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被玷污的書 第 5 頁


「作為我,」紺野美也子繼續說道,「總想讓丈夫的夢想得以實現。」「那麼,怎麼樣呢?」「丈夫的惟一願望就是自己的詩集能出版。為此,他身體都有些搞壞了,仍舊學詩不止。」「啊,哪兒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8)

「作為我,」紺野美也子繼續說道,「總想讓丈夫的夢想得以實現。」「那麼,怎麼樣呢?」

「丈夫的惟一願望就是自己的詩集能出版。為此,他身體都有些搞壞了,仍舊學詩不止。」
「啊,哪兒不好?」
「唔,胸部不舒服。」
木村是小說家,此時,他腦海裡立刻浮想聯翩。從這個女人的年齡來看,她丈夫可能在三十七八歲吧,那男子在自己的家中一邊療養一邊苦苦作詩,長長的頭髮、瘦瘦的臉龐、蒼白的皮膚,連房間裡的擺設都一一浮現在眼前。時尚書屋
「唔,你也別太擔心。」木村說,「這麼說,等於是你自己在干咯。」
「是的。」紺野美也子又抬起了那雙烏黑的大眼睛,「我要盡我所能。權衡之後,下決心創辦一個獨立的出版社。」
「為什麼要辦出版社呢?」
「剛纔我給您說過,我丈夫在寫詩,我的願望是把他的詩彙集成冊使它問世。別的出版社是不會給出版的。」
「噢,這麼說,你是為出版丈夫的詩集才創辦出版社的?」
木村丙午郎感嘆了。看上去像是個好打扮的女人,卻這麼愛自己的丈夫。不過,在花柳界中,有不少女人都深愛着男人。不知紺野美也子屬於什麼性質,也許是同樣類型吧。時尚書屋
木村從坐在眼前的她的風采上推測。時尚書屋
世上有不少幸福的丈夫。擁有這樣美貌的妻子,一邊在家療養,一邊寫着自己喜歡的詩;為了出版那些詩,妻子毅然經營出版業。一年到頭不離寫字檯的木村禁不住羡慕起來,驀地感到自己的寫字間是那樣的冷清。時尚書屋
「而且,我丈夫愛看書,所以,我們商定要做生意就做出版業。正像您說的那樣,確實很不容易,但至少可以使丈夫的夢想得到實現吧。」
他覺得這種精神十分可貴。可是木村丙午郎忽然生出一種疑問來。這個女人從哪兒籌措那麼多資金呢?雖是小出版社,沒有足夠的資本也是不行的。書這種商品,從委託代銷到資金收回,要占壓六個月左右。時尚書屋
也許她或她丈夫在鄉下有土地,說不定是處理了那些財產辦出版社的。時尚書屋
他心中這樣想像,卻不能正面問。於是,木村兜着圈子說道:
「對不起,你是在東京出生的嗎?」
「不是,怎麼了?」
紺野美也子眼睛眯起了一點兒。時尚書屋
「看上去有點兒像。」
「我不是東京人。很遺憾,是信州。」

「信州是哪兒?」
木村愛旅行,一般的地方都知道,所以問得仔細。時尚書屋
「知道嗎?在鹽尻往西一點兒。」
「那一帶我去過一次。這麼說是在洗馬那邊,對嗎?」
「啊,您很熟悉嘛。從洗馬稍微往北一點兒,從鹽尻坐汽車要30分鐘,是個山村。」
她是怎樣從信州的山裡來到東京的呢?迄今她有過什麼樣的經歷?最有興趣的是她的經歷。還有,她是怎樣同她丈夫結婚的?時尚書屋
木村丙午郎因為頗有興趣,所以紺野美也子說出下面這番話時,便二話沒說接受了。時尚書屋
「先生,今天為求您賜稿冒昧來訪,如果一時不能賜稿,我想冒昧地再提出一個請求,可以嗎?」
「什麼?」
「您認識青沼禎二郎先生嗎?」
「很熟。」。時尚書屋
「唔。既然這樣,能請您把我介紹給青沼先生嗎?」
青沼禎二郎現在是流行作家之一,擅寫愛情小說,作品多少帶些色情,是位暢銷作家。不錯,他的書肯定暢銷。最近哪個流行作家的書發行量都很大,報紙的暢銷書介紹欄中經常可以看到。不過,木村自己卻從沒有過那種榮幸。時尚書屋
「可以呀。」
木村連忙將身子轉向寫字檯,從抽屜中拿出自己的名片,戴上老花鏡,斜眼看著紺野美也子的鉛字,寫着公式化的介紹信。時尚書屋
「這樣行嗎?」說完把寫好的介紹信給她看。時尚書屋
「啊,太感謝了。這下我可沒白來。」
她伸出纖細的手像敬領一樣接過木村的名片。時尚書屋
木村丙午郎在她離去之後仍在寫字檯前憮然獃坐良久,彷彿覺得房間裡突然冷清下來似的。後來才發覺,紺野美也子並不是來索取木村自己的書稿,她的目標是流行作家青沼。可是她怕再吃他們的閉門羹,便來請木村從中搭橋。時尚書屋
然而,木村雖然意識到自己是被用來搭橋,也絲毫不感到討厭。紺野美也子在回去的時候曾經問,以後可以再來拜訪嗎?木村說,請來玩吧。此刻心裡已產生一種期待她再來的心情,不知她何時會再來。時尚書屋
院子裡,山茶花開了。時尚書屋
10天以後。時尚書屋
木村丙午郎出席了一次文壇方面的聚會。那是一次酒會,在混雜的人群中忽然看到身材高挑的青沼禎二郎身着西服,手端酒杯,正在談笑。時尚書屋
木村想起了上次紺野美也子的事。後來怎樣了呢?紺野美也子沒來回報過,青沼也沒打電話來。他想趁此機會打聽一下,便往青沼身邊走去。時尚書屋
他用手指捅捅青沼的肩膀。時尚書屋
「啊!」
青沼禎二郎發現了木村,點了一下頭。長長的頭髮垂在他那不同常人的前額上。青沼禎二郎45歲,在文壇是個出名的花花公子,有不少女崇拜者。時尚書屋
「喂,」木村小聲說,「最近我給你介紹了一個出版社的女社長。」
「噢,來過,來過。」
青沼一邊笑,一邊點頭。時尚書屋
「怎麼樣?談妥了嗎?」
「嗯,是您介紹的嘛,被她纏着,只好給她一本集子。」
青沼禎二郎說到這裡,連忙又回到剛纔同對方的談笑中去了。木村已經看到,他的表情中有幾分狼狽。是這樣!木村從青沼的臉上略有所悟。時尚書屋
第2章

紺野美也子去訪問作家青沼禎二郎,是在拿到老作家木村丙午郎的介紹信的三天之後。時尚書屋
紺野美也子開始先給青沼禎二郎的家裡掛了一次電話。一個女傭似的聲音答道:
「先生在飯店裡。」
問她是哪個飯店,女傭不肯說。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