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墓中人》江戶川亂步 第 2 頁


川村仍不放棄努力,起勁地說道:「那太遺憾了;不過,要是您能見瑙璃子一眼,那麼您雖是個白髮老翁,也準會相見恨晚的;而且,儘管您要推遲訪問,看來夫人也會來的,來讓您大吃一驚。」「哦
作者:待考 / 頁數:(2 / 9)

川村仍不放棄努力,起勁地說道:「那太遺憾了;不過,要是您能見瑙璃子一眼,那麼您雖是個白髮老翁,也準會相見恨晚的;而且,儘管您要推遲訪問,看來夫人也會來的,來讓您大吃一驚。」

「哦,她是那麼美嗎?」裡見似乎很有興趣。時尚書屋
川村有些忘乎所以,得意地說:「故世的大牟田君常誇她是日本的絶代美人。我也認為是那樣的,有生以來還未見過那樣的女性哩,容貌漂亮那是不是說的;從說話的聲音。舉止以及靈活的社交手腕,都無可非議,真像她的名字一樣,是個瑙璃般的美人。」
「那可危險啊。那樣漂亮的孤孀在社交界拋頭露面,確實十分危險哪。」
「不,這一點請放心,有我這個故子爵的密友跟着,雖然我能力有限,夫人的一切都由我護衛。貞潔的夫人是不會經不起那些誘惑的。」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有您這樣一位傑出的保護者,我就放心了。不,與其說是保護者,我看你做夫人的丈夫也是當之無愧的。哈哈哈哈哈,喲,這可有點兒失禮了。」
裡見先生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時尚書屋
「哈哈哈哈哈,我……不過,我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從心裡愛着瑙璃子。不,或許說尊敬她更合適些。為了保護夫人,縱使要像昔日的騎士那樣賭上性命,我也在所不惜。哈哈哈哈哈。」
瑙璃子坐在她臥室裡寬大的梳妝台前,邊把玩那五粒亮晶晶的鑽石,邊問陪在一旁的川村:「裡見先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他什麼時候來拜訪我?」
川村走到她的背後,雙手摟在瑙璃子圓潤的肩,說:「啊,裡見先生嘛,他可是個好人哩,他的財富也着實叫人驚嘆。」
「那麼,我去拜訪他吧,作為禮節,我也應去對他表示謝意的。」
這天晚上,在川村的陪伴下,瑙璃子來到S飯店,走進裡見先生套房客廳。瑙璃子目不斜視,僅憑女性的直覺,已感知這客廳的豪華奢侈。她身穿美麗的和服,那上面是嬌嫩的花卉的圖案;頭上、指上佩戴着耀眼的鑽石。臉上化着淡妝,散髮出撲鼻的芳香;飽滿、小巧的嘴唇上抹着口紅。時尚書屋
裡見先生從房間裡走出來迎接他們,出現在瑙璃子面前的是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不知何故臉上戴了一副金邊大墨鏡。瑙璃子對裡見先生一見她之下震顫的模樣很滿意,令她想起已故的丈夫和情夫川村對自己的迷戀,瑙璃子在心裡微笑了。時尚書屋
川村急忙為他們作了介紹,瑙璃子斯斯文文地向裡見先生問候,裡見先生才大夢初醒般地請他們隨意地坐下。時尚書屋
三個各隨己意,一邊呷着茶,一邊海闊天空地談了起來。不知為什麼,瑙璃子與裡見先生一見之下,便說出了許多心裡話,也許是那五顆鑽石的作用吧?時尚書屋
瑙璃子說,由於自己沒能為已故的子爵生下子嗣,按照親屬會議商定的結果,就要搬出大牟田府,住到別邸去。時尚書屋

「您是子爵家的遠親,您覺得他們這樣對我公平嗎?」
裡見先生完全像個紳士般地安慰她說:「哦,您不用煩惱,您是那麼的美麗,將來一定會很幸福的。我若有機會能為夫人效勞,那將不勝榮幸之至。」
瑙璃子微微皺起的眉頭放鬆了,鮮花般的笑容重又回到她迷人的臉上。大家閒談了一會兒,裡見先生站起身來,說:「失陪了,我去一下洗手間。」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川村悄悄坐到瑙璃子的沙發上,偎近她,握住了她的手。時尚書屋
「別這樣,裡見先生要回來了。」瑙璃子嬌嗔地嘟噥道。時尚書屋
「哎,沒關係。裡見先生也略有所知了。他還說我們是般配的夫妻哩。」川村嬉皮笑臉地說。時尚書屋
突然,屋裡變得一團漆黑。時尚書屋
「唉呀!」瑙璃子輕輕地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好像是停電了。」川村說道。時尚書屋
黑暗中,兩個模模糊糊的東西隱約顯現出來,接着慢慢變成了可怕的形狀。在黑暗的空間,兩隻眼睛,兩隻分別有半領榻榻米那樣大的眼睛,一動也不動地怒視着他們。這雙眼睛決不是初次見到,哦,對了,是死去的大牟田敏清的眼睛,被放大千百倍,此刻正在黑暗中對著他們怒目而視。時尚書屋
瑙璃子一聲驚叫,緊緊地抱住了川村,而川村強忍着,望着巨眼,腋下、額上冷汗直淌。時尚書屋
電燈突然亮了,裡見先生推門回到了客廳。時尚書屋
「唉呀,怎麼回事?」
瑙璃子和川村像是見到了幽靈,茫然的眼睛怯生生地四下環顧着屋內,額頭上掛着汗珠,嘴唇發乾,面無人色。時尚書屋
「哦,沒什麼。突然黑了下來,受了點驚。」川村辯解似地說著,悄悄舔了舔嘴唇。時尚書屋
五天之後,裡見發出了這樣的請貼,邀請兩位客人到飯店聚會:
老夫今在郊外購得到別墅一座,擬于15日為此設宴。如能光臨,不勝
欣喜。請于當日午後1時到S飯店,由老夫陪同乘車前往別墅。時尚書屋
按照請帖準時前來聚會的客人是川村義雄、大牟田瑙璃子。時尚書屋
人一到齊,他們便坐上當時S市還很罕見的一輛汽車,前往目的地。時尚書屋
「我們好像還沒問過那座別墅的所在地呢。真奇怪,裡見先生好像故意瞞着我們似的?」汽車駛出市街的時候,川村忽然注意到這一點,不解地問道。時尚書屋
「想讓你們大吃一驚啊!哈哈哈哈哈。」裡見好像很滑稽地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突然,川村發瘋地叫道:「唉呀!這條路不是往Y溫泉去的嗎?這麼說別墅是在Y溫泉附近買的?」
「猜得很對,正是這樣。我的新別墅位於Y溫泉的盡頭。」
聽了裡見的回答,川村和瑙璃子不安地對視了一眼。之後,兩人都緘口不語,臉色好像也不太好。時尚書屋
「喏,諸位,我買的房子就是這兒。」
汽車停下的地方,正是大牟田家小別墅的房前。時尚書屋
客廳從隔扇到榻榻米全變了樣,佈置得煥然一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