人按了電鈴,問了她住哪裡,房東大大叫他上三樓去找她。房東太大說不出他的模樣,只說是中等個兒。得了重感冒,因而嗓子沙啞。房東太大回到地下室,沒有聽到可疑的聲音。時尚書屋
她也沒聽見這個男子出去。大約十分鐘後,房東太大給這位女房客送茶去,發現她已經被勒死。」
「凱恩,這個兇殺案決非出於偶然,而是精心策劃的的。」他停了停,突然補充說:「我不知道英國有多少家叫蒙克斯威爾的莊園別墅。」
「可能只有一家,先生。」
「也許是太幸運了了。我們立即着手破案吧!不能耽誤時間了。」
偵探長有洞察力的眼睛停留在筆記本的的兩個地址上加爾維大街七十四號;蒙克斯威爾莊園別墅。
他說道:「那麼你認為」
帕明特迅速說:「是的。你不這樣認為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