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墓中人》江戶川亂步 第 8 頁


「還記得吧?我昨天曾答應你三條,第1是讓你看看我的財寶;第2是讓你會見川村;這第3,瞧,就是摘下這副墨鏡。」裡見扔掉墨鏡,露出大牟田敏清的雙眼,怒視着淫婦。她不聲不響,像百
作者:待考 / 頁數:(8 / 9)

「還記得吧?我昨天曾答應你三條,第1是讓你看看我的財寶;第2是讓你會見川村;這第3,瞧,就是摘下這副墨鏡。」

裡見扔掉墨鏡,露出大牟田敏清的雙眼,怒視着淫婦。時尚書屋
她不聲不響,像百合花凋萎了一樣頽然倒在地上。時尚書屋
瑙璃子第3次昏了過去。時尚書屋

六淒婉的催眠曲

裡見——哦,不,應該是那個死而復生的「白髮鬼」大牟田敏清——把一身新娘裝束的昏迷者橫放在鑽石棺材上,輕輕地摩挲她的胸脯,等待她甦醒。要是讓她這樣死去,就不能達到他的目的了。時尚書屋
耐心地等了十分鐘左右,她終於甦醒過來。雖然目睹大牟田敏清裸露的雙眼,可是她已無力喊叫,也無力逃走了。時尚書屋
於是,大牟田足足用了一個小時,譴責她的薄清、列舉她的種種惡行、講述復生的詳情,訴說被關在石窟裡五天中所遭受的無法形容的痛苦,將他終於變成一個復仇鬼接近姦夫淫婦的經過,詳詳細細地告訴了她。特別是壓死川村義雄那一段,儘可能描述得殘忍些,好讓她聽了發抖。時尚書屋
正說著,瑙璃子潸然淚下。淚珠順着她那張慘白而俏麗的面頰不斷線地往下滾。時尚書屋
他說完了,她還哭了好大一會兒。少時,她用手抹去淚水,坐在棺材上,眼淚未乾便對他說了起來:「真是個驚心動魄的故事。我不知該怎樣向您賂罪才好;不過,您誤會了。雖然同川村的那些事不能說是假的,但不論怎樣,把你害死這種可怕的事,我是決不會幹的。時尚書屋
如果想害你,那也是川村一個人的主意,我是一點兒也不知道的。」
「可是,事後你對我的橫死感到高興,我親耳聽到了你們歡天喜地的談話。」
“那是我鬼迷心竅,受了川村的騙了。隨着時光的流逝,我想您想得沒有辦法。回想起來,我那顆真正的心一直是愛着您的。足以證明這一點的是,雖然您形象變了,我不是照樣同您結婚了嗎?不是拋棄了川村,投入您的懷抱了嗎?我青春年少,為什麼會愛上您這樣一個白髮老翁?是因為我同您有着非同一般的姻緣,是因為我的另一顆心清楚地認出了您的真實面目。時尚書屋
正因為您是我往日的夫君,我才對白髮蒼蒼的您一往情深。時尚書屋
“啊,您瞧,我是多麼幸福啊。我不僅同本以為已與世長辭的丈夫邂逅相遇,而且又很快地同他結了婚。我們一次不夠,舉行了二次婚禮。還有比這更讓人高興的嗎?時尚書屋
“哎,您想一想往日的瑙璃子吧。我有一顆還同那時一樣溫柔的心。我有一身迷人的肉體。喔,您經常讓我去洗澡,還把我的身子當成玩具一樣戲耍。時尚書屋

「哎,老爺,我已經是您的奴隷,不論什麼樣的事我都為您效勞。饒恕我吧。像過去那樣愛我吧!求求您,我求求您。」
她那張滿是汗水、因而益發動人的臉上堆着妖媚的微笑,苦苦勸說著。時尚書屋
後來,她竟用她那迷人的肉體勸起他來。時尚書屋
那是在遠離村莊的石窟裡,惟有二人面面相對,她只要想幹,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時尚書屋
啊,多麼無恥!在性命交關的緊要關頭。什麼恥辱、體面,瑙璃子全都置之不顧了。她脫掉潔白的結婚禮服,在大牟田的面前顯露出那富有魅力的肌膚。時尚書屋
黑暗中綻開了一支桃色的花朵。那花朵扭來扭去,醜態百出。時尚書屋
大牟田冷汗直淌,咬緊牙關,奮力抵禦這一色情的誘惑。時尚書屋
「不行啊,儘管你做出這種姿態給我看,我已經沒有人的熱心腸了。我不是人,而是一個從地獄裡爬出來的白髮鬼。我是不會經不起這種人間的誘惑的。我一心要復仇,不論你怎樣辯解,都休想歪曲我所知道的事實。時尚書屋
我的計劃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改變!」他不動聲色,斬釘截鐵地說。時尚書屋
「那您要把我怎麼樣?」
「讓你嘗一嘗我受過的同樣的痛苦。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是我不可動搖的決心。」
「那麼……」
「不是別的,就是把你活活地埋在這兒。那棺材裡滿是你最喜愛的鑽石,裝有億萬財富。你擁有那些寶物,卻不能重見人世,讓你嘗一嘗我曾經受過的完全相同的痛苦!」
「另外,那另一副棺材裡有你的情人,有你心愛的孩子,你一點兒也不會寂寞的。你們一家三口親親熱熱地在墳墓裡共享天倫之樂吧!」
「啊,壞蛋!你才是個殺人犯,一個不通人性的魔鬼!」突然,瑙璃子的嘴裡迸出惡狠狠的話來。時尚書屋
「哎,讓開,我要出去。就是殺了你我也要出去。畜牲!壞蛋!」她一面叫着,一面不顧一切地朝大牟田猛衝過來,尖利的指甲抓進了他的肉裡。時尚書屋
他簡直不能相信一個手無縛鷄之力的嬌弱女子怎麼會有那樣大的力氣。她扭住他,把他摔倒在地,就要朝門口跑。時尚書屋
他好容易抓住了她的腳脖子。時尚書屋
於是,展開了一場少見的殊死的格鬥。這是一場身穿燕尾服的老紳士同几乎赤身露體的美人的搏鬥。瑙璃子一面像野獸一樣嚎叫着,一面張牙舞爪,頑強地同復活了的大牟田撕打。時尚書屋
一黑一白的兩個肉球像陰魂一樣在石窟裡翻滾。時尚書屋
然而,她不論多麼凶狂,到底不是對手。她終於筋疲力盡,像一堆白肉塊似的癱軟不動了。時尚書屋
「那麼,咱們永別了。你被永遠關在這座墳墓裡了。你可以細細品嚐我的痛苦是什麼滋味了。」
大牟田說完便跑出石窟,從外面關上鐵門,上了鎖。他曾經爬出來的最裡面那副棺材底下的暗道已經用石頭堵上了,瑙璃子是絶對逃不出去的。時尚書屋
大牟田敏清的事業徹底完成了。以後可以遠走高飛,因為他為餘生預備了足夠的生活費用。時尚書屋
仰望天宇,繁星點點,深夜的微風輕輕地掠過熱烘烘的面頰。時尚書屋
他正要離去,又猶豫了。瑙璃子怎麼樣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