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墓中人》江戶川亂步 第 7 頁


當天的婚宴是S市有史以來最為盛大的一次。宴會順利地結束了。裡見和瑙璃子累得筋疲力盡,從飯店的大廳回到了新居。芳醇的酒香、噪雜的賀詞、像蜘蛛網一樣縱橫交錯的綵帶、震耳的音樂,這一切久
作者:待考 / 頁數:(7 / 9)

當天的婚宴是S市有史以來最為盛大的一次。宴會順利地結束了。裡見和瑙璃子累得筋疲力盡,從飯店的大廳回到了新居。芳醇的酒香、噪雜的賀詞、像蜘蛛網一樣縱橫交錯的綵帶、震耳的音樂,這一切久久在頭腦裡縈迴牽繞,心裡頭就像騰雲駕霧,翱翔在春天的太空中一樣。時尚書屋

不,至少瑙璃子是這樣的心情。時尚書屋
回到家,結婚禮服沒脫他們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正喝着茶,鴿子報時鐘噹噹地報了十二點。時尚書屋
「你不困?」
「真怪,我一點都不困。」瑙璃子紅潤的臉蛋兒粲然一笑,答道。時尚書屋
「那麼,咱們出去吧。今天晚上要讓你看些東西。」
「哦,去哪兒?看什麼?」
「咦,你忘了?喏,我不是說過辦完婚禮一定要讓你看看嗎?我的財產、我的鑽石呀。」
「啊,對了,我想看。哪兒?在哪兒?」
她就是因為那些財產才同裡見這個老頭兒結婚的,當然想早些看到。時尚書屋
「我有個秘密的倉庫,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你敢這會兒就去看嗎?」
「嗯,同您一起,去哪兒都敢。」
「好好,那就快去吧。其實,我是擔心白天會暴露那個倉庫,除了夜晚我是不去的。」
於是,他們像一對私奔的情侶,手拉著手從宅邸的後門溜了出來。藉著星光,沿著原野中的小道,他們向前面的山崗奔去。時尚書屋
面前出現了一扇黑漆漆的鐵門。這就是在山崗半中腰打通的石窟墳墓的入口。時尚書屋
「啊,這兒不是墳墓嗎?不是大牟田家的墓嗎?」瑙璃子恍然大悟,瘋狂地叫着,死命想掙脫裡見的手。時尚書屋
「是啊,是大牟田家的墓。多妙的金庫啊,什麼小偷也不會發覺我的財產藏在這種地方。甭害怕。石窟裡可漂亮了。時尚書屋
我經常來,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裡一樣。」

兩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默默地位立了幾秒鐘。在死一般的沉寂中,瑙璃子劇烈的呼吸聲彷彿就在耳邊。時尚書屋
「瑙璃子,怕嗎?」他悄聲問。時尚書屋
瑙璃子出人意外地用鎮靜的口吻答道:「嗯,有一點兒;不過,有您這樣握著我的手,我就膽壯些。哎,不是要看我們的寶物嗎?」
「我這就讓你看看我那些漂亮的鑽石。你該會多麼驚奇啊。」
「哎,快點兒讓我看呀。寶物藏在這樣僻靜而又可怕的地方,簡直像個什麼故事一樣。」
「等一下,我把蠟燭點着。」裡見划著火柴,點着預先準備好的蠟燭,把它擺在墓裡那座古式的西洋蠟台上。時尚書屋
「喔,我的鑽石箱有些與眾不同。這個,你看這裡面。」
在紅褐色的燭光下,昏暗的石窟地板上擺着三口大棺材。當然,墓的深處還放置着幾十副棺材,可是那些都隱在黑暗中看不見,惟有這三副棺材像被特意抽出來擺在那兒似的聚集在蠟台下。時尚書屋
裡見將一副棺材的蓋子掀起來,招呼瑙璃子。瑙璃子戰戰兢兢地朝黑洞洞的棺材裡瞅了瞅。時尚書屋
那副棺材是海盜埋在大牟田家族墳墓裡的臓物箱。裡見在此之前帶出去用的主要是鈔票和金幣,鑽石類仍原封沒動,並且,他事先劃破口袋,將無數顆珠寶像沙灘上的沙礫似的攤在棺材的上面一層。雖然燭光昏黃慘淡,棺材裡卻像聚集了天上的群星一般燦爛美麗。難怪朝棺材裡窺視的瑙璃子「啊……」的驚嘆一聲,旋即像塊化石一樣獃立不動了。時尚書屋
「別光瞅着,摸摸看。這可不是玻璃球,顆顆都是相當於一個人身價的名珠啊。」
瑙璃子似乎恢復了活力,怯生生地伸出手,抓起了一把鑽石。她抓起來,嘩啦嘩啦地撒掉;抓起來,又嘩啦嘩啦地撒掉。每抓起一次,她那白嫩的手指周圍就出現一道道彩虹。時尚書屋
「啊,這些鑽石都是您的?」瑙璃子看得眼花繚亂,用孩子般的口吻問。時尚書屋
「嗯,是我的;而且,從今天起就屬於我的妻子你的啦。這些你可以任意享用。」
「啊,太好了。」
瑙璃子天真地眉開眼笑,高興得像孩子一樣跳起來,差一點兒拍起手來了。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她像偶然發覺似的瞅着另外兩副棺材。時尚書屋
「那邊的箱子裡也裝着寶物嗎?」
「嗯,裝着別的寶物。你把蠟台拿到這邊來,我把蓋子打開讓你看。」
瑙璃子拿過蠟台,等着打開第2副棺材。時尚書屋
「喏,你看。」
瑙璃子端着蠟燭,朝棺材裡窺視。她剛瞅一眼,便像被彈回來似的閃到了一邊,蠟台從手裡掉到了地上。時尚書屋
「是什麼東西?那是什麼?」她用哭喪、顫抖的聲音問。時尚書屋
「再好好看一次。對於你,這可是比鑽石更珍貴的寶物啊。」
瑙璃子遠遠地探着身子,朝那個奇怪的東西窺視。時尚書屋
「啊,死屍!太嚇人了。快蓋上蓋子。莫非是……」
「不是你的前夫。瞧,這臉還是死前那副模樣。你丈夫大車日子爵的屍體是不會這麼新鮮的。」
瑙璃子鄭重地打量着那具屍體,笑容眼看著不見了。接着,她張開顫巍巍的嘴唇,一聲無法形容的淒厲的慘叫在石窟裡發出回聲。她雙手捂着眼,朝遠處的角落奔去,彷彿有個妖怪在她後面追趕。時尚書屋
「瑙璃子!那是你的情夫和從你肚子裡生下來的嬰兒的屍體,知道嗎?」裡見突然用大牟田敏清的聲音嚴正地說道。時尚書屋
瑙璃子一聽到大牟田的聲音,像機器人一樣猛然回過頭來。她已經不害怕了。轉眼間,她像個夜叉一樣疾言厲色地反問起裡見來:「你是誰?讓我看這種東西,想把我怎麼樣?」
「我是誰?哈哈哈哈哈,你好像沒聽過這個聲音哩。我是誰嗎,喏,你看,看看這第3副棺材就明白啦。瞧,棺蓋破了吧!裡面是空的。這棺材是埋誰的?那個死人說不定在棺材裡復活了,並且掙扎着衝破棺材,從這座墓裡爬出去了。」
她終於開始醒悟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