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隻瞎老鼠 第 6 頁


「可能。蒙克斯威爾莊園別墅在哪兒,你知道嗎?先生,最近我看到過這個名字,我發誓。」 「在哪兒?」 「我正在想呢!等一等,是報紙,《泰晤士報》。最末一版。等一等,在『旅館與家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翻譯:楊志達 / 頁數:(6 / 20)

「可能。蒙克斯威爾莊園別墅在哪兒,你知道嗎?先生,最近我看到過這個名字,我發誓。」

「在哪兒?」
「我正在想呢!等一等,是報紙,《泰晤士報》。最末一版。等一等,在『旅館與家庭公寓』欄,有了,先生,是張舊報紙。我在上面做過縱橫聯字遊戲。」

他匆忙走出房間,很快又洋洋得意地走了回來。「這就是,先生,你看吧!」
警長朝他手指指點的地方看去。
「伯爾克郡哈普勒登的蒙克斯威爾莊園別墅。」他把電話機挪到身旁。「請接伯爾克郡警察局。」
梅特卡夫少校來到之後,蒙克斯威爾莊園別墅就算正式開業了。梅特卡夫少校既不象博伊爾太大那樣令人望而生畏,也不象克里斯多弗,雷思那樣乖僻。他儀表堂堂,瀟灑文靜,是個具有軍人風度的中年人。他在印度度過了他極大部分的軍隊生涯。時尚書屋
看來,他對他的房間和傢具都很滿意滿意。雖然他同博伊爾太太彼此交不上朋友,但他認識她的一些親戚普納的「約克郡支系」。他的兩隻沉甸甸的豬皮箱,甚至使生性多疑的賈爾斯也感到放心。
老實說,莫莉和賈爾斯沒有多少時間一一猜測分析他們的房客。在他們之間,做飯、上菜、吃飯和洗碗碟,一切都令人滿意地進行着。
梅特卡夫讚揚咖啡煮得好,而賈爾斯和莫莉呢,收拾完畢就上床睡覺了。他們很累,心情卻很愉快。第2天早晨兩點鐘,響個沒完沒了的電鈴就把他們吵醒了。
「見鬼,」賈爾斯說。「是前門,真是」
「快起來!」莫莉說。「去看看!」
朝莫莉責備地瞅了一眼之後,賈爾斯就穿著睡衣下樓去了。莫莉聽到門栓拉開的聲響和大廳裡低低的說話聲。出於好奇,她立即下床,從樓梯頂向下窺視。下面大廳裡,賈爾斯正幫着一位留着鬍子的陌生人脫掉滿是雪花的大衣。時尚書屋
他們的談話斷斷續續地傳到了她耳際。
「Brrr」這是外國語的爆破音。「我的手指凍麻木了。我的腳」可以聽到跺腳的聲音。

「到這裏邊來吧!」賈爾斯打開書房門;「這兒暖和些。你最好在這兒等着,我去給你收拾個房間。」
「我的確走運,」陌生人彬彬有禮地說道。
莫莉通過樓梯欄杆好奇地偷看著。她瞧見一個留着小黑鬍子,長着糜菲斯特式眉毛的上了年紀的男人,儘管兩鬢蒼蒼,走起路來步子還挺矯健。
賈爾斯把他關在書房裡,迅速地走上樓來。半伏着的莫莉站起身來問道:
「是誰?」
賈爾斯撇了撇嘴:「旅館的又一位客人,汽車在雪堆裡開翻。他從車子裡鑽出來想法子找路,你聽,風雪還在怒號着哩!他沿路走着,看到了我們的招牌。他說這招牌好象是他祈禱的回答似的。」
「你想他沒問題吧?」
「親愛的,這樣的夜晚盜賊是不會出來打家劫舍的。」
「他是個外國人吧,是不是?」
「是的。他叫巴拉維契尼。我看到了他的錢包了倒不如說是他有意掏出來給我看的裏邊鼓鼓囊囊裝滿了鈔票。我們給他哪個房間?」
「綠的那間。已經收拾好了。只要鋪鋪床就行。」
「我想,得借給他一套睡衣吧?他的東西都在車于裡。他說他不得不從車窗裡爬出來。」
莫莉拿上床單、枕套和毛巾。
在他們忙着鋪床的時候,賈爾斯說:「雪越下越大了。莫莉,我們快要給雪困住,同外面完全斷絶聯繫。這情況叫人很擔心,是不是?」
「我不知道,」莫莉懷疑地說。「賈爾斯;你看我能做蘇打麵包嗎?」
「你當然行。你什麼都會做。」她忠誠的丈夫說道。
「我從來沒試過怎麼做麵包。這是大家認為理所當然該會做的事。管你新鮮不新鮮,反正麵包師給你送來就是了。可是如果大雪封門的話,麵包師也就來不了啦!」
「還有賣肉的,送信的都來不了啦!報紙讀不上。也許連電話也打不通。」
「只有收音機能告訴我們一切了。」
「我們無論如何得自已發電。」
「明天你再把發動機開動一下。而且我們還得添足暖氣的燃料。」
「我想,下一批焦炭現在到不了啦。我們存的很少啊!」
「哦,麻煩。賈爾斯,我覺得我們簡直碰到了一個可怕的時刻。你快去請巴拉管他叫什麼名字。我可要回去睡覺了」
早晨證實了賈爾斯的預言。積雪厚達五尺,雪花堆積在門窗上。外面繼續下雪,整個世界白茫茫的,一片寂靜,以一種難以捉摸的方式威脅着人。
博伊爾太太正在吃早餐。餐廳裡除她以外沒有別人。在毗鄰的橫桌上,梅特卡夫少校已吃完早餐,收拾完畢。雷恩先生的餐桌上仍然擺着早餐、等他來吃。時尚書屋
他起得很早,但也來得太晚。博伊爾太大確切地知道吃早飯最恰當的時間是九點鐘。
博伊爾太大吃完了美味的炒鷄蛋,正在用有勁的白牙嚼着烤麵包。她這時心裡既不滿意又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蒙克斯威爾莊園別墅完全不是她所想象的那個樣子。她希望能打打橋牌,希望能碰到一些老處女,好向她們顯示顯示自己的社會地位和社會關係,甚至向她們暗示一下她在軍隊服役時的地位和秘密。時尚書屋
戰爭的結束好象把博伊爾太大給放逐到荒無人煙的沙灘上去了。她曾經是個忙碌的嘴邊經常掛着效率和機構等字眼的女人。她的活力和衝勁使人不敢動問她本人是否就是一名優秀的或者效率很高的組織者。戰爭的活動非常適合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