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被玷污的書 第 4 頁


「不過,我的出版社是新創辦的,在出版界不樹立聲望,無論到哪位先生的府上都不會有人睬的。您寫的書哪方面的都可以,如蒙惠賜一部書稿,我的出版社地位會大大提高。」紺野美也子的話不一定
作者:待考 / 頁數:(4 / 38)

「不過,我的出版社是新創辦的,在出版界不樹立聲望,無論到哪位先生的府上都不會有人睬的。您寫的書哪方面的都可以,如蒙惠賜一部書稿,我的出版社地位會大大提高。」

紺野美也子的話不一定只是恭維。木村丙午郎堪稱「純」文學大家,這方面還是頗有道理的。時尚書屋
木村第1次正面打量美也子的臉。時尚書屋
「你到我這兒來之前,去過誰家吧?」
真不愧是作家,把對方的內心看得清清楚楚。時尚書屋
「嗯。」
紺野美也子微微垂下了眼睛,並不掩飾地說出了她拜訪過的三四位作家的姓名。都是些暢銷作家。時尚書屋
「他們都見你了。」
此刻,木村眼前浮現出她報了姓名的那幾位作家的面容。時尚書屋
「沒有,只是給了名片,沒讓我進屋,都吃了閉門羹。」
「那太遺憾了。我想你如果同先生們會過面,肯定能約上一部書稿。」
「哦,為什麼?」
「因為一見到你這樣漂亮的美人,就不會斷然拒絶的了。」
「沒想到先生這麼會開玩笑。」
美也子含笑的眼睛望着木村,又圓又黑的大眼睛清澈見底。時尚書屋
「我現在一下子也很難能拿出來。」木村像要避開對方的眼睛似地說道,「我寫的東西不多,而且,一直有人在催稿。」
「那是當然的,我也不想馬上就得到先生的賜稿,什麼時候都可以。」
「是嗎?」
木村把她用白嫩的手拿着的那摞書的上面一本拿了起來。時尚書屋
「嗬,裝幀不錯嘛!」
木村把書從書盒裡抽出來,看了看裝幀和內容。那是評論家野上淳一郎先生的散文集,約有二三百頁,厚度正好適中,內容是紀行和隨筆式的散文二者都有。時尚書屋
「同野上君以前就認識?」
木村同野上淳一郎是酒友。時尚書屋
「不,這也是我求來的。」
「能得到野上君的書稿,不簡單吶。」

野上淳一郎以難以接近的評論家著稱,迄今出的書几乎都限于特定的一流出版社。時尚書屋
「到底還是敵不住你的魅力啊!」
木村眼睛裡浮現出野上那長長的白髮和童顏。野上喜歡逛酒吧,所以在紺野美也子這樣的女性面前,自然是抗不住的。他獨自微笑起來。時尚書屋
下一本是某報社的專欄記者寫的。此人目前在電視解說、雜誌時局評論、座談會司儀和隨筆等方面十分活躍。這好像也是她去硬約來的。時尚書屋
最後一本是一位以文筆樸實著稱的女作家的作品,書中收集了七個短篇。時尚書屋
作者各有自己的獨特風格,但從經濟效益方面來看,銷路也並不是特別好,這一點木村也是能夠想像得出的。可是,能收集到這些人的作品,已經很不容易。時尚書屋
而且,不是說客氣話,裝幀確實不差。時尚書屋
「這書挺漂亮嘛。」
木村坦率地加以讚揚。書的質量不錯,簡直同一流出版社的差不多。時尚書屋
「謝謝!」紺野美也子微微垂首致謝,「托您的福,大家都誇讚說裝幀不錯,野上先生特別高興。」
「是吧,裝幀的插圖都是我不認識的,是誰的傑作?」
「唔,我的。我尋找符合各位作家風格的畫家先生,向他們請教的。」
「噢,你有這種才能!」
「哪裡。不過,現在是剛剛開始,總想出點好書,所以幹得非常賣力。」
「請原諒,」木村提出了剛纔就想問的問題,「你的出版社有多少人?」
「先生,您問起這個,我實在是羞於回答呀。」
紺野美也子漂亮的面頰微微泛紅。時尚書屋
「不過,這沒關係!誰都是從小到大的嘛。」
「雖說小,我倒沒什麼。」
「這麼說,有五六個吧?」
「還不到呢……我們夫妻倆,還有我的表妹負責跑差。」
「是嗎!」
木村點點頭。神田那一帶有不少小出版社,也聽說過夫妻倆辦出版社。這在只同一流出版社來往的木村來說確實是不可想象的,而現在,傳聞中的小出版社的樣書就在眼前。時尚書屋
出版社的工作主要是收集書稿,同印刷廠、裝訂廠進行交涉,同代銷的公司交易等,從極端上說,有兩三個人和一部電話事情就能辦成了。時尚書屋
木村當然不認為女社長是獨身女子。他暗自想到,也許她暗地裡有情人,但表面上卻裝成獨身。這是從她那高雅而漂亮的裝飾上想象出來的。時尚書屋
然而,當清楚地從她嘴裡聽到有丈夫時,心中又產生另一種興趣,想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男人。一般應該是丈夫掛社長的頭銜,他們卻是妻子當社長。時尚書屋
「對不起,你丈夫在出版方面很有經驗嗎?」
木村作進一步探究。時尚書屋
「不,出版經驗他一點兒也沒有。」
「那麼,你?」
「不,我也是個十足的外行。如果在雜誌社工作過,同作家們熟悉,那就好多了,可是我從沒幹過,所以,很不容易。」
「是嗎?不過,你競選擇了這種生意。出版社這種行業,同銀座的酒吧一樣,今天興,明天衰,今天衰,明天又興,新陳代謝激烈,很難經營。」
「是啊,我也知道,不過,毅然決定從事這種生疏的工作是有些原因的。」
她垂下了那雙大眼睛。時尚書屋
木村以為對方有心說出那些原因,便催了催她。時尚書屋
「這些我只告訴您,請對別人保密。」
「知道了,誰都不告訴。」
木村意識到她是相信自己,心中並無不快。時尚書屋
「我丈夫在寫詩……」
「哦,是詩人?」
「不,算不上詩人,寫那些東西純粹是一種愛好。不過,從沒發表過,他本人卻非常熱心。」
木村瞅了瞅名片。不錯,沒聽說過姓紺野的詩人。他想也許是筆名,便問:「叫什麼名字?」
她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不,說了您也不會知道的,並且他要求我在事沒做成之前絶不要把這些告訴別人。」
木村認識不少勤奮著書的無名作家。可是,如今聽說有人不顧一切拚命學詩,彷彿自己又回到了一個時代以前。從大正末期到昭和時代,有不少那樣的無名詩人。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