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被玷污的書 第 6 頁


「我是Q 社的。」她說出一家大出版社的名字,「今天有事一定要同先生聯繫一下,對不起,請把飯店的名字告訴我好嗎?」青沼的女傭信以為真就告訴了她。說不定青沼禎二郎就是被Q 社給藏起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8)

「我是Q 社的。」她說出一家大出版社的名字,「今天有事一定要同先生聯繫一下,對不起,請把飯店的名字告訴我好嗎?」

青沼的女傭信以為真就告訴了她。說不定青沼禎二郎就是被Q 社給藏起來的呢。時尚書屋
N 飯店是都內的一流飯店,最近新建的,當時報紙和雜誌都介紹過。時尚書屋
紺野美也子立刻趕到赤阪。進入走着幾個外國人的飯店大門,來到總服務台前。時尚書屋
值班人員接通總機,把話筒遞給了紺野美也子,眼睛打量着她的容貌和服飾。時尚書屋
今天紺野美也子身着到木村丙午郎家去時穿的那套和服。無論是花色還是穿戴,都是內行的女人裝束。時尚書屋
總服務台的電話裡直接傳來青沼禎二郎的聲音。聲音沙啞而暮氣沉沉。時尚書屋
「您是青沼先生嗎?在您百忙之中冒昧打擾,實在抱歉。我是北斗出版社的。」
她說過後,青沼哦、哦地反問了幾下。北斗出版社他是第1次聽說,好像沒聽懂。時尚書屋
「我帶有木村丙午郎先生的介紹信,想求見您一會兒,5分鐘或10分鐘就行了。」
「木村給我的介紹信?」
「是的。」
「你是什麼出版社的編輯嗎?」
「不,是出版社的經營者。」
青沼禎二郎不作聲了。時尚書屋
「現在我正忙着寫稿呢。」他在電話中自言自語道。時尚書屋
「真是不好意思,我見見您馬上就走。」
「唉,沒法子,請吧。」
電話叭地一聲掛斷了。那生怕麻煩的口吻似乎在說,是木村丙午郎介紹的,沒法子,見就見見吧。時尚書屋
青沼禎二郎如今是一位流行作家,比起戀愛小說,他倒是當代寫色情小說的一把名手。每月的雜誌上差不多都有他的三部作品連載,單行本一般都要發行七八萬冊。時尚書屋
剛纔在電話中,青沼不知道北斗出版社的名字,說明他根本沒把美也子以前的來訪放在心上。那時候她是拒之於門外的。時尚書屋
當時,紺野美也子確實把「北斗出版社社長紺野美也子」的名片交給了傳達的女傭。青沼禎二郎可能只是瞥了一眼,便讓女傭謝絶來客,隨手就把名片撕碎了。時尚書屋

紺野美也子一面想一面坐著電梯來到了四樓。裡面還有四五個外國人,他們驚奇地窺視着紺野美也子的容貌和身姿。時尚書屋
飯店的侍者把她引到青沼的房間。她懷裡抱著包袱,雪白的布襪子穿著蜥蝎草鞋,走在火紅的地毯上。包袱裡包着四五本迄今出版的書和一些簡單的禮品。時尚書屋
侍者敲了敲門。時尚書屋
青沼禎二郎伏在窗邊的寫字檯前,穿著浴衣,昂着長,長的臉,頭髮垂在額頭上。時尚書屋
紺野美也子在揮筆疾書的青沼身旁施一禮,小聲說道:
「打擾了。」
青沼只朝她瞟了一眼,繼續在稿紙上寫了起來。他是個瘦長型的高個子。在美也子致禮的時候,他嘴裡啊、唔地應了兩聲。時尚書屋
美也子坐在稍遠一點的椅子上。房間是套間,門那邊好像是臥室。她從伏在桌子上的青沼背後,掃視整個屋子。也許是住着外國人的緣故,牆邊掛着北齋和廣重的版畫複製品。時尚書屋
少頃,青沼禎二郎嘆了口氣,擱下了筆。她坐在那裡,大約過了5分鐘。時尚書屋
青沼禎二郎咯噔一下拉開椅子站起身。好像還掛在心上,他站在那裡又看起了自己的稿。不一會兒,他合上和服的前襟,臉轉向了她。時尚書屋
「對不起!」
那雙細長的眼睛看上去很疲勞。45歲左右的青沼禎二郎比平素在報紙和雜誌上見到照片年輕多了,但現在或許是太累的緣故,看上去顯老。他額頭寬大,鼻樑挺直,嘴唇不厚。不過,也不是沒有扁平的感覺。時尚書屋
站起身,在女人美也子看來,個子很高。時尚書屋
「您這麼忙,真是抱歉。」
她恭恭敬敬地敬禮。時尚書屋
「木村先生的介紹信帶來了。」
青沼禎二郎雙眼皮的眼睛望着她。時尚書屋
「哎,帶來了。這是我的名片。」
美也子拿出兩張名片。青沼像累了一樣坐到椅子上,腳搭在一起,悠然地左右看著兩張名片。時尚書屋
「唔,不錯。」
青沼把名片整齊地擺在寫字檯上,打開美國煙盒,叼起了一支菸。時尚書屋
美也子從腰帶裡取出打火機,將小小的火苗遞到青沼的香煙前。青沼的眼睛愕然愣住了。時尚書屋
「謝謝!」
他吐出一團白色煙霧。在煙霧中,青沼的眼睛像觀察似地窺視美也子。時尚書屋
「木村先生,」煙霧淡薄時,青沼說道,「在你那兒出過書嗎?」
「沒有,還沒出過。」美也子低聲答道。時尚書屋
「噢,那你是怎麼從木村先生那兒得到介紹信的呢?以前就熟悉?」
「不,不是,這是第1次拜訪木村先生,求他向您介紹的。」
「是第1次?」
青沼禎二郎毫不掩飾地盯着美也子的臉。時尚書屋
「先生,」美也子說,「我是第2次給您名片了,第1次是在您府上,只是沒能拜見到您。」
嘴角上浮現出一絲微笑。時尚書屋
「是嗎?那對不起了。」
「不,您的作品那麼暢銷,對我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出版社自然不會放在眼裡,不過,我很希望能出版一本先生的大作,所以才硬着頭皮去拜訪木村先生的。」
「木村先生的書沒出?」
「我當然也懇求了,但他說以後再給,就給了我這張名片。」
「木村真滑頭。」青沼禎二郎苦笑了一下,「他用一張名片就把自己的事推到了我這裡。」
可是,青沼的臉上卻好像並無不快。時尚書屋
比起木村丙午郎那種不大暢銷的書,出版社當然更喜歡自己的那些富有魅力的作品。就像這個女人說的那樣,去求木村的書只不過是一種戰術而已。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