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墓中人》江戶川亂步 第 3 頁


裡見先生動情地對瑙璃子說:「夫人,聽說大牟田家的別墅要拍賣了,我不忍心它落入別人的手中,就把它買下了。事先沒有告訴夫人實情,想來夫人不會介意吧?」「哪兒的話。裡見先生,真是奇緣
作者:待考 / 頁數:(3 / 9)

裡見先生動情地對瑙璃子說:「夫人,聽說大牟田家的別墅要拍賣了,我不忍心它落入別人的手中,就把它買下了。事先沒有告訴夫人實情,想來夫人不會介意吧?」

「哪兒的話。裡見先生,真是奇緣吶。我曾在這兒養過一段時間的病。」瑙璃子的臉色慢慢地恢復過來,顯得應對坦然從容。時尚書屋
「哦,夫人身體欠佳嗎?」裡見先生很關心瑙璃子的健康。時尚書屋
「是啊,那時先夫得了傷寒,住了三個月的醫院。他病好之後大約兩個月,我也跟着生了場怪病,就在這別墅裡養了幾個月才痊癒的。」
說著話,裡見先生帶著他們從一個房間轉到另一個房間,所有的房間都同瑙璃子來洗溫泉的時候大不一樣了。只留一間陰鬱的房間絲毫沒有改變,那就是瑙璃子住過的病房。時尚書屋
在這間房裡,川村首先驚愕地盯着地板上的一件東西。難怪他那樣盯着,那兒放著一隻與這間古色古香的房間不相稱的新桐木箱。時尚書屋
「那是什麼?既不是茶具,也不是木偶箱,好像是有些來由的呢。」
「來由?這樣東西有着十分可怕的來由哩。」裡見陰鬱地說道,「我一買下了這所房子,就派人重新收拾房間和花園。我的傭人在整理庭院時,想把那棵楓樹移栽一下。在挖樹根的時候,發現了這件觸目驚心的東西——一個剛生下來的嬰兒的屍體裝在小木箱裡埋在那兒。時尚書屋
可能是什麼人溜進這座空別墅生下了死嬰;或者是不能使之生存的私生子,一生下來就馬上被親生父母殺死了。」
昏暗的室內,兩張慘白的面孔宛如陰魂一般。時尚書屋
「那,孩子呢?孩子呢?」沉不住氣的川村聲音淒然顫抖。時尚書屋
「事情可玄乎了。那個嬰兒簡直像剛生下的一樣,一點兒也沒有腐爛,仍以死時那副姿態睡在箱子裡。真是固執啊!可能那是小東西要生存的陰魂吧?不,恐怕是受姦夫淫婦欺騙的丈夫那顆仇恨的心所致吧?」

「那,那孩子吧,那孩子呢?」川村心不在焉地重複着同樣的話。時尚書屋
「請看,在這兒。」裡見快步走進屋裡,掀開那只桐木箱的蓋子,從裡面取出一隻大玻璃瓶,放在他們面前。時尚書屋
這當兒,突然「啊」的一聲尖叫,面如死灰的瑙璃子閉上眼,倒在川村的懷裡。瑙璃子嚇得竭盡最後一點氣力,昏迷過去了。時尚書屋
玻璃瓶裡,一個渾身皺巴巴、灰乎乎的嬰兒四肢彎曲,翻着白眼,一動不動地瞪着這邊。時尚書屋

三白髮新郎

第2天,瑙璃子正想著心事的時候,傭人說裡見重之先生來拜訪。進來後,他向她恭恭敬敬地道歉說:「昨天實在抱歉。因為發現了奇怪的玩藝兒,我覺得稀奇,竟老大無成,得意忘形地如同演戲一般,讓您受驚了。要是光隨便說說,不請您看那個嬰兒的屍體就好了。時尚書屋
真是對不起。」
瑙璃子臉色蒼白,眼睛不安地溜溜瞅瞅的。聽了他的道歉,辯解似的答道:「不,是我打擾了大家。真是不好意思。見到嬰兒的屍體就嚇昏了,男人們一定要笑話吧?我實在是太怯弱了。」
瑙璃子的眼光迷惘溫順,那是一種要讓男人憐惜動心的眼光,同時她的臉上卻慢慢綻開了微微的笑容,瑙璃子知道自己笑臉的魅力。裡見先生看著這可愛的笑臉,如遭電擊。瑙璃子一見之下,心中卻突然有些惶惑,裡見先生又一次令她想起了她已死的丈夫大牟田敏清。時尚書屋
幸虧裡見先生很快恢復了理智:「啊,夫人,真對不起,我又走神了。上了年紀的人常常會這樣,夫人您可別介意啊。」
瑙璃子眼中的不安也一閃而過,說道:「請別這麼說啊,裡見先生雖然頭髮全白了,可心卻很年輕。」
裡見哈哈笑道:「哦,是嗎?夫人,您可真是個好人啊。那麼,我就告辭了。」
接下來的幾天,裡見先生和瑙璃子互相拜訪,交往越來越親密,美人瑙璃子向他訴說心裡對川村的不滿。當然,瑙璃子哪怕是在數落川村時候的口吻也是嬌滴滴的,宛若裡見又是一個令她刻骨銘心的心愛男人。時尚書屋
那個晚上,瑙璃子在他的面前,居然哭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太高興了。我雖覺得配不上您,可是常常夢見您,夢見您那粗壯有力的胳膊緊抱著我。」她一面說,一面像曾經對川村做過的那樣,仰起掛着淚珠的臉蛋兒,半開的嘴唇顫抖着向他的臉上靠近。時尚書屋
裡見先生熱吻着她那灼熱、顫抖的嘴,動作溫柔、迷亂。過了一會,裡見先生好像下定決心似的悄然挪開嘴唇,道出了關鍵的話:「我可以向您提出結婚請求嗎?」
瑙璃子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深深地點了點頭。她那雙纖纖小手滿帶著傾慕之情,緊緊地握住裡見的手。彷彿要把它捏碎似的。時尚書屋
經過瑙璃子的同意,裡見先生開始在S市的社交圈裡散佈自己快要結婚的消息。白髮富翁快要結婚了。人們先是驚得目瞪口獃,接着是熱烈的掌聲,並且四下里響起好奇的叫喊聲:「那位幸運的新娘是哪兒的?快,快告訴我們。」
在說出新娘的名字之前,裡見瞅着坐在對面的川村。川村驚慌地隨巴着眼睛,大概是精神作用,臉色微微發白。時尚書屋
「我的未婚妻不是處女,但是,她比任何處女都純潔,比任何處女都高尚,比任何處女都美麗。這樣一說,諸位就猜到了吧?雖說S市範圍廣大,但除了我的未婚妻,卻再沒有第2個那樣的女人了。」
裡見先生的演說很精彩。那些社交界的頭面人物都一言不發。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